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9年西北一對父子宣佈起義,後父親成副省長,兒子成軍區司令

  • 在〈1949年西北一對父子宣佈起義,後父親成副省長,兒子成軍區司令〉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24

1949年,正當馬傢軍閥面臨生死存亡關頭之際,西北長官公署副長官馬鴻賓認清形勢,選擇瞭率領由其子馬惇靖擔任長官的國民黨陸軍第八十一軍和平起義,回歸瞭人民的懷抱,從此,馬傢父子走上瞭一條嶄新的陽關大道。

會見孟寶山:重返銀川,策反二馬

當國內形勢初步穩定下來後,解放寧夏成為瞭刻不容緩的計劃。為避免寧夏地區遭到戰爭破壞,共產黨和解放軍決定通過曲線渠道做工作,爭取馬鴻逵和馬鴻賓兄弟率部起義。

說來有意思,馬鴻逵之子名為馬敦靜,馬鴻賓之子名為馬惇靖,盡管兩堂兄弟的名字極為相似,可兩人在性格、謀略、氣性上確是南轅北轍。這其中又多受各自父親的影響。

之於寧夏馬傢軍,毛澤東早早有瞭計量,他將馬鴻逵和馬鴻賓兩兄弟區分看待:

馬鴻逵和馬鴻賓是堂兄弟,這寧夏的基業是他們祖父一輩創下來的,但是這兩兄弟向來不和,馬鴻賓處處受馬鴻逵打壓,難免會有二心,但若是要瞭解內裡瓜葛,還得找知情人士好好做上一番功課。

1949年7月,盛夏烈日,馬傢軍第十一軍通訊處少將處長孟寶山正躺在自傢西廂房內的破藤椅上,雙目微闔,像是在思索,又好似在等待。不一會兒,小院木門“嘎吱——”一聲,孟寶山等待的兩位客人已經入院。

孟寶山和老伴起身迎客,街道聯防主人老王伸手介紹來客:“這位是解放軍第十九兵團敵工聯絡部的甄華部長,這位是小張,甄部長的警衛員。”孟寶山和老伴忙著倒茶水、遞蒲扇,悶熱的小院氣氛霎時更加火熱。

抬手搬椅之間,孟寶山悄悄打量著兩位客人,甄華部長約30歲出頭,他頂著草編的圓頂禮帽,身著白府綢的長衫,完全是一副市井發跡小老板的做派。若不細看,極難捕捉道他臉上文質彬彬的書生氣。

自從1949年5月20日中共軍隊進駐西安後,孟寶山就遵照瞭軍管會的通令前去登記填表。

他沒有跟隨胡宗南部隊從西安南逃四川,而是留守西安,一方面是因為他於1946年放走瞭王恒芳、楊洪基二人,早已因“有私通共黨”之嫌而被停職;另一方面,他早已看透瞭蔣傢王朝不可阻擋的頹勢。

這一日,中共高級情報官員來找到他頭上,孟寶山並不意外,他明白,這一日遲早會來,隻是暗暗慶幸,自己早早的安排瞭傢中後事。

出乎意料的是,當甄華部長脫去長衫,落座之後便開門見山地挑明瞭來意:“我今天來不和你聊別的,隻想瞭解馬鴻逵和其堂兄,時任西北軍政長官公署副長官馬鴻賓的有關情況。”

孟寶山略略回憶瞭一番,就將馬鴻賓兄弟二人爭權奪利的矛盾,馬鴻逵所屬寧夏兵團的主力一二八軍和第十一軍兵力、火力配備情況,馬鴻賓所屬第八十一軍的情況一一述說瞭。

期間,甄華一邊低頭在小本上用鋼筆飛速記錄著,期間偶爾抬頭追問兩句。一邊記錄,甄華就暗暗心驚:他今日來找孟寶山,沒有事先聲明來意,所以他在短時間內脫口而出的消息可信度很高。由此看來,馬傢兄弟竟然比主席預料的還要不和,馬傢軍的內裡爭鬥更是令人大開眼界。

大約過瞭三個鐘頭,這場情報收集才結束。甄華一邊喝茶,一遍請求孟寶山:

“孟先生,眼下我軍在眉縣、扶風殲滅瞭胡宗南四個軍,欲援胡的青寧二馬向西邊逃竄,我軍若是繼續進擊,勝算無疑,但是我們不希望青寧二馬執迷不悟,從而導致二地損失擴大化……我軍希望二馬能夠接受毛主席今年元月提出的八項和平解決條件。

孟寶山心下一驚,原來是找他當說客來瞭。這一頭,甄華還在勸說:

“走北平傅作義將軍率部的和平起義之路,以來可以避免雙方流血死人;而來可以避免二馬逃往臺灣後受到蔣氏排斥,遭非嫡系之苦。在中共的政策裡,凡是象傅作義將軍那般率部起義者,既往不咎,立功受獎。”

孟寶山欲言又止,甄華則凝視他和老伴道:“孟先生,我們瞭解你,也相信你。”孟寶山則是低頭沉默良久,最終起身送客道:“我考慮一下,請部長還是明天這個時候來吧。”

此後,甄華又來拜訪瞭孟寶山兩次,一而再,再而三,孟寶山終於被說通。

就這樣,孟寶山前往十九兵團敵工聯絡部學習瞭半月毛主席提出的“約法八章”,以及一系列關於我軍提出的起義、投誠的政策。深入瞭解形勢之後,孟寶山動身重返銀川,此次,他擔負的任務是策反寧夏二馬。

夜見馬敦靜:潛入銀川,爭取馬軍

1949年8月14日,孟寶山經過八日的舟車勞頓,終於趕到瞭寧夏重鎮吳忠堡。孟寶山首先找到瞭自己當年的老部下,時任吳忠堡電話局上校局長的嶽鐘魁。嶽忠魁見到蓬頭垢面的老處長唬一大跳,連忙要帶他去洗浴更衣。

誰知孟寶山卻擺擺手:“先不急,你先去給馬主席去電,說我孟寶山自西安前來求見。”嶽忠魁去電後得到的答復是:“老主席去瞭廣州,現在代主席平山(馬敦靜之字)將立即派如龍局長前來迎接處長。”

孟寶山坐在吉普車上,車輛扯過崗哨林立的信義街,最終在馬鴻逵的公館對面停下。馬敦靜見到孟寶山,連忙迎上,爽朗一笑:“老哥哥,你總算沒忘記小老弟。”兩人親熱地勾肩搭背,馬領著孟穿過瞭庭院、小花園,最終來到瞭小客廳內。

還不等馬敦靜一敘舊情,孟寶山就單刀直入道:“平山,我這次來,是受中共第一野戰軍十九兵團楊得志司令員的委托,轉達中共方面關於和平解決寧夏問題的誠意。他們衷心希望你父親和伯父能夠認清大勢,既是避免流血,也是利於地方百姓,更有利於你們馬傢。”

馬敦靜聽瞭孟寶山的話,不慌不忙,似乎是料到瞭他一半來意,放下茶杯道:“和平乃傢父平生夙願,待他從廣州歸來以後,我們雙方的和談才好說。”

孟寶山感覺到馬敦靜不願和他多聊,隻是繼續道:“接受中共中央毛澤東主席在今年元月14日提出的八項和平解決條件,率部和平起義,將按對北平傅作義起義部隊的政策,既往不咎,立功受賞,至於去留更是自由。”

說著,他還送上瞭趙玉廉先生的親筆信,“趙先生的親筆信,正是勸你父親懸崖勒馬,走率部起義之路。”

馬敦靜卻一副疲憊不堪的模樣,隻是問瞭一聲孟寶山的食宿可安排妥當,得到肯定答案以後便借口有事,起身送客,並囑咐道:“老哥,為瞭傢父和你的人身安全,請你絕對不要和任何人透露你返銀的意圖,同時少和熟人來往,以免社會歹徒利用和談妖言惑眾。”

然而,孟寶山卻起身不卑不亢答道:

“兄弟一場,如果我返銀閉門不出,大傢會罵我不夠朋友,我咬咬牙,也就認瞭。但是司令剛剛說有歹徒利用和談‘造謠惑眾’我卻不認可,蔣傢幾百萬中央軍都垮瞭,寧夏不過區區十萬軍隊,如何能抵擋?和平解放,不是妖言惑眾,而是大勢所趨。”

見到昔日的兄弟臉色越來越僵,孟寶山嘆瞭口氣,緩道:

“言已至此,和平解放對於司令,對於寧夏70萬百姓,有利無害。難不成馬傢意識不到,蔣介石固然是馬主席的義父,但是蔣氏多年來奉行的就是吃掉地方雜牌勢力的政策,你們一旦前去臺灣,不會有好果子吃的。”

馬敦靜一席話聽下來,臉色早已由白轉紅,由紅轉青,由青轉黑,但他還是竭力穩住:“哈哈哈,孟處長,還是快人快語,敬佩敬佩。今日天色已晚,還是早些休息吧。”

策反進行時:馬傢父子識時應對

在西北地區的馬傢軍裡,馬步芳和馬鴻逵的實力最為強勁,但若是論聲望於資歷,非馬鴻賓莫屬。馬鴻賓系數馬步芳之叔父,馬鴻逵的兄長,這一員老將歷經清王朝、北洋軍閥、國民黨統治三大歷史時期,以馬鴻賓為首的這一支馬傢軍是西北馬傢世系中的元老。

馬鴻賓生於1884年,是甘肅河州人士,其父馬福祿是清末武進士,1990入衛京師,在八國聯軍一戰殞命天津,隨後被追封為鎮威將軍。

1929年元旦,民國寧夏省成立,1930年,馬鴻賓擔任寧夏省政府主席兼任國民革命軍新編第七師師長。這一支軍隊在中原大戰之後就隸屬於第十五路軍。1933年12月,新編第七師和第三十五師對換番號,馬鴻賓改任第三十五師師長。

1937年10月,第八十一軍成立,馬鴻賓任第八十一軍軍長,總兵力三千六百一十六人。抗戰勝利後,國民黨第八十一軍整編為第八十一師,師長由馬鴻賓之子馬惇靖擔任,下轄第三十五旅、暫編第六十旅,全師共6000人。

1949年9月13日上午,孟寶山乘坐卡車來到瞭八十一軍駐地中寧縣城。

孟寶山下車以後,急急忙忙來到瞭縣政府大院,可入目卻是一地狼藉:滿院子都是飯菜、竹筷、碎紙和碎碗片。經過詢問才知道,原本縣政府準備好瞭飯菜打算歡送渡河北撤中衛縣的八十一軍,但突然傳來瞭中共六十四軍逼近中寧縣城的情報,便紛紛慌忙潛逃瞭。

孟寶山隻好借瞭一輛自行車,出城後一路抵達同心縣馬傢河灣鎮,在這裡他見到瞭向著中寧進軍的解放軍十九兵團六十四軍軍長曾思玉,敵工部長牛連璧等軍首長。

在這裡,孟寶山得到瞭一個有利的消息:馬鴻賓有意起義。

9月15日中午,孟寶山終於見到瞭由馬廷秀陪伴出現的馬鴻賓。

彼時的馬鴻賓已是65歲,他身著一襲半舊灰色長衫,先後驅走瞭七個監視的衛兵,才撩起長衫落座。孟寶山一直覺得,這位領上將軍銜的長官不像是征戰沙場的大將,反而更像是一個教書先生。

馬鴻賓慢條斯理道:“我剛剛才從馬秘書長那裡得知你們昨晚從中寧來到銀川,一直被馬敦靜這個瓜娃子監視,諸位受委屈瞭。”顯然,馬鴻賓已經知曉瞭馬敦靜關瞭郭南浦先生一行人緊閉,15日一早又下令驅逐他們的事情。

郭南浦卻是冷哼一聲:“馬敦靜這個孫娃娃,當真是六親不認,我就是不走,他又能奈老夫如何!”

馬鴻賓莞爾一笑:“馬敦靜雖是我堂侄,但想必各位也知曉,我和他父子甚少往來,馬鴻逵離開寧夏之前,曾幾次電約我來銀川議事。我說,這還議什麼,事到如今,禿頭上的虱子——明擺著呢!”

孟寶山微微瞪大眼睛,沒想到馬鴻賓早有瞭起義的念頭?兩兄弟的齟齬竟是從此而生?馬鴻賓接著說道:“我勸他不要去重慶,更不要去臺灣。我們兄弟兩個跟瞭老蔣二十年瞭,可現今卻落得一個向地方商人借白佈,羊毛,替老蔣的國防部發薪餉的地步。”

言語間既有悲涼,又是憤懣。孟寶山試探性地問道:“那您打算怎麼走?”他想,如果馬鴻賓尚且有一絲猶豫,他就再度宣講一通“約法八章”的內容。

誰知馬鴻賓卻是十分清醒:“我們馬傢是地方雜牌軍,過去手裡有兵、有槍,還占瞭寧夏這一方小地盤,老蔣還總是找借口要吃掉我們,如今要是跑到瞭重慶和臺灣區,成為瞭光桿司令,豈有我們地容身之處?”

一番話說得孟寶山拍案叫絕:“正是啊,我和令侄說道起來,他確實迷魂湯灌腦子,死活聽不進。”

馬鴻賓點點頭:“少雲(馬鴻逵之字)還問我,共產黨要是找我們算前二十年的舊賬怎麼辦?我說,依20年的反共經驗來看,毛澤東的主張比蔣介石的要好,所以我決定接受八條,跟著毛澤東走。”

孟寶山此時卻不接話瞭,他算是看出來瞭,馬鴻賓表面上一心歸共,好似明日便能舉兵起義,但是他步步順從,隻等下一步提出條件。

果不其然,馬鴻賓端起一杯熱茶:“不過,怎麼樣才算是和平解決呢?和,是和氣,這好說,不過是態度問題,但是平,就好比這碗茶水,端平瞭,水才能不外溢。你說是吧?”

孟寶山微微點頭,笑道:“正是。”馬鴻賓見此暢懷大笑,喝上一口熱茶道:“自從蘭州開戰以來,我們八十一軍始終擺出和平退讓的姿態,現實自固原退守中寧,現在又是從中寧推手中衛,我們得到瞭什麼?中共部隊的窮追不舍。”

“今天一早,惇靖(馬鴻賓第三子)說我的兩個團原來準備從黃河南岸的棗林堡北渡黃河退守中衛縣時,因慢瞭一腳,直接被中共十九兵團的六十三軍全殲,俘虜上千人!”

馬鴻賓突然一抬頭,眼神凌厲:“你評一評,這叫什麼和平解決?少雲有錢,他可以往臺灣、香港去快活,我沒有這麼多錢,可是總還是去草地的炒面的!”

原本和諧的氣憤驟然緊張瞭起來。孟寶山見狀不妙,立刻解釋:

“副長官打算跟著毛澤東走,這給我們做部下和晚輩的指明瞭一條明路,可到底,您老的決心還沒有向中共公開化,也沒有面向八十一軍全體官兵下達和平起義的命令,在雙方意願不明的情況下,交戰損傷不可避免。”

看著馬鴻賓的眉頭稍稍舒展,孟寶山繼續道:“依我之見,您應該立即電告彭德懷將軍,表明起義決心,同時立刻準備返還中衛縣掌控八十一軍,和中寧縣的十九兵團和談。”

馬鴻賓點頭贊同,表示他馬上電告馬惇靖,讓他立即聯系和平起義之事。同時,馬鴻賓決定親自乘車去包頭面見鄧寶珊和傅作義,讓兩人轉告毛澤東:“八十一軍願意同董其武部隊共舉反蔣義旗。”

末瞭,一切萬事俱備,卻在簽字一環節起瞭爭端。馬傢軍一方表示,如果想要他們簽字,地點必須定在北岸的石空渡口,否則,他們拒絕簽字。

正當雙方僵持之時,孟寶山小心試探道:“我想冒昧提一個折中方案,我建議雙方簽字地點可以選在黃河中心,正對石空渡口的那個小沙洲上。”

這一方案一出,卻是思慮妥帖,一來孟寶山是列席代表,代表著中立的和平勢力,二來這一小沙洲選的妙,可以對於馬傢軍和中共的來說都是不偏不倚、不遠不近的簽字點。

9月19日12時,雙方代表,解放軍十九兵團傅崇碧、唐皎、牛連璧、林一生、馬季康五人,國民黨八十一軍馬惇靖、喇培霖、楊子俊、喇仲安、馬培清共五人,乘坐羊皮筏子劃向瞭黃河中心的小沙洲。

可達到以後,卻發現沙洲上寸草不生,傅崇碧心平氣和道:“馬軍長,這裡連簽字的平地都沒有,我們邀請馬軍長前去中寧城,不知意下如何?”馬惇靖看瞭崎嶇荒涼的沙洲,隻好勉強同意。

最終,當日下午三時,雙方代表在《和平解決協定》上簽字,這一次起義成功宣告瞭八十一軍成為瞭解放戰爭時期西北戰場上起義的第一個成建制正規軍級部隊。

9月23日,寧夏解放。1954年起,馬鴻賓在甘肅省歷屆人代會上以無記名投票方式當選甘肅省第一副省長,先後當選第一、第二屆全國人大代表和民族委員會委員、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一、第二屆國防委員會委員。

其子馬惇靖則歷任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野戰軍西北軍區獨立第2軍軍長,解放軍寧夏軍區司令員等職。

參考文獻:

  1. 劉志青.《寧夏馬傢軍海固兵團的起義》[J].《炎黃春秋》,2021年12月25日.
  2. 劉繼雲.《爭取寧夏馬傢軍起義紀實》[J].《文史精華》,1996年02期.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7月7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int/104134.html
網友在朝鮮坐地鐵,發現平壤地鐵有這麼幾個特點 國際

網友在朝鮮坐地鐵,發現平壤地鐵有這麼幾個特點

在朝鮮旅遊時,我們不能搭乘當地的公交車,不過卻有機會體驗一次平壤的地鐵。雖然,站點是固定的,但是也是一次難得的機會。在平壤搭乘地鐵,我發現平壤地鐵有這麼幾個特點。第一個特點是,平壤地鐵非常的深。據我們...
英國政壇繼續爛,醜聞之下約翰遜拒絕立馬走人,實在令人難以置信 國際

英國政壇繼續爛,醜聞之下約翰遜拒絕立馬走人,實在令人難以置信

文/看英國英國首相約翰遜在醜聞之下官宣辭職,但他仍然堅持留任拒絕立馬走人,而新首相預計於10月接替上任,對此,英國保守黨稱“有毒”鮑裡斯·約翰遜現在應該被替換。英國前首相約翰·梅傑(John Majo...
高喊人權的加拿大,曝出醜聞,皇傢警察秘密監視民眾移動設備 國際

高喊人權的加拿大,曝出醜聞,皇傢警察秘密監視民眾移動設備

文/看美洲加拿大國傢警察部隊承認經常使用強大的間諜軟件監視該國民眾,這引起瞭專傢的擔憂,他們警告說,加拿大皇傢騎警的文件詳細描述瞭對加拿大人移動設備的秘密監視,突顯出政府監管松懈,即在監管和控制這種技...
安倍遭槍擊白衣沾滿鮮血,美國人很悲傷,特朗普:他是真朋友 國際

安倍遭槍擊白衣沾滿鮮血,美國人很悲傷,特朗普:他是真朋友

據日本官方消息,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在奈良市發表競選演講時遭槍擊,目前已無生命體征。日本內閣官房長官松野弘和周五告訴記者,他不知道安倍的情況,但NHK公共廣播援引當地消防部門的話說,67歲的安倍“沒有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