拜登騎自行車摔瞭個四腳朝天,被稱是不祥之兆,美國也要摔瞭

  • 在〈拜登騎自行車摔瞭個四腳朝天,被稱是不祥之兆,美國也要摔瞭〉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19

文/東方

當地時間周六(6月18日),79歲的美國總統拜登在特拉華州其海灘住宅附近騎自行車時從自行車上摔瞭下來,現場畫面可以看到,他摔瞭個四腳朝天,之後特勤局特工趕緊上前扶起他,之後拜登對現場的人說道,“我很好”。不過,拜登周六的這起自行車事故引發瞭共和黨人的圍觀,他們抓住這個機會嘲笑拜登,同時還評論瞭美國目前所面臨的狀況。

網上流傳的一段視頻顯示,這位79歲的美國總統當地時間周六早上和妻子吉爾·拜登在雷霍伯斯海灘騎車時,在特拉華州的傢附近從自行車上摔瞭下來。當時,在他停下自行車向一些人打招呼後,突然就摔倒瞭,摔得很狼狽。摔倒的原因或許是因為一隻鞋夾在踏板腳趾籠裡,不過,這也說明拜登身體應急能力很差。不過,拜登後來澄清說,“我(身體)很好。”

這已經不是拜登第一次當眾摔倒,而對於拜登的再次摔倒,特朗普的大兒子小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Jr.)進行瞭幾次抨擊,包括“他們還要多久才會責怪普京?”以及“我隻是很震驚他們竟然讓他騎沒有輔助輪的自行車。”

小唐納德·特朗普還在另一條推文中補充嘲諷說道,“我不確定有什麼比拜登無緣無故站著不動,從自行車上摔下來更能代表我們國傢的現狀瞭。”

佛羅裡達州眾議員安東尼·薩巴蒂尼也嘲諷道,“拜登破壞瞭他的自行車和美國經濟”,“拜登必須盡快下臺。”佐治亞州眾議員瑪喬麗·泰勒·格林(Marjorie Taylor Greene)也補充嘲諷道,“這基本上概括瞭我們國傢的現狀,不是嗎?也許這是因為超過退休年齡的人唯一可以工作的地方是政府領導層和沃爾瑪,好的人會在沃爾瑪迎接你。”

與此同時,右翼煽動者迪內什·德索薩這樣嘲諷道,“誰在乎拜登從自行車上摔下來?我更擔心這個精神錯亂的瘋子會把美國推下懸崖!”而共和黨國會候選人拉文·斯派塞則在推特上嘲諷瞭拜登將美國的通脹歸咎於普京的做法,他寫道,“拜登今天從自行車上摔瞭下來,他會說這是普京的錯。”

美國保守派專傢卡米恩·薩比亞則在推特上嘲諷瞭美國媒體CNN的雙標,他寫道,“還要有多少老年人摔倒,我們才能有常識的自行車控制?”“如果前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從自行車上摔下來,CNN就會不停地播放那個視頻。”

美國作傢蒂姆·楊在推特上則嘲諷寫道,“我們需要合理的自行車立法,禁止所有兩輪自行車,包括讓自行車制造商為拜登今天的摔倒負責。”

與此同時,特朗普的支持者亞歷克斯·佈魯塞維茨分享瞭2020年大選前的一段CNN視頻,他寫道,“佈萊恩·斯特爾特稱贊拜登騎自行車的能力的視頻沒有很好地衰老。”而在上個月,前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在賓夕法尼亞州的一次集會上嘲笑拜登的口吃,並要求拜登接受“認知測試”。

不過,美國媒體稱拜登雖然長期患有口吃,這種情況與認知能力無關。11月份,美國總統拜登的醫生凱文·奧康納還發佈報告稱,他認為拜登身體健康,適合擔任美國總統。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6月19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int/101795.html
楊尚昆眼中的彭德懷:太剛正,不會“和稀泥” 國際

楊尚昆眼中的彭德懷:太剛正,不會“和稀泥”

1934年始,中國工農紅軍第三軍團新政委楊尚昆走馬上任,第一次見到瞭軍團長彭德懷。從此,兩人寫就瞭長達32年的戰友情。楊尚昆曾多次親筆撰寫紀念彭德懷的文章,甚至為《彭德懷軍事文選》撰寫序言。赤貧鄉村出...
強鄰進攻在即,敘利亞無力阻擋:關鍵時刻俄羅斯傘兵部隊從天而降 國際

強鄰進攻在即,敘利亞無力阻擋:關鍵時刻俄羅斯傘兵部隊從天而降

俄烏沖突至今已有數月時間,雖然俄羅斯擁有軍事綜合實力的絕對優勢,但整個戰爭進程卻並沒有預期的那麼順利。現在俄方采取的是穩打穩紮力求降低傷亡的穩妥戰略,這讓北約誤認為俄軍的軍事進攻陷入瓶頸,有歐媒甚至揚...
迪拜遍地都是土豪嗎?窮人的生活超乎你的想象 國際

迪拜遍地都是土豪嗎?窮人的生活超乎你的想象

提到迪拜這個國傢,很多人會想到這是個土豪紮堆的國傢。遍地都是好車,這裡的百姓富得流油。網上曾有文章戲稱,到迪拜撿垃圾都可以發財,事實上真的如此嗎?近些年不少遊客到迪拜旅遊,就是想看看傳說中的土豪國傢。...
火車站廣場附近有很多大媽拉客,她們主要靠什麼賺錢? 國際

火車站廣場附近有很多大媽拉客,她們主要靠什麼賺錢?

很多人都有坐火車出門的經歷,在我國很多火車站周圍,也存在著各種亂象。比如曾經我國火車站總能碰到票販子,能見到拉客的出租車司機,甚至會撞到不少騙子。火車站是人流量比較大的地方,南來北往的人很多,出沒在火...
朝鮮姑娘:圓臉女孩才漂亮,男人喜歡胖一點的姑娘 國際

朝鮮姑娘:圓臉女孩才漂亮,男人喜歡胖一點的姑娘

在丹東的一傢朝鮮餐廳,我又見到瞭那對朝鮮姐妹。其實,因為我到這裡吃過好幾次飯,已經很熟悉瞭。可能因為比較有緣,她們對我也沒有太多的防備。偶爾也會和我開一些死黨才會開的玩笑,不再像以前一樣一本正經,謹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