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線工程——新中國鮮為人知的防全面侵華計劃

  • 在〈三線工程——新中國鮮為人知的防全面侵華計劃〉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16

自從西方崛起,世界上所有的帝國主義幾乎都對我國進行過侵略,我國人民經歷瞭長達數百年的深重苦難。新中國成立之後,雖然我國人民終於站瞭起來,但是很快惡劣的國際環境就給我們帶來瞭新的危機。

在上世紀60年代,國際政治風雲突變,中蘇關系惡化,美國又頻繁對我國東南沿海地區進行騷擾,在那樣的情況下,中央首次提出瞭“三線建設”的戰略構想。

這個想法在現在的我們來看,似乎是“瘋狂”的,但是在當時那卻是我們為瞭抵禦再一次遭受全面入侵,乃至可能遭受的熱核戰爭而進行的全面準備。

· 國際政治風雲突變,三線工程應運而生

中國人民經過艱苦卓絕的鬥爭,才建立瞭新中國,但就在中國人民埋頭苦幹,準備在廢墟上建立新的傢園時,國際環境對於我們卻不是太友好。

上世紀60年代前後,同在紅色陣營的中國和蘇聯已經度過瞭兩個大國之間的蜜月期,由於蘇聯妄圖以在我國建設軍用長波電臺並在我國領海與我國共同組建聯合艦隊作為他們提供承諾中的核武器和核潛艇的條件,遭到我國嚴詞拒絕後,中蘇關系就開始惡化。

到1963年,中蘇兩國之間的論戰達到頂峰,我們認為資本主義已經在蘇聯復辟,並宣佈將和蘇聯以及華沙條約國傢“劃清界限”,中蘇關系瀕臨決裂。

恰也是在那個時候,美國正在進行越南戰爭,美軍不但大舉侵犯我國的鄰國越南,還無視我國的主權,派出軍機肆意進入我國西南領空進行偵察和騷擾。

為瞭保衛我國的領空,我們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進行瞭自衛防空作戰,這是中美之間自抗美援朝之後的第二次空戰。

1964年,美國與越南海軍的激戰更是蔓延到瞭我國南部邊界,原本在中國成為社會主義國傢之後,就已經變得十分緊張的中美關系更是進一步惡化。

當時,年輕的新中國不僅與美國和蘇聯兩個大國之間的關系瀕臨決裂,還面臨著惡劣的兩岸關系。在美國的支持下,蔣介石集團對我國東南沿海多有騷擾,臺海關系一度十分緊張。

在面臨著國內、國外諸多不確定因素的情況下,我們不得不考慮的問題是,假如戰火再起,我們該怎麼辦?

要堅決戰鬥到底,那我們不得不認識到,上世紀60年代的新中國與以美國、蘇聯為首的兩大軍事集團的實力差距,也許比滿清與八國聯軍的差距更大,可能我們經歷更加艱苦的鬥爭也不能取得勝利;

要舉旗投降,那美蔣可能就會實現其當初“劃江而治”的狼子野心,將中國撕裂成兩個陣營,並成為美蘇冷戰的最前沿。

情勢嚴峻,在1964年的中央會議上,毛主席首次提出瞭三線建設的戰略構想,將全國劃分為前線、中間地帶和戰略後方,即一線、二線和大三線,準備隨時應對帝國主義可能發動的侵略戰爭。

一個新中國防止再次遭受全面侵略的宏大計劃就此產生,在中央的號召下,全國人民投入瞭三線工程的建設當中。

· 在中西部為我國工業化做“備份”

在中央的規劃中,三線地區是指包括四川、雲南、貴州等在內的30個省、市、自治區的全部或部分地區,其重點在雲南、四川、重慶、貴州、陜西、青海、甘肅等九省一市。

“備戰備荒為人民,好人好馬上三線”的號召下,中國人民開啟瞭一次空前絕後的工業大遷徙——建設中西部地區,讓它們也擁有和沿海地區一樣的發展機會。

眾所周知,我國的發展情況一直都是東西不平衡,即東部沿海地區發達而西部內陸地區落後。

三線工程的目的,就是在落後的西部地區為我國的工業化建立一個“備份”,一旦我國遭遇外敵侵略,東部地區一定是首先被打擊摧毀的地方,此刻我們就需要依靠西部地區的“工業備份”來進行反擊反抗,乃至重建新中國。

那時候,在中西部地區發展工業建設,可以說是“從零開始”,因為我們是從解決能源問題開始準備的。

我國克服瞭巨大困難,資源勘探和水利工程建設“雙管齊下”,就是為瞭解決工業建設的能源問題。

一方面,我國上馬瞭一批超大型水電站項目,現在我們所熟知的丹江口水電站、劉傢峽水電站、葛洲壩水電站都是當時三線工程的產物,是它們構建瞭中西部工業的電力骨架。

丹江口水電站

雖然當時我們已經建設瞭新中國第一座自己勘測、設計和施工制造的新安江水電站,但由於中西部地區建設水電站的技術難度問題以及國外的技術封鎖,我國施工人員幾乎是采用瞭最原始的辦法:

通過人力堆填土石,建設完成瞭這座年均發電量40億千瓦時的超大型水電站。

新安江水電站

同時,經過一系列的調查、勘探和對比工作,我國在貴州西部煤炭儲量豐富的六枝、盤縣和水城三縣境內成立瞭煤炭基地,“六盤水”一名正式出現在我國歷史上,解決瞭能源問題,接下來就是工業建設所需要的原材料問題。

我們都知道,鋼鐵是工業建設必不可少的材料,早在1936年,勘探人員就已經在攀枝花地區發現瞭巨量的釩鈦磁鐵礦,但是當時國外專傢一致認為攀枝花的釩鐵礦是無法冶煉的“呆礦”,開采和冶煉工作就此停滯。

釩鈦磁鐵礦

但在三線工程中,毛主席親自指示要建立攀枝花鋼廠,因為這是戰略問題,在中央的動員下,冶金部調集全國頂尖技術人才,組織攻克攀枝花釩鐵礦冶煉的難題。

周傳典的帶領下,我國108位科研人員經過反復試驗、1200多爐次的試煉,終於成功將外國專傢斷言的“呆礦”冶煉出鋼鐵,攻克瞭這一世界難題。

周傳典

這邊釩鈦磁鐵礦高爐冶煉技術確保瞭攀枝花巨量礦藏的開采和利用,那邊西南山區的先行者們通過大規模爆破、臺階式設計方案,在僅僅2.5平方公裡的土地上,建立起瞭年產150萬噸鋼鐵的攀枝花鋼鐵廠。

國際慣例認為,建設這樣一座鋼鐵廠,至少需要5平方公裡的土地。

· 國傢的大三線,省內的小三線

工業發展除瞭能源、原材料等問題,還有一個重要的問題,就是交通運輸。為瞭運送能源、原材料、產成品,交通基礎設施建設當然也一並提上瞭日程。

在三線工程中,最為著名的鐵路工程可能就是成昆鐵路的建設。

成昆鐵路被稱之為全球最危險的鐵路建設,它北起四川成都、南至雲南昆明,貫穿瞭被高山峽谷封閉的川西和滇北地區,沿途地質地貌復雜、橋隧密集,修建難度極高,外國專傢們一直認為成昆鐵路沿線是“鐵路禁區”,根本不可能修建鐵路。

在我國人民的艱苦努力和巨大犧牲之下,成昆鐵路最終還是修成瞭,這徹底改變瞭我國西南幾乎沒有像樣的鐵路的歷史,至少推動瞭西南地區2000萬人進入近現代化和城鎮化發展,也讓我國鐵路工程技術至少進步瞭半個世紀。

但我們付出的代價也是巨大的,僅僅根據中國軍政部公佈的數據,我國在修建成昆鐵路時犧牲的鐵道兵就多達2100多人,沿途留下烈士陵園20多處,其他民兵等傷亡人數更是無法確切統計。

另外,三線工程還留下瞭長慶油田等多個大型工業項目以及軍事設施。例如位於重慶的816軍工洞體,就是我國第二個核原料工業基地。

816洞體的核心——核反應堆大廳上下分為9層,有20多層樓房的高度,平面大小則與一個標準足球場差不多,如此大規模的工程,足以看出當初我國三線建設的巨大決心,和我們所面臨的威脅是多麼迫在眉睫。

=當年,不僅國傢有三線工程,在中央的指示下,每個省都有自己的“小三線”計劃。地處一線、二線的省份,各自建立瞭一批省屬的“小三線地方軍工企業”,當時,可以說每個省都能提供裝備營連級部隊的武器彈藥。

同時全國各地都下發瞭大量手榴彈和自動步槍,沿海漁民還有60式迫擊炮等武器,中蘇邊境的省份則大量發放瞭各種制造炸藥、武器的手冊,安排全民進行軍事訓練。

現在看起來,這種行為似乎是瘋狂,但在當年,我國面臨世界兩大陣營軍事威脅的情況下,保證在我國遭受侵略時,可以“以省為戰、堅持抵抗”的“不得已”行為。

而且,那時我國還面臨著熱核戰爭的威脅,美蘇之間雖然多有分歧,但居然在對我國實施戰略核打擊一事上達成瞭“默契”。

根據解密文件來看,美國曾經制定瞭對我國大陸的全面核打擊計劃,我國的各大城市、各個重要目標都被“分配”瞭數量不等的核彈,美國人的目標似乎是徹底毀滅我國。

不過這一切並沒有嚇倒我國人民,在推進三線工程建設的同時,我們展現出瞭不懼戰爭——甚至不懼核戰爭的勇氣。

有信息顯示,在1969年的9月28日、29日2年,美國和蘇聯同時偵測到我國有“巨大的能量信號”,但我國並沒有對此進行任何報道和解釋,美國人在對信息進行分析後認為,這可能是中國在大戰前夕進行的“核彈檢測”。

也許正是因為我國展現出來的這種勇氣,讓美蘇兩個大國同時“退縮”瞭。畢竟說實話,核武器對於人類而言,更多隻是一種“威懾武器”,尤其是在對中國這樣的一個有核國傢而言,一旦外國真的對我們發起熱核戰爭,那麼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同歸於盡”。

我國有置之死地而後生的魄力,但已經坐擁“世界領導權”的美蘇兩國卻未必真的有扔出最後籌碼的勇氣。

· 為瞭威懾兩個大國,三線工程值得嗎?

上世紀60年代,我國面臨惡劣的國際環境,戰爭看似一觸即發,但最後大戰並沒有來臨,隨著中美關系正常化和中蘇關系的逐步恢復,三線工程似乎已經失去瞭它原本的意義。

而且,隨著我國社會經濟的進一步發展,當時為瞭備戰備荒、隻考慮國傢戰略需要,而不考慮與當地經濟適配程度的許多國營企業和鄉村地區的“五小工業”已經嚴重落後於時代、甚至制約瞭當地經濟的發展。

國營企業轉制、破產、倒閉,大批技術工人下崗、失業,影響瞭很多人的人生軌跡。現在的我們回頭去看,總有人形容三線工程是“瘋狂”的行動,但真的是嗎?

現在的我們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綜合國力不斷增強,甚至可以與美國“平起平坐”,但在當年,新中國還是一個貧窮、落後的農業國,面臨的卻是美蘇兩大陣營的武力威脅。

如果沒有三線工程建設、沒有在中西部為我國工業化做備份,一旦戰爭打響,我們又該如何反抗?

我國用瞭三個五年計劃、16年時間,投入2000億元資金建設瞭三線工程,將一線二線的工業化建設轉移到三線地區,建立瞭我國第二套完整的工業體系,看似“瘋狂”,卻為我國人民贏得瞭熱核戰爭下生存的可能性,也讓美蘇兩大陣營看到瞭我國人民的意志和決心。

現在回頭看去,戰爭隻是停留在“紙面上”,但如果戰爭真的打響瞭呢?我們不可能等到戰爭來臨時才做準備,實際上,我國人民以三線工程中所展現出來的巨大潛力、意志和精神成功“威懾”瞭兩大陣營,避免瞭戰爭,已經讓三線工程變得值得瞭。

就像一位網友所言,到底是和平的結果襯托瞭“瘋狂”,還是“瘋狂”本身造就瞭和平,歷史會給我們答案。

更不用說,三線工程在事實上開發瞭我國中西部廣大地區,縮小瞭中西部地區的差距,將工業化帶到瞭全國各地,而且,三線工程為我國留下的工業遺產至今仍然是我國實施西部大開發的基礎。

三線工程中所建立和發展的聯防聯控機制,更是至今仍在發揮作用,平時我們不覺得,但在疫情期間,聯防聯控確保瞭我們能夠快速控制疫情,保障人民的生產和生活。

老一輩新中國的建設者們正在離我們而去,而他們的遺澤仍在守護萬民,也許這就是三線工程的意義。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0月14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int/61087.html
英國疫情正在走上不歸路,約翰遜頭很大,感染恐創新紀錄 國際

英國疫情正在走上不歸路,約翰遜頭很大,感染恐創新紀錄

英國疫情正在失控。該國衛生大臣薩伊德·賈維德(Sajid Javid)預測,到冬天後該國每天新增感染人數可能會達到創紀錄的10萬人,他還表示,政治傢有責任在與Covid的鬥爭中樹立榜樣,包括在擁擠的空...
他公開鼓吹與中國對抗,要擁日制華,中日中美關系迎來新變數 國際

他公開鼓吹與中國對抗,要擁日制華,中日中美關系迎來新變數

美國又一個對華強硬的人出現瞭,他擁日制華,他如果出任美國駐日大使,將對中美和中日關系進一步帶來對抗性沖擊,這個人名為拉姆·伊曼紐爾(Rahm Emanuel)。當地時間周三,拜登政府提名的駐日大使拉姆...
緬甸聲音:感謝中國人的到來,給緬甸一次認清自己的機會 國際

緬甸聲音:感謝中國人的到來,給緬甸一次認清自己的機會

緬甸作為東南亞僅次於印度尼西亞的第二大國傢,同中國、印度、老撾、孟加拉國和泰國等五個國傢接壤。但以農業為基礎的緬甸卻不算一個發達的國傢,政府無法提供足夠的公共服務,民眾所能得到的教育、醫療和社會福利資...
緬甸聲音:緬甸還有誰可以依靠? 國際

緬甸聲音:緬甸還有誰可以依靠?

東盟峰會即將在10月底舉行,但近日卻有報道稱,東盟輪值主席國文萊宣佈,東盟峰會將不會邀請緬甸軍方領導人、在今年2月才通過政變獲得緬甸國傢權力的國防軍總司令、看守政府總理敏昂萊出席。相反,他們將邀請一位...
克裡米亞:普京的愚蠢,俄羅斯的悲傷 國際

克裡米亞:普京的愚蠢,俄羅斯的悲傷

對於烏克蘭危機,從西方保守主義的視角來看,這場危機的結語是西方對俄羅斯戰略的徹底失敗,即由此判斷,俄羅斯並非西方所料想的可以通過對其接觸引導或提供幫助來使其成為西方陣營的一員。這一觀點無疑是將俄羅斯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