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毅和粟裕聯名令他撤退,他卻摔掉電話,最後打退胡璉殲滅戴之奇

  • 在〈陳毅和粟裕聯名令他撤退,他卻摔掉電話,最後打退胡璉殲滅戴之奇〉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34

攻守易勢,僅在頃刻之間。1946年,當葉飛和一縱落入瞭胡璉的包圍之中時,陳毅和粟裕接連致電葉飛,指示他快速撤退,可葉飛審時度勢,認為眼下局勢撤退死路一條,背水一戰尚有一線生機,最終他打退瞭胡璉,殲滅戴之奇。

圍困整編69師:水到渠成,占盡先機

1914年5月7日,葉飛出生於菲律賓呂宋島奎松省地亞望鎮上的一個中菲混血的華僑傢庭,他的父親純正的福建漢子,母親是一名溫柔的菲律賓女子,父母做一點小本生意,尚且能夠糊口。

葉飛祖籍福建南安,1919年,葉飛回國求學,1928年加入瞭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1932年加入瞭中國共產黨,1933年,葉飛積極投身於閩東革命根據地和紅軍遊擊隊的革命事業。

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後,原本的閩東紅軍改為新四軍第三支隊第六團,葉飛率領部隊接受瞭改編,並擔任團長。1938年開始,葉飛率領第三支隊第六團挺進皖南,一路高歌入蘇南茅山地區,隨後開始瞭在江蘇地區驚心動魄的抗戰歷程。

由葉飛率領的第六團一路勇進至陽澄湖畔,又被稱之為“江南抗日義勇軍”,保衛郭村戰役時,又屬“新四軍挺進縱隊”,重建軍部後稱之為“新四軍一師一旅”。

從戰火紛飛中闖出,葉飛的灼灼戰功越發引人註目。1945年4月,葉飛根據中央指示,率領一團、特二團以及一個地方團組成的教導旅並地方幹部300餘人,4月23日抵達浙西長興地區,認蘇浙軍區副司令員,並親自參與指揮瞭天目山第三次反頑戰役、雙林戰役

1945年11月,葉飛率部抵達漣水,和新四軍蘇浙軍區第二、第四縱隊和蘇中軍區教導旅合編為新四軍第一縱隊,31歲的葉飛任司令員。1946年1月,新四軍第一縱隊編入山東軍區序列,改稱“山東野戰軍一縱”。

此時,本該是國共兩黨和談的關鍵時刻,1946年1月10日,國共兩黨達成瞭停戰協議,停戰令與1月13日午夜時分生效。可蔣介石卻不安於此,他連發兩道密令,要求國民黨軍隊“於星夜時分挺進,搶占戰略要點”。

中共中央軍委同樣警惕蔣賊,第一時間指示瞭剛剛取得高郵戰役勝利的粟裕,率領部隊趕往宿遷以北地區,實現兩大戰略目標:第一,指揮隴海路東段戰役,攻殲拒降的日偽軍;第二,占領該段鐵路線戰略要地,決不讓蔣介石的陰謀得逞。

最終,在粟裕的指揮下,我軍控制瞭隴海東段鐵路線300餘裡,拔除瞭西起曹八集、東到白塔埠的日偽軍據點,打通瞭華中和山東兩大戰略區的脈絡,為數月後的宿北戰役打響創造瞭有利條件。

1946年11月5日,蔣介石不甘心節節敗退,集結瞭20多個旅的兵力,妄圖以急功之勢迅速占領我方蘇北解放區,割斷蘇北和山東的聯系,其中,徐州綏署副主任吳奇偉指揮精銳主力之一整編第十一師會同整編第六十九師,約六個半旅的兵力,自宿遷向沐陽、新安進犯。

經過精密計算,我軍決定首先集中山東野戰軍主力和華中野戰軍第九縱隊,為華中野戰軍和山東軍區部隊埋擊另外三路敵人爭取最大優勢。

1946年12月13日,蔣氏整十一師一一八旅蘇北大軍沿著宿沐公路一路前進,進占來龍庵,整六十九師進占人和圩、邵店子、安仁集、峰山曉店子、嶂山鎮等地區。途中無阻無礙,還沒等交戰,各路人馬就叫囂著要向蔣介石報捷。

然而,1946年12月15日下午,葉飛率部不顧敵人飛機的狂轟濫炸,勇猛穿插,靈活阻隔,由葉飛帶領三個旅,從峰山到最南邊,三路穿插,第一旅迅速搶占瞭井兒頭,第二旅攻擊曉店子,第三旅則直插曹傢集,葉飛跟在中間的第二旅親自指揮。

這日夜晚,陳毅、粟裕、張愛萍、譚震林等前指領導正在討論死守峰山之戰。“峰山的得失對戰役全局的影響最大,我建議由8師來擔當這個重任。”寒夜火光中,張愛萍擲地有聲道。

翌日清晨,茫茫冬霧彌漫大地,在初戰中受創的敵軍預備3旅和第60旅以約兩個團的兵力,在炮兵火力和飛機的加持下,向我軍占得的峰山陣地展開瞭兇猛的反撲。

眼見敵軍預備3旅從峰山鎮鉆入瞭曉店子,陳毅沉吟道:“全殲敵整編69師的時機到瞭。”

葉飛的使命是帶領第一縱隊,從原本守敵的曉店子退下,由峰山、曉店子之間向東,全力反攻,向敵人縱深處猛攻,徹底割斷敵11師和敵69師之間的聯系。

然而,待到第一旅到達井兒頭、許莊一線,並沒有發現敵人潰逃的跡象;第二旅攻擊曉店子受到瞭阻撓;第三旅越過駱馬湖窪地後,進軍至曹傢集以西地域。葉飛王者敵人所占村莊明柴燃火,一堆接一堆,這哪裡是撤退……葉飛本能地覺得不對勁。

然而,此後也並未出現火拼和埋伏。葉飛心有餘悸地從那些個寧靜得不正常的村莊過路,事後縱觀全局判斷,敵人並未撤退,而是發現瞭葉飛所率部隊的企圖後緊急收縮瞭兵力。

此時已是半夜兩點,為瞭安全起見,葉飛沒有急性地擴張分散,大腦中靈敏的危機預警告訴他:必須撤回原集結位置,以不變應萬變。

憑借著這一份謹慎,1946年12月16日晚,第一縱隊在葉飛的帶領下勇猛地插入瞭敵縱深,占領瞭高架窪、傅傢湖一線。一部插入瞭曉店子以南地區,徹底切斷瞭整編69師的退路,並形成瞭和敵11師正面交鋒的陣仗。

最令吳奇偉焦灼的是,第7師在曾希聖、譚希林的帶領下和第9縱張震部北河密切,趁著蔣軍第41旅西竄之時,搶占瞭高莊、杜莊等地,直接切斷瞭第41旅和第69師之間的聯系。

放眼一望,蔣介石的嫡系部隊第69師竟然在短短時間內就陷入瞭重重包圍之中。

一縱陷入重圍:戰局陡轉,變攻為困

正當葉飛審慎觀察周邊形勢,心中思量戰局走向之時,敵第69師師長戴之奇聽著屋外的槍炮聲一聲接一聲,隻覺得絕望萬分。

他向吳奇偉和胡璉求助:“我陷入瞭共軍包圍之中,請胡師長和吳主任趕快派兵結尾,救兄弟於水火之中。”

胡璉和吳奇偉收到呼救信號之際,許諾立即派兵增援,然而,時間一點一點流失,卻不見一兵一卒。

戴之奇悲痛之下隻好向蔣介石發電求助:“我已於16日陷入共軍陳毅、粟裕的包圍之中,晚向11師胡璉和吳奇偉求助,二人空說不動,至今未見一兵一卒。現在我懇請校長派兵或催令胡部相援,拯危局於萬難之時。”

宿北一戰,我軍勝在指揮得當,先機占盡,亦勝在敵軍內亂,面和心離。

蔣介石收到戴之奇的電報後大發雷霆,臭罵瞭一頓胡璉和吳奇偉後,連忙抓起電話對陳誠怒吼道:“娘希匹,你給我命胡璉派兵解圍,如果就不出戴之奇,破不瞭圍,拿他的腦袋來見我!”

這一番話分量頗重,1946年12月17日,敵整編11師之第18旅、11旅在炮兵火力和飛機的掩護之下,由曹傢集等地向著1縱隊陣地張林、蔡林、高傢窪一帶前進,並發起瞭猛烈地攻勢,奉命來解救戴之奇和第69師的困局。

葉飛此時正率部在敵人縱深地區奪取瞭十幾個莊子,控制瞭一塊寬一二公裡,長六七公裡地三角地帶,構築瞭向西、向東南、向北地三面防禦。盡管這是一塊在戰略意義上能給予敵軍震懾威脅的陣地,但一縱此時已是四面受敵。

在北面,有毗接的敵第六十旅、第四十一旅、西有曉店子的敵預三旅、南有整十一師的三個旅,在此情形之下,葉飛既要南堵整敵十一師的北援,又要阻止敵預三旅和第六十旅東西相互靠攏或南逃。

情勢不僅不見好轉,反而愈發嚴峻,原本已經被我軍占據的三臺山受到敵軍猛攻;曉店子的敵軍受到支援後向南向北反撲我軍第七團許莊、三臺山等陣地。

12月17日下午1時,宿遷敵第一一八旅及曹集之敵第十八旅的一個團,在猛量火力和8架飛機的掩護之下,兵分兩路向著我軍巷莊、蔡林陣地發起猛烈攻勢。在一番死鬥之後,陣地為敵軍占領。

彼時,敵十八旅在占領巷莊、蔡林過後,以兩個團的兵力向著我軍高傢窪、張林陣地猛攻,眼看著敵人就要打到面門上瞭,山野前指負責陳毅給葉飛打來瞭電話:

“葉飛,飛機狂炸、大炮亂轟,敵人這般連續攻勢,八師峰山陣地很難抵擋,請盡快撤退,我已經同意,你部接到命令後也盡快撤退。”

葉飛一聽到這一指令,通體麻痹,好似一道驚雷自額頂劈下,大白天,又是一覽無餘的開闊地帶,更在敵人縱深處,正是腹背受敵,四面楚歌的危急境況,更別提一個縱隊萬餘人,如何撤得?

葉飛定神回復道:“敵整十一師正向我縱陣地瘋狂進攻,還以大量的大炮、飛機封鎖我縱後路,四面受敵,如果此時撤退,不但將使整個戰役意圖落空,撤退將造成部隊的大混亂和大損失。”

見那頭不語,葉飛繼續道:“我希望您能來一縱加強指揮。”那一頭粟裕接過瞭電話,解釋道:“情況危急,敵人封鎖得很厲害,眼下一個警衛班也帶不進來,請你火速撤退。”

葉飛聞言深吸一口氣,整張臉都狠狠地皺瞭起來,咬牙道:“既然通路被敵人的火力封鎖,一個警衛班都進不來,一個縱隊如何能夠撤出?”

葉飛心想,就算是撤退,也要等到黃昏之後,青天白日,絕不能拿戰士的生命開玩笑。

然而,電話那頭卻不接話,隻是一再提醒葉飛此刻情況危急:“8師已經撤退瞭,你們必須盡快撤退。”葉飛堅定道:“現在不能撤!”

“吧嗒——”一聲,電話已經被摔掉,葉飛粗喘瞭幾口氣,無力、憤怒、以及一絲未知的恐懼交織在一起,他猛地將電話摔在一旁,挺胸抬頭,走瞭出去。

縱隊指揮所的縱隊副政委譚啟龍和參謀長張翼翔見此情形,臉色發白,小心翼翼問道:“怎麼回事?”

葉飛沒有一絲波瀾地重復:“不能撤,至少白天不能撤,撤瞭就是死路一條。屆時敵人兩面一夾擊,全縱隊都得完蛋,隻有死戰到黃昏,才能靠一個沖鋒打開口子,抓住一線天光,實現突圍。”

縱隊指揮所內所有人聽瞭葉飛的話,皆是面色凝重,片刻後齊齊點頭,同意葉飛的決定。

葉飛拒撤死戰:背水一戰,扭轉乾坤

眾人明白,無論撤不撤兵,接下來他們面對的都將是一場生死之戰。葉飛召集瞭三個旅的旅長和政委來到指揮所召開緊急會議,對接下來的突圍行動進行部署。

他首先為所內眾人明確:“我們要堅持四個鐘頭。”

四個鐘頭意味著什麼?意味著一縱必須確保沈莊、高傢窪這最後的陣地,如果不能傾盡全力保住這塊陣地,那麼一縱將面臨被徹底夾擊,陷入被敵全殲的危局之中。正是生死存亡之際,眾人肅容以待。

葉飛首先緊急調動第六團第三營地馳援駐紮在高傢窪的第七團,命各部隊除瞭極少數的警戒成分之外,一律隻準在戰壕裡面睡覺,為的就是一招——養精蓄銳,靜待黃昏,一舉沖鋒。

葉飛對第七團下瞭死令:必須死守陣地。對此,負責指揮該團的第三旅參謀長謝忠良表示:“人在陣地在。”謝忠良親自登上山頭指揮。葉飛卻叮囑道:“註意,這次不是讓你去拼命的,要盡量減少人員傷亡。”

情形不容樂觀,在敵軍的重火力之下,我軍張林、高傢窪陣地的工事大都遭受瞭嚴重摧毀,敵軍以一個營的兵力,從高傢窪、張林之間插入,火力直懟我軍沈莊陣地。

饒是身經百戰,葉飛在望遠鏡中看到曉店子敵預三旅數次北犯我軍許莊陣地,一縱三面受敵,戰鬥幾乎引向瞭最後陣地之時,他還是忍不住捏瞭一把汗,可謂是心驚肉跳。

敵軍第一次進攻之時,我軍一個營的陣地拱手相讓,隻跑回來瞭五六人,葉飛原欲慟哭,想到瞭現時的危局,又猛地將雙目一閉一掙,再一看,不見淚花,隻剩下駭人的血霧。

敵人第二次攻擊,又是一個營的陣地丟失瞭,這一次隻跑回來六七人。下午3時30分,第七團隻剩下瞭最後一塊陣地,但距離原定的突圍時間還有兩個小時,如果再堅持下去,恐有全軍覆沒的危險,葉飛當機立斷:“撤!提前一個小時突圍。”

他命第一團、第二團、排成連方隊,端起刺刀,向著正在進攻我軍第七團陣地的敵軍翼側發動猛沖攻勢。經過短暫休整蓄勢的突擊部隊以銳不可當的勢頭沖向瞭敵人陣地,原本連連取勝的敵整十一師在一縱猛烈的反擊之下,全線崩潰。

此刻,葉飛乘勝追擊,直至唐湖地域,將敵軍逼近宿遷運河邊上。正當葉飛敲打眾人:“不可松懈,一鼓作氣。”之時,不想北面的敵整六十九師趁機南竄,而此時葉飛根本沒有機動部隊阻擊,更沒有什麼重型武器,隻有一個營向敵整六十九師警戒。

所幸,敵人數量龐大卻隊形混亂,外頭威風,內裡卻是不堪一擊,在逼近我軍縱隊指揮所之時,葉飛隻好將機關幹部、警衛部隊、勤雜人員、民工等一切可以動用的人員組織起來,沖向敵群,見此情狀,敵軍鬥志已散,在指揮所附近地區便潰退四落。

葉飛心神稍定,當即命第一團和第二團部隊窮寇莫追,停止追擊整十一師,轉為迂回包圍整六十九師一部,先完全化解眼下困局,將敵人全部兜住,殲滅於田野之中。

此次戰役實現瞭由“圍困——突圍——追擊——殲敵”的奇跡制勝。陳毅聽到葉飛的電話報告,驚喜道:“真是太出乎人的意料瞭。”葉飛卻長舒一口氣:“總算一縱的大部分同志都沖出來瞭,謝天謝地。”

1946年12月17日子夜,我軍一舉掃清瞭人和圩外圍據點,對人和圩守敵形成瞭四面圍困之勢。同時,第8師攻占曉店子,全殲守敵預3旅。

18日,戴之奇親自部署最後力量企圖突圍,當他明白逃離無望之時,給蔣介石寫下一封成仁書,隨即自斃而亡,此時,胡璉正接到蔣介石催促,再次北援。然,整11師再次北援卻被一縱和8師各一部擊潰。

19日上午,困守苗莊的敵軍第41旅分成兩股勢力向南北突圍,除300餘人逃跑之外,殘部全被我軍殲滅,至此,敵整編69師全軍覆沒,總計2萬餘人殲於我軍之手。

參考文獻:

  1. 宿北大戰紀念館.《空前的大勝利:宿北戰役親歷敘述》[M].北京:解放軍文藝出版社,2019.
  2. 葉飛.《葉飛回憶錄(上)》[M].北京:解放軍出版社,2014.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6月29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int/103062.html
網友在朝鮮坐地鐵,發現平壤地鐵有這麼幾個特點 國際

網友在朝鮮坐地鐵,發現平壤地鐵有這麼幾個特點

在朝鮮旅遊時,我們不能搭乘當地的公交車,不過卻有機會體驗一次平壤的地鐵。雖然,站點是固定的,但是也是一次難得的機會。在平壤搭乘地鐵,我發現平壤地鐵有這麼幾個特點。第一個特點是,平壤地鐵非常的深。據我們...
英國政壇繼續爛,醜聞之下約翰遜拒絕立馬走人,實在令人難以置信 國際

英國政壇繼續爛,醜聞之下約翰遜拒絕立馬走人,實在令人難以置信

文/看英國英國首相約翰遜在醜聞之下官宣辭職,但他仍然堅持留任拒絕立馬走人,而新首相預計於10月接替上任,對此,英國保守黨稱“有毒”鮑裡斯·約翰遜現在應該被替換。英國前首相約翰·梅傑(John Majo...
高喊人權的加拿大,曝出醜聞,皇傢警察秘密監視民眾移動設備 國際

高喊人權的加拿大,曝出醜聞,皇傢警察秘密監視民眾移動設備

文/看美洲加拿大國傢警察部隊承認經常使用強大的間諜軟件監視該國民眾,這引起瞭專傢的擔憂,他們警告說,加拿大皇傢騎警的文件詳細描述瞭對加拿大人移動設備的秘密監視,突顯出政府監管松懈,即在監管和控制這種技...
安倍遭槍擊白衣沾滿鮮血,美國人很悲傷,特朗普:他是真朋友 國際

安倍遭槍擊白衣沾滿鮮血,美國人很悲傷,特朗普:他是真朋友

據日本官方消息,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在奈良市發表競選演講時遭槍擊,目前已無生命體征。日本內閣官房長官松野弘和周五告訴記者,他不知道安倍的情況,但NHK公共廣播援引當地消防部門的話說,67歲的安倍“沒有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