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先楚自問:如果我能授銜,現在該是什麼瞭?

  • 在〈韓先楚自問:如果我能授銜,現在該是什麼瞭?〉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28

退休後的日子安適而充實,韓先楚每日料理著自己那一畦畦菜地,辣椒開花瞭、黃瓜和絲瓜長長瞭……從一代名將到一介農民,本不需要什麼驚心動魄的故事,無非寧靜致遠,淡泊明志。

1985年,正當韓先楚在田間勞作之時,已調任軍事學院的楊旭華秘書來看望昔日的首長,韓先楚看著楊旭華身著沒有軍銜的85式軍服,精神抖擻,贊嘆道:“好精神的軍服,要是有軍銜就更威風瞭。”

封疆大吏韓先楚:“韓有功,中晉上”

1913年2月,韓先楚生於湖北紅安一個貧苦的農民傢庭。童年時期,韓先楚父母雙亡,長姐如母,可這個“小母親”都是別個傢裡的——姐姐自小就被賣作瞭童養媳。

紅安縣是有名的將軍縣,在此後動蕩的戰爭歲月裡,出瞭八位上將和董必武和李先念等革命先驅。

頑強不屈的鬥爭精神早已寓於紅安人的血脈之中,少年時期的韓先楚敢鬧祠堂、上佛龕、怒目老地主,私塾先生打過多少次手板也打不斷這根反骨,最後隻好不住搖頭嘆息,為原名“先祖”的小少年改名“先楚”。

韓先楚自小就有著深切的受壓迫認知和剛烈的鬥爭精神,他明白,自己父母的慘死、姐姐的身不由己,都是因為萬惡的舊社會和地主階級。14歲的韓先楚參加瞭農民協會,參與瞭鬥地主、分田地,對於封建社會的強烈憎惡,是韓先楚一步步靠近共產黨的契機。

15歲那年,韓先楚參加瞭反帝大同盟,翌年,他加入瞭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17歲那年擔任蘇維埃土地委員,同時加入瞭遊擊隊,在此期間轉為瞭中國共產黨黨員。

遼沈戰役結束之後,擔任兵團副司令員的韓先楚又一路入關,轉戰華北戰場,參戰平津戰役,1949年,韓先楚協同兄弟兵團南下追擊,一直迫擊到雷州半島。此時,茫茫大海擋住瞭我軍的去路,遙望對面的海南島,韓先楚明白,追擊絕不能止步於此。

海南島全島面積3.22萬平方公裡,是我國第二大島,1584公裡的海岸線更是昭告瞭它華南門戶的戰略位置,盡管此時華南地區大片土地已經重回人民之手,但若是將海南島拱手相讓於蔣軍殘部,我國沿海地區依舊不得安寧。

彼時,蔣軍的殘兵敗將們以薛嶽為首,糾集瞭50艘軍艦、30多架飛機,約10萬人馬,組成瞭所謂的立體防禦體系,企圖依據海南島,和萬山諸島、舟山、金門、馬祖構成一道封鎖我國大陸的海上防線。

當時,部隊中有極少數人士因我軍華東部隊金門島作戰的失利,大嚼特嚼“革命到頭”的思想,對渡海作戰存在畏難情緒。可韓先楚一想到還有300萬海南同胞處於蔣軍水深火熱的壓迫之中,他平日裡瞠大的怒目就忍不住流淚。

1949年12月18日,毛主席來電報指示:“毒害不對必須加強準備,加強溝通與瓊崖縱隊的聯系,加強策應工作,爭取在春夏之交解決海南島問題。”韓先楚一收到中央軍委對海南作戰的指示,他精神一振,高聲呼好:“讓那些個想向外國求助、避戰畏縮的小子們好好看看!”

解放海南的難度毋庸置疑,彼時,我軍一無空軍、海軍,二無海上作戰經驗,若要渡海作戰,隻能硬著頭皮用木帆船跨越海峽,將陸軍變為海軍陸戰隊,迎戰配備現代海空軍的敵人們。

然而,就是尋找最簡陋的木帆船,短時間內,我軍依舊吃力。

在蔣軍撤退逃跑之時,雷州半島沿海一帶的民船大部分被燒毀或劫走,剩下的也不過是一些破爛小漁船和航速急人的“大肚子”貨船。

更不用說新解放區的人民群眾對我軍缺乏瞭解,心存戒備,特意將傢中所剩不多的漁船藏匿在荒僻的孤島上,饒是我軍有心渡海作戰,進駐海邊十餘日,一個團不過征集到六到七隻小船,如何無中生船?

韓先楚見此情況,他親自去抓,不過元旦、不過春節,經過兩個多月的努力,終於搜集大船隻1058隻,成功動員船工1417名,一次解決瞭渡海作戰的船隻和船工問題,且在此過程中,韓先楚對地形、敵情、海情有瞭深刻的認識。

在眾人壯志滿懷之時,一直沖鋒在前線的韓先楚卻給眾人潑瞭一盆冷水:渡海渡海,若是見海就暈,還打什麼海仗?彼時,我軍中有九成將士是東北人,絕大多數人第一次見到海,根本不通水性。

果不其然,船到手瞭,可軍隊根本無法駕馭住這些大大小小的帆船,八成以上的人暈船,一上船就頭暈惡心,腿軟無力,吃什麼吐什麼,食物吐完瞭吐黃水。

對此,韓先楚並沒有理會退縮派的嘀咕,而是觀察瞭片刻之後就斬釘截鐵地宣告:海戰逃不瞭,今天不會坐船,那麼這輩子都學不會坐船。

一時間,海灘上滿是將士們訓練的身影,韓先楚帶領戰士們轉“迷羅”、岸上蕩秋千、走浪橋……再苦再累,也絕不放棄,在日夜不歇的刻苦訓練中,陸軍終於被操練成為“海軍”,操練成既能海戰又能陸戰的神勇部隊。

1950年4月13日,韓先楚指揮的部隊集結完畢。16日,正當韓先楚觀測風向潮汐之時,一傢美式蔣機飛到瞭我軍駐地上空,正蠢蠢欲動,誰知此刻我軍的平射炮手用山炮高射致命炮彈,空中霎時爆出瞭幾朵小蘑菇雲。

見此情形,蔣軍飛機倉皇逃跑。4月16日19時30分,擔任第12兵團副司令員兼40軍軍長的韓先楚登上基本指揮船,率領六個團的數百艘帆船分為東西兩路擺開戰鬥隊形向海南進軍。

剛剛航行瞭十幾公裡,天空中就亮起瞭一枚枚照明彈,蔣軍的“海狗”號軍艦由東向西沖瞭過來,朝我軍船隊開炮射擊,抬頭一望,前有“狗”,上有“鷹”——敵人的飛機已經飛至上空,在雙倍火力的轟炸之下,盡管帆船被打漏,桅桿被炸斷,但戰士們一遍堵洞,一邊全力迎戰。

韓先楚更是站在船頭親自指揮“火炮艦”,最終船隊順利通過火拼陣線。在此後的登陸作戰中,韓先楚更是神勇無匹:親自指揮部隊敵前登陸,僅僅在4月17日2時30分,韓先楚就已然趟著海水,撲上灘頭,成為瞭渡海登陸的唯一一位兵團級指揮員。

4月30日9時,韓先楚指揮的部隊將勝利的紅旗插到瞭海南島的最南端。1954年年初,韓先楚被任命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部副總參謀長,1955年實行軍銜制時,組織上最新擬定瞭中將軍銜上報中央,但是毛澤東在審閱時批示:“韓有功,中晉上。”

因而,在授銜公示之時,韓先楚被授予中國人民解放軍陸軍上將軍銜,獲一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八一勛章,一級解放勛章。

1965年取消軍銜制:“沒有軍銜的將軍”

一位純然剛烈的勇者也許會成為善戰戰士,但絕難成就一方將帥。韓先楚在土地革命戰爭時期,歷任紅軍班長、排長、連長、營長、團長、副師長、師長,這一時期的韓先楚對於共產黨的認知和《水滸傳》中反抗壓迫、劫富濟貧的英雄好漢別無二致。

然而,隨著革命事業的深入化發展,年輕的韓先楚逐漸意識到——沒那麼簡單。他參加瞭長征,在抗日戰爭時期,韓先楚深切認識到:不僅要鬥爭,更要愛護。

鬥的是外來侵略勢力和本土封建勢力,愛的是廣大的人民群眾。在抗日戰爭初期,韓先楚任大陸軍第344旅第689團的團長,代理旅長楊得志到689團駐地巡視工作時,見到該團駐地的群眾抗日情緒高漲,甚至喊出瞭“簞食壺漿,以迎八路”的口號。

他又驚又喜,連忙問韓先楚:“先楚同志,你們這裡的群眾工作搞得這般好,有什麼經驗,快和大傢夥分享一下。”

韓先楚卻是撓瞭撓頭,操著一口紅安話道:“能有啥經驗?不過是黨教給咱們那老一套——事事紀律嚴格,處處愛護群眾,盡心盡力幫助解決群眾們的實際困難。當然,最重要的是,對土匪、敵、偽、頑不客氣,多打勝仗,解除群眾的後顧之憂。”

在韓先楚剛烈勇猛的性子下,還潛藏著一顆渴學求進的心。1955年韓先楚獲上將軍銜,此時,他是韓將軍,是韓司令員,同時也是南京軍事學院的一名學員。

1954年,韓先楚入南軍軍事學院開始瞭為期三年的深造。同一小組的楊得志曾回憶道:“先楚的身體其實很不好,常常胃痛到吃不下飯。”

早在朝鮮戰場上,韓先楚的十二指腸潰瘍就十分嚴重,盡管後來回到北京進行瞭搶救,可沒有完全治療好,韓先楚就帶著舊病奔赴軍事學院,這病根折磨得他不得不用手頂住疼痛的部位,才能繼續聽課。

韓先楚的夫人有時實在看不下去,勸韓先楚休息一兩天,可每每被丈夫搖頭以拒:“學習機會來得多不容易,一定要堅持下去。”妻子看到丈夫痛得呲牙咧嘴,五指都伸不直,依舊溫書做筆記,不免悄悄在背後悄悄抹淚。

楊得志雖然也關心韓先楚的身體,但更多情況下是在寬慰韓夫人:“我和先楚都是從戰士逐級成長起來的軍事指揮員,我們沒上過什麼學,這些年馳騁沙場,行軍打仗,根本沒時間坐下來讀兩頁書。現在組織給瞭我們學習機會,怎麼能不珍惜?”

1957年,韓先楚從軍事學院畢業回到北京。眾人都勸韓先楚精心養病,然而,韓先楚卻覺得渾身都不利索:“這麼呆著我受不瞭,我得去找彭總要任務。”韓先楚想要前去最危險、任務最重的疆域,眼看著福建前線的形勢越發緊張,他心中有瞭自己的想法。

在韓先楚的強烈要求下,中央軍委於1957年9月29日,任命韓先楚為福州軍區司令員、福州軍區黨委第一書記。

當時,因為照搬蘇聯軍銜制之時,理論準備不足,軍銜條例的規定和與軍銜相關的配套制度與措施不完善等原因,中央軍委對施行瞭幾年的軍銜制越發關註,韓先楚也是密切關註軍風軍紀的一員。

在相對和平的年代,韓先楚一面關心國際國內大事,一面開始耕耘自傢那一畝三分地。他不擺架子,不講好煙好酒好口味,隻好親自種出的那一口可人蔬菜,埋頭松土除草的模樣和傢鄉的農民再沒兩樣,他也幽默自侃:“誰說將軍不能是農民?”

在韓將軍的菜園裡,春天種芹菜,夏天種苦瓜,秋天種茄子,冬來種菜苔,一年四季,供應大半個四合院的鮮菜。樂呵呵的韓先楚四處發送自己的青菜:“沒打一點農藥,可青翠。”

另一旁,黨內對軍銜制的審視越發嚴厲。1963年,毛主席在一次談話中否定瞭軍銜制,他說:“我們過去沒有什麼元帥、將、校、尉等稱號,軍官和戰士一樣,但是後來就多瞭很多的稱號,軍官的衣服也比士兵好……我看這樣不太好,還是和戰士一樣好,不能靠元帥、將軍稱號吃飯。”

1964年,農村的“四清”運動轟轟烈烈展開中,毛主席見農村“四清”初見成效,隨即提出瞭軍隊也要搞“四清”。

在這一年,中共中央提出瞭要逐步縮小黨和國傢機關工作人員與人民群眾的生活差距,中央軍委更是開始取消軍官特殊的薪金待遇,而毛主席更是提出“要考慮軍銜這個牌牌要還是不要”的問題。

20世紀60年代,軍銜制的存亡已然成為黨內軍中的一個重要問題,對於其存廢與否,甚至上升到瞭歷史的高度,將其與軍隊能否打勝仗相聯系。

1964年11月,中央軍委辦公廳向全軍征求取消軍銜制的意見。

文件中首先點出瞭軍銜制度照搬他國的生硬弊端,其次犀利地點出瞭軍銜制度助長瞭個人名利思想和等級觀念,不利於我軍革命化建設,更增加瞭各級黨委和政治機關的繁瑣事務。

從歷史的角度看,1955年實施軍銜制,1965年正式廢除軍銜制,都是一股新生政治力量對內部體系進行調整優化的嘗試。

廢除軍銜制得到瞭全軍上下的一致同意,韓先楚更是領頭答復:“沒有軍銜制落得輕松,我軍之前沒有軍銜制,還不時打贏瞭有軍銜制的日本軍、美國軍和蔣軍。”誠然,有無軍銜制,軍銜制發揮何等作用,這需要考慮具體歷史背景。

韓先楚並非一點不留念軍人榮耀的象征,但是比起閃閃發光的軍銜,他更看到瞭建國初期,需要將建立人與人之間的平等關系作為不斷變革生產關系的重要內容。這是革命人的理想:破除居高臨下、遠離群眾、靠資靠權。

“旋風司令”韓先楚:雖無授銜,終成名將

1981年,韓先楚回到瞭闊別已久的故鄉湖北紅安縣上新集鎮吳傢嘴灣。這一次,他是專程前往鄂北調查研究,前後半個多月的時間裡,韓先楚跑瞭3個地區8個縣,每到一地,都要深入農村基層和群眾傢中,瞭解人民群眾的生活疾苦。

終於,汽車停在瞭村口的一棵大楓樹下,韓先楚走下瞭汽車,全灣老少都走來出來迎接司令。

這時一位老漢一面走來,一面高聲喊道:“祖寶,官當打瞭,不認人瞭?”

韓先楚聽到這熟悉的鄉音,分外親切,不由得對著老漢胸膛就是一拳:“陳貞友!”陳貞友是韓先楚兒時的夥伴,兩人再見,竟已是古稀之年。

韓先楚讓鄉親們到自傢老屋裡面,分發北京帶來的糖果,還讓警衛員將“中華”牌過濾嘴香煙散給陳貞友抽,再詢問瞭村裡的生產、生活情況後,這個在戰場上流血不流淚的硬漢,在鄉親們面前落淚瞭。

韓先楚承諾,等到他退休以後,一定會回到傢鄉,和大傢夥一起改善這貧窮落後的面貌,然而,全村男女老少走到古老的大楓樹下,緊挨著韓先楚合照之時,這位鐵馬一生的老將,卻忍不住傷感:這也許是最後一次見到鄉親們瞭。

1985年,72歲的韓先楚依舊沉浸在自己的小園子裡,他不僅種菜,料理其嬌嫩的水仙、山茶、君子蘭、金桔起來,也是細致入微,菜園和花園呈現出一副生機盎然的景色。

這一日,昔日的秘書楊旭華來看望韓先楚,韓先楚見著年輕人身上樸實無華的軍裝,連連贊賞:“好精神。”隨後好似玩笑一般說道:“要是有軍銜豈不更精神?”楊旭華聞此語哈哈大笑。

楊旭華望著重新握起鋤頭的老首長,他明白,盡管韓先楚建國以後擔任中共中央軍委常委、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等職,但是他心中,依舊有著一個軍人對軍銜最純粹的向往,無關權、錢、資,隻有口鼻充斥的黃沙味、汗水味,以及壯年時戎馬馳騁的熱血沸騰。

而在一旁松土撒籽的韓先楚卻為自己那一句無心之言,牽扯出瞭不少有心思緒:如果自己能授銜,現在該是什麼軍銜瞭呢?想著想著,終是無果,不由得自嘲一笑:當真是,嘆人間美中不足今方信。

1986年10月3日,韓先楚在北京病逝,享年73歲。1988年9月,人民解放軍實行新的軍銜制,1988年9月,由17位授予上將軍銜,1993年6月,有6位晉升上將。然而,斯人已逝,冠冕無聲。

參考文獻:

  1. 張正隆.《戰將韓先楚》[M].重慶:重慶出版社,2010.
  2. 《毛澤東年譜(1949-1976)第3卷》[M].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13年.
  3. 王健,張秀莉.《國傢戰略與地方經驗》[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9.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6月28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int/102930.html
網友在朝鮮坐地鐵,發現平壤地鐵有這麼幾個特點 國際

網友在朝鮮坐地鐵,發現平壤地鐵有這麼幾個特點

在朝鮮旅遊時,我們不能搭乘當地的公交車,不過卻有機會體驗一次平壤的地鐵。雖然,站點是固定的,但是也是一次難得的機會。在平壤搭乘地鐵,我發現平壤地鐵有這麼幾個特點。第一個特點是,平壤地鐵非常的深。據我們...
英國政壇繼續爛,醜聞之下約翰遜拒絕立馬走人,實在令人難以置信 國際

英國政壇繼續爛,醜聞之下約翰遜拒絕立馬走人,實在令人難以置信

文/看英國英國首相約翰遜在醜聞之下官宣辭職,但他仍然堅持留任拒絕立馬走人,而新首相預計於10月接替上任,對此,英國保守黨稱“有毒”鮑裡斯·約翰遜現在應該被替換。英國前首相約翰·梅傑(John Majo...
高喊人權的加拿大,曝出醜聞,皇傢警察秘密監視民眾移動設備 國際

高喊人權的加拿大,曝出醜聞,皇傢警察秘密監視民眾移動設備

文/看美洲加拿大國傢警察部隊承認經常使用強大的間諜軟件監視該國民眾,這引起瞭專傢的擔憂,他們警告說,加拿大皇傢騎警的文件詳細描述瞭對加拿大人移動設備的秘密監視,突顯出政府監管松懈,即在監管和控制這種技...
安倍遭槍擊白衣沾滿鮮血,美國人很悲傷,特朗普:他是真朋友 國際

安倍遭槍擊白衣沾滿鮮血,美國人很悲傷,特朗普:他是真朋友

據日本官方消息,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在奈良市發表競選演講時遭槍擊,目前已無生命體征。日本內閣官房長官松野弘和周五告訴記者,他不知道安倍的情況,但NHK公共廣播援引當地消防部門的話說,67歲的安倍“沒有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