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害李大釗的主犯雷恒成,槍決前提一特殊要求,我方是如何處理的

  • 在〈殺害李大釗的主犯雷恒成,槍決前提一特殊要求,我方是如何處理的〉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30

1951年6月10日,北京三裡屯地區派出所接到瞭一封檢舉信,寥寥數字,引發瞭一場驚濤駭浪——這竟是一封舉報李大釗被害案兇手的信件。

根據細節信息豐富的檢舉信,北京市公安局偵察小組很快就順藤摸瓜,摸到瞭主要兇手之一——雷恒成的寓所,多年過去,昔日的劊子手竟偽裝成瞭坐禪論道的和尚,然而,一襲素衣,掩不住險惡卑猥的黑心,雷恒成即刻落網,在鐵證面前,隻好對自己的犯罪行徑供認不諱。

一封石破天驚的檢舉信:捉拿殘害李大釗的兇手

1927年,革命先烈李大釗罹難於北洋軍閥血腥的絞刑架下,年輕而熱烈的生命,隻燃放瞭短短三十八年。革命取得勝利之後,對先烈的緬懷和反革命的痛惡令人們開始有意識追查殺害革命先烈的兇手。

這群偵察者,有的是退役軍人,他們曾是革命先烈們的戰友;有的是公安局的專門偵察小組;有的是流淌著強烈愛國情懷的民間人士,不同的職業,不同的社會地位,唯一相同的是,那一顆深切緬懷革命先烈的愛國之心。

針對殺害共產黨人的在逃兇手的專案組於建國初期就成立瞭,並抓捕瞭迫害、殺害李大釗的兇手吳鬱文,其人曾任張作霖京師警察廳偵緝處長。

吳鬱文對李大釗等革命先烈的冤死起著間接的作用,吳鬱文因在抓捕、殺害李大釗等人的行動中有“功”,受到張作霖、蔣介石的賞識,在解放後,這個滿手血腥的兇手竟然一直藏匿於北京市內,知道1951年6月20日,經過北京市公安局的偵察,才終於將其捉拿歸案。

然而,最為關鍵的劊子手雷恒成卻遲遲沒有落網。

雷恒成在1927年任京師偵緝處副處長兼偵緝隊隊長,彼時,正是因為北京郵政局從信件中發現瞭一批共產黨人住在蘇聯大使館的兵營內,於是緊急報告瞭京師警察總監陳興亞,陳興亞當即責令偵緝處處長吳鬱文和副處長雷恒成具體偵察。

此後,正是雷恒成親自帶人前去執行的搜捕任務,此去抓捕瞭李大釗在內的數十名共產黨人,在牢獄中折磨虐待李大釗等人,並使得李大釗等人最終慘遭絞刑。

正當調查工作陷入僵局之時,1952年,上海市公安局靜安分局接到瞭一封上海市公安局轉來的公安部漆封和掛號檢舉信,這一封檢舉信是北京市公安局轉送來的。

另一頭,北京三裡屯地區派出所確認上海市公安局靜安分局接受到瞭檢舉信,正馬不停蹄地進行接洽溝通。

這是一封1951年6月10日由居民趙某遞交地一封檢舉信:

“謹向政府舉報:數年前,曾在北京西北角寺廟內露面的‘瞭明禪師’,實是認賊為父的漢奸、特務分子、民國十六年,正是由他帶領警探包圍瞭當時俄國大使館兵營,拿捕瞭革命先烈李大釗等革命黨人數十人,使李大釗及諸同志慘遭絞刑而殉難。李大釗統治被捕時,手持一把藍色小號勃朗寧手槍,後被雷恒成收為己用……望政府即刻尋覓線索,務求捕獲,以彰國法。”

這一封檢舉信令北京三裡屯地區派出所既振奮又齒寒:

振奮在於,他們早已知曉雷恒成是殘害李大釗的罪魁禍首之一,但是苦於沒有其行蹤線索,今日一得見,且不論真假,但總算有點眉目;齒寒則在於,一個啖血食肉的劊子手,竟然改頭換面,搖身成為瞭一介禪師,這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北京市公安局迅速上報北京市委書記彭真、公安部長羅瑞卿。二老都是清楚李大釗同志功勛的建黨領袖,為李大釗同志臨刑前的大義凜然、就義前的視死如歸感佩垂淚,聽聞此事,當即批示:迅速查明“瞭明禪師”的真實身份和下落,並即刻將其繩之以法。

捉拿進行時:跟蹤查訪雷恒成

這封檢舉信中提供的最為關鍵的一條線索在於:雷恒成現今很可能潛藏在上海跑馬廳附近的馬立斯路,也就是重慶北路一帶。此人現今以卜卦算命謀生,年逾古稀,銀須垂胸。

上海市公安局靜安分局的局長馬益三看完瞭檢舉信之後,便知曉瞭這條線索的分量之重,他妥善保存好信件,隨即抓起瞭話筒,叫來瞭六股股長王天傑,告訴他,李大釗同志被害案有瞭重大突破。

王天傑急急忙忙趕到瞭局長辦公室,馬益三將檢舉信交到瞭他的手中,眼前的人每掃過一行,面色就愈發凝重,待到王天傑全部看完,捏住檢舉信道:“這信……”馬益三則收起瞭平日裡的笑容,不容分說地下瞭死令:“我給你三天時間,必須查個水落石出。”

王天傑明白,茲事體大,加之檢舉人看似對雷恒成的為人、生平頗為熟悉,將其曾任京師警察廳偵緝處副處長、親自率領偵緝隊逮捕革命先驅等事跡一清二楚,措辭簡潔,邏輯明晰,王天傑初步判定,這是一位關註李大釗被害案多年老同行。

時間緊迫,他當即找來瞭偵查員夏咸俊、魯全發、潘澄三人,向其介紹瞭任務目標,並反復敲打三人:“這時許建國局長親自抓的一號大案,你們先根據這封檢舉信的內容,摸一下真實情況,切忌,不可打草驚蛇。”

眾人看瞭檢舉信,又聽說這是上海市公安局局長親自抓的大案,更是馬虎不得。三人先是在第一時間趕到瞭管轄馬立斯路的南京路派出所,向派出所所長核實雷恒成的存在。可令人失望的是,當所內的內勤人員小陳查閱戶口內冊時,卻沒有見得雷恒成其人其名。

這也在三人偵察小組的預料之中,畢竟,雷恒成手上犯下的先烈命案不在少數,他不可能一直以真名示人。三天時間必須查明真相,一分一秒都不得耽誤,於是三人草草用過晚飯後,便來到瞭馬立斯路附近的公寓和居民區打聽,這附近有沒有靠算命為生的老頭。

一個小時之後,在三人的分頭行動之下,終於打聽到,馬立斯公寓46號二樓,住著一個銀發銀須的北方老頭,他平日裡在附近一帶算命擺攤,自稱為“瞭明禪師”。

這個老頭的鄰居是一對老夫妻,當他外出擺攤之時,三人偵察小組手心來到瞭老夫妻傢中,老夫妻表示:“老爺子是北方人,說得一口京片子,但是很少和鄰居來往。”

夏咸俊、魯全發、潘澄對視一眼,心下十拿九穩,沒錯,雷恒成就是北京人,更確切來說,他是清王朝遠方皇親。

再細細一問,卻沒瞭什麼有價值的信息,無非是“深居簡出”“性格怪癖”,可令魯全發感到渾身不自在的是,老夫妻透漏,這個瞭明禪師的屋子裡總會傳來敲擊木魚的清脆聲響,仿佛在向外人昭告屋內主人是一個慈悲為懷的善人。

第一天走訪完畢後,夏咸俊、魯全發、潘澄匆匆回到瞭判處送,他們不再以雷恒成為檢索信息,而是查找住在馬立斯公寓46號二樓的卜卦先生,戶口內側的名字是“趙志安”,肖像是一張瓜子臉型,蓄有一把山羊胡子,面容清瘦,瞇著小眼睛,看來倒真像一個瞭卻凡塵的老禪師。

戶口冊子上標註著,這個“趙志安”是1948年8月和妻子一起從臺灣遷徙到上海的。這可真是詭異,為何剛剛和他的鄰居老夫妻聊瞭這麼久,卻沒有聽他們提起過瞭明禪師的妻子?魯全發搖瞭搖頭道:“是提瞭一嘴,說老兩口都不喜歡與人來往。”

夏咸俊摩挲著下巴,顯然對這個戶口冊上的“妻子”頗有興趣:“這個是名義上的妻子,還是他後來另娶的妻子呢?又或者是為瞭避人耳目的夥伴?”

三人心領神會地將目光匯集在瞭戶口冊上,隨即又緩緩移開,相互註目,異口同聲道:“很可疑啊……”隱匿多年的雷恒成是否就是眼前的趙志安呢?

一切的憑空猜測都敵不過實地考察,三人再次商討:要二探瞭明禪師。這一次,他們要和本人面對面交流,核實一下檢舉信中所描述的那些細節是否一一吻合。

魯全發來到瞭分局的化裝室,望著滿屋子的道具和服裝,他又開始犯難瞭:要以什麼樣的身份上門,才能松懈明禪師的警戒心理呢?

思來想去,西裝革履顯然不成,這樣過於可疑:一個留過洋、受過良好教育的青年人,找一位算命先生,怎麼看都不合理;列寧裝和中山裝更不可取,一般的幹部都不信鬼神。想到鄰居老夫妻曾說過:“他平日裡不愛理人,但是找他算命,他就滔滔不絕,一人能說上半天。”

夏咸俊、魯全發、潘澄考慮到瞭明禪師開門做生意,總不至於拒客於門外,三人決定假扮成有錢的煤老板,來到大上海擴寬產業,這樣求助禪師算命就顯得合情合理瞭。

二話不說,魯全發挑瞭一雙腳蹬圓口佈鞋,配上灰不灰、黑不黑的長衫,再搭配過時的黑色銅盆帽,活脫脫就是一個鄉下的暴發闊佬。

魯全發本著演戲做全套的精神,拒絕瞭同伴的鐵皮車相送硬生生蹬著佈鞋走瞭二十多分鐘,來到瞭瞭明禪師的屋前,正當魯全發精神恍惚,挺胸昂首,盡力突出一個小肚子之時,一個身著黑色對襟衣裳的老太太“吱呀——”一聲,打開瞭門。

魯全發脫下瞭剛剛戴正的銅盆帽,彬彬有禮地作瞭個老派的揖,笑盈盈道:“久聞瞭明禪師的大名,特來求上一卦。”原本神情緊張不安的老太太瞬間笑臉迎客:“您裡邊兒請。”另一面反過頭對著屋內大喊:“老頭子,求卦的客人來瞭。”

在等待瞭明禪師的短短時間內,魯全發補助地回想起瞭檢舉信中的細節:“此人臉極削瘦,胡須垂胸,有一口大黃牙,同時,其自恃皇親國戚的身份,脖子上始終掛著一枚著清末皇帝禦像的金色掛表。”

片刻間,傳聞中的瞭明禪師就歪歪扭扭地走瞭出來,見瞭來客,也不多看,隻是歪在瞭寫字臺後邊地的藤椅上。老頭子操著一口令人心驚肉跳的京片子問道:“小夥子,你是來算命啊,還是求簽的?”

魯全發並沒有第一時間回答眼前人,他的面上掛著禮貌的微笑,眼中卻掀動著狂風暴雨。

沒錯,和檢舉信上說得幾乎不差,眼前人兩頰內凹,蓄著一把長長的花白山羊胡子,可以猜測約70多歲,但一雙小眼睛卻格外有神,最令人作嘔的是,他隻說瞭短短兩句話,魯全發就看見瞭他的一口黑牙,最裡邊一閃而過的,應當是鑲的金牙。

意識到瞭明禪師的目光移瞭過來,魯全發笑意更濃,回道:“老先生,鄉下人剛剛從農村來到大上海,想請您相看一下八字。”半瞇著雙眼的老頭從頭到腳掃視瞭一番魯全發,隨後問道:“報上你的生辰八字和生肖。”

魯全發報上瞭自己胡謅的八字和生肖:“姓李,名雪疇。雪花的雪,范疇的疇。”“雪疇”諧“血仇”,可惜眼前這個年逾古稀的老頭並沒有聽出魯全發的言外之意。他又補敘道:“今年19歲,屬猴。”

眼前的老頭當即反口問道:“你是來上海找工作的吧?”魯全發心想,這問的可笑,鄉下人上上海,十個可不有九個是討生計的。但恭維自是少不瞭,他對瞭明禪師的“料事如神”大加贊嘆:“先生當是神算子。”

魯全發隨即想到瞭檢舉信中最重要的一條線索:掛表。魯全發垂下頭,好似有點兒著急道:“老先生,現在幾時瞭?我過一會兒還要道貼有招工廣告的新閘橋去試一試呢。”

這時,眼前的禪師很自然地從汗衫裡掏出瞭金色的懷表,又去取老花鏡來看懷表,魯全發心跳加速:沒錯瞭,他看見瞭戴著禦帽的皇帝頭像。

他狀似無意般誇道:“呵,老先生,這懷表好闊氣。”藤椅上的瞭明禪師則輕輕地撫摸瞭一下懷表:“傢裡有老人和清王朝沾親帶故,這是皇帝賞賜給我們傢的。”魯全發明白這老禪師是想炫耀一番,自然是配合得不行,連連贊嘆其傢世淵源,底蘊深厚。

也沒聽清老頭算命算瞭個什麼結果,魯全發匆匆離開瞭馬立斯公寓,走到馬路上,他幾乎是跑著離開瞭重慶北路,回到當局後,他氣喘籲籲道:“是他,準備收網。”

“最後一個心願”:捉拿收網,伏擊瞭明

三人到達馬立斯公寓之時,瞭明禪師正躺在藤椅上閉目養神,看起來沒甚麼精神。

剛剛在算命的時候魯全發就註意到瞭,他的牙齒呈現出不正常的黑死,這樣的牙齒,魯全發在抽鴉片和大麻的癮君子身上看見過。

而再說所謂的“瞭明禪師”,見到瞭三人的逮捕令,再於魯全發的臉上定睛一看,此時的小夥子已經沒有瞭呆愣的土氣,一張臉上滿是正氣和嚴厲。沒有一點反抗,他被拷回瞭靜安分局。

當審訊員問他的真名之時,不知是心存僥幸,還是面具早已粘連血肉,眼前的老人毫不猶豫道:“趙志安。”“你不是雷恒成?”聽到這個名字,他微微顫抖瞭一下,咬死不認:“沒聽說過。”

然而,他無力的抵抗隻維持瞭一宿不到,因為三名偵查員當日就在居委會幹部的陪同之下,憑搜查令搜查瞭雷恒成宣統陸軍警察兵課畢業生執照、日本憲兵檢查所畢業證書、日偽丈夫的任命狀,以及其滿是罪惡的升職證明。

那一個小小的盒子裡,裝滿瞭他作為雷恒成的過去。不出所料,裡邊還有他從李大釗同志那兒奪取的勃朗寧手槍,以及他收藏的八個成色良好,形狀各異的掛表。

證據確鑿,縱然是鐵嘴一張,雷恒成也隻得認罪。他在一個多月之後,道出瞭自己當年如何對待李大釗等革命先驅。

末瞭,這個頹敗的老人仿佛還有一絲不敢置信:“這些事情,我本來想死瞭,咽氣瞭,帶到棺材裡去,但是你們這一個月沒有嚴刑拷打我,反而給予我生活上得優待,我決定向你們坦白一切。”

1953年4月26日,雷恒成在執行死刑前,對著持槍的執行者道:“我知道我罪該萬死,但是我有最後一個懇請——子彈不要打我的腦袋。”帶瞭幾年算命先生的面具,他堅信,如果死無全屍,下瞭黃泉也是無頭鬼。

本著人道主義的考量,我方決定滿足雷恒成最後一個要求。在眾人的見證下,一顆子彈結束瞭這條惡貫滿盈的生命。

參考文獻:

  1. 李動.《抓捕殘害李大釗的主謀》[J].《世紀》,2020年01期.
  2. 中共許昌市委黨史資料征編委員會辦公室編.《許昌黨史春秋 第1輯》[M].許昌:中共許昌市委黨史資料征編委員會辦公室,1991.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6月30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int/103196.html
網友在朝鮮坐地鐵,發現平壤地鐵有這麼幾個特點 國際

網友在朝鮮坐地鐵,發現平壤地鐵有這麼幾個特點

在朝鮮旅遊時,我們不能搭乘當地的公交車,不過卻有機會體驗一次平壤的地鐵。雖然,站點是固定的,但是也是一次難得的機會。在平壤搭乘地鐵,我發現平壤地鐵有這麼幾個特點。第一個特點是,平壤地鐵非常的深。據我們...
英國政壇繼續爛,醜聞之下約翰遜拒絕立馬走人,實在令人難以置信 國際

英國政壇繼續爛,醜聞之下約翰遜拒絕立馬走人,實在令人難以置信

文/看英國英國首相約翰遜在醜聞之下官宣辭職,但他仍然堅持留任拒絕立馬走人,而新首相預計於10月接替上任,對此,英國保守黨稱“有毒”鮑裡斯·約翰遜現在應該被替換。英國前首相約翰·梅傑(John Majo...
高喊人權的加拿大,曝出醜聞,皇傢警察秘密監視民眾移動設備 國際

高喊人權的加拿大,曝出醜聞,皇傢警察秘密監視民眾移動設備

文/看美洲加拿大國傢警察部隊承認經常使用強大的間諜軟件監視該國民眾,這引起瞭專傢的擔憂,他們警告說,加拿大皇傢騎警的文件詳細描述瞭對加拿大人移動設備的秘密監視,突顯出政府監管松懈,即在監管和控制這種技...
安倍遭槍擊白衣沾滿鮮血,美國人很悲傷,特朗普:他是真朋友 國際

安倍遭槍擊白衣沾滿鮮血,美國人很悲傷,特朗普:他是真朋友

據日本官方消息,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在奈良市發表競選演講時遭槍擊,目前已無生命體征。日本內閣官房長官松野弘和周五告訴記者,他不知道安倍的情況,但NHK公共廣播援引當地消防部門的話說,67歲的安倍“沒有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