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墻衛士:中南海門前的守望者

  • 在〈紅墻衛士:中南海門前的守望者〉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24

作為多朝古都和執掌14億人的行政中心,北京是一座特別的城市,東西兩城那些與現代化高樓格格不入的老四合院和逼仄胡同看似不起眼,實則暗藏著決定歷史、關乎國傢前途命運的機要機關,一些咋聽之下很平凡的北京人,實則背景深厚,深藏功與名。

而這座核心城市核心地區的最核心之處,莫過於領導人的居所——中南海。

中南海紅墻金瓦、古色悠長,與隔壁的故宮、天安門交相輝映,是撐起北京歷史感的排頭兵,但門前永遠森嚴的軍士守衛和神秘往來的人員車輛卻自帶無形的威壓感,提醒著人們這是個風都不能隨便亂刮的地方。

作為最機要的政治核心,這裡除瞭有名副其實的“中南海保鏢”——精挑細選、日夜輪崗的精英戰士,還有一支走街串巷的流動隊伍在保衛,那就是區域民警。

承擔這項重任的是與中南海一道之隔的西城府右街派出所,所裡的民警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繞府巡查,如同一條流動的護城河,將一切威脅屏蔽在紅墻之外。

為此,他們得到瞭一個華麗的稱謂——紅墻衛士,中南海門前的守望者。然而這份榮譽背後,他們怎樣守望,圍繞中南海走過春秋冬夏時心情幾何就是另一個故事瞭。

西城府右街派出所,深藏功與名

自1996年成立至今,府右街派出所已經走過近25個年頭,在六千多個日日夜夜裡,民警們在中南海周邊走過數不清的來回,日復一日重復著雷同的工作,看似與大多數幹警並無二致,甚至更機械化,但他們面臨的挑戰更大更嚴峻。

“領導人居所與辦公地”讓中南海成為一個閃亮的標志,對於各方面代表的意義大不相同,不僅被反動勢力虎視眈眈,需要防備各種滲透和威脅,也成為國內熱忱和激進民眾的目標。

這就讓府右街派出所除瞭處理周邊的民事工作之外,還要有極高的政治覺悟,時刻保持超乎尋常的警惕性,以更負責、更規范的行為標準來維護中央和中南海的名譽,將各種矛盾和風險擋在紅墻之外。

處理非法上訪是府右街派出所的一項重要工作內容。在當地求告無門的上訪者普遍都有過一個念頭——到中央“告禦狀”,請中央做主,領導人所在的中南海就成瞭他們眼中主持正義的衙門。

這些人往往苦情執著、滿心悲憤、甚至激進瘋狂,千辛萬苦進京後發現無法面見“青天大老爺”,向上呈遞自己的冤情,就有人想搞點大新聞——跑到中南海周邊非法鬧事,不僅破壞地區治安,還威脅國傢政治中樞。

府右街派出所處理過大量類似案件,絕大多數情節輕微,也有個別的性質極其惡劣。

比如2006年,一名名叫劉美祥的黑車司機因拒交養路費被當地交警扣車,帶刀威脅警方後被拘留,為此上訪,無效後義憤難平,帶著自制槍支、炸彈跑到北京劫持中南海附近的公交車,當時的所長沈劍冒險跳進車內,在槍響之下將其制服。

同時承擔守衛人民與中央的使命並不容易,府右街派出所的故事掛滿瞭所裡的榮譽墻,集體一等功,集體二等功,工人先鋒,人民滿意的公務員,人民滿意的派出所,五四獎章集體獎……多年來,派出所就這樣維持著一方,乃至國傢機器核心的平安。

雖然偶有驚險,但府右街派出所民警面對的更多是重復性的巡視工作,冗長的孤獨和一成不變的枯燥考驗著他們,有人從滿臉蛋白熬到皺紋已生,也有人悄然而來又悄然離開。留下的人如何堅守信念?他們的經歷與感悟裡寫滿瞭紅墻衛士背後的艱辛與堅持。

責任與血汗

府右街派出所日常工作是站崗、巡視、維持治安,在夏天悶熱難耐、冬天大雪飄飛的北京,巡邏對於警員們是一項習以為常的考驗,曬出帽遮臉,脖頸起泡起皮,帽簷頭發如水撈的是他們;

穿著厚重的棉衣,行動笨拙吃力,帽簷、口罩上掛著冰碴的是他們;日夜無休、全年在崗、忙起來沒時間的也是他們。

傢住府右街、北京警校畢業的徐飛對此感觸很深。他與大多數人一樣向往正義,青少年時憑著一腔意氣報考瞭警官學校,大學畢業分配到府右街派出所時,他曾為比鄰紅墻可能經歷的驚天場面而熱情上頭。

但枯燥重復的工作、一墻之隔卻看不見摸不著的守衛目標很快澆滅瞭他的熱情,英雄理想散在瞭日常瑣碎裡。但徐飛還是選擇瞭留下,而且生出瞭綿長的韌性,一留就是12年。

促使他在枯燥中沉淀下來的是他對自幼穿行的街道社區的責任心,也是曬褪色的警帽上熠熠生輝的警徽,更是同事們的堅守與互相勉勵。徐飛永遠忘不瞭同事在闌尾炎手術後麻藥未退的情況下迷迷糊糊問出的那句話——自己本該值守的“車站是誰”。

比徐飛早來一年的姚孟已經將自己完全融入瞭府右街派出所的日常,每天他身上都整整齊齊掛著警用手套、電臺、執法記錄儀、腰帶、警棍、強光手電、催淚噴霧劑和手銬。

這些巡邏過程中的沉重負擔在姚孟看來正是保護民眾,讓民眾放心地保證。這位常年皮膚黝黑的警員相當樂觀,調侃起自己和同事的熊貓眼、雞心領、凍傷、曬傷來一派從容,將所有風霜痕跡都當做府右街派出所的光榮標志。

警員們就是這樣將血汗留在這個崗位上的,由於常年的站立和巡邏,一些老巡警已經落下瞭職業病,腿部嚴重靜脈曲張,但他們仍堅守在工作崗位上。他們的存在提醒著一代又一代新人這份沉寂悠長的工作的艱辛、責任與意義所在。

責任與孤獨

又高又長的紅墻在這邊,燈火人傢在那邊,府右街派出所的警員從中間穿過。他們每天倒三班崗,每次站崗、巡邏兩小時,盡量不與無關人員接觸,工作內容是高級機密,分明站在兩條河流之間,卻偏偏哪一條都不能融入。

紅墻衛士是孤獨的,伴隨他們步履匆匆走過春夏秋冬的,隻有電臺裡不時傳來的熟悉聲音。為此府右街派出所人都有個習慣——電臺不離身。

在月黑風高的晚上,雨雪交加、行人稀少的白天,電臺裡同事們傳來的即時訊息,關心和囑咐可以驅散漫長崗哨時間和巡查路程中的孤獨,是治療思緒飄飛與沉鬱壓力的良藥,時刻提醒著警員們“你不是一個人在戰鬥”。

王超晨2016年進入府右街派出所,在校學習的是刑偵專業,本來一腔熱血要進入刑案部門實現抱負,最終卻在落到瞭日復一日的站崗、巡邏中。他對這個選擇後悔嗎?

一開始是後悔的,熱鬧的同學聚會上大傢闡述著各自的精彩,而他與光環和精彩並不相關,隻有沉默以對,這讓躊躇滿志的青年沮喪,心生離開的念想。但回到府右街,前輩們對於崗位和使命的付出與堅持又將他拉瞭回來。

漸漸地,他開始喜歡孤獨路上電臺裡傳來的戰友對話,發現邁出的每一步都踏實,於是決定沉下心留在這裡。

與王超晨初出茅廬就進門不同,顧鋼來到府右街時已經34歲,是輪崗安排來的。盛年的顧鋼本打算輪崗之後就奔前程,卻在這個平凡枯燥的工作中,在紅墻腳下找到瞭歸屬感。輪訓期結束後他決定留下來,一留就是15年。

作為一個名副其實的府右街“老人”,他對於電臺的依賴比年輕人更勝,每天都要揣著三塊電池上路,但他並不希望電臺響起,因為不響就是平安。

責任與堅守

府右街派出所已經走到瞭第25個年頭,初代警員是所裡最珍貴的財富和最大的精神圖騰,聶建春就是其中的一位。他是軍人出身,堅守意志已經融入他的骨血,駐守在紅墻之外是他的榮光。

在府右街的這些年,那雙跟瞭他二十幾年、早已磨平的警靴為他見證。無法再穿後,聶建春將靴子作為紀念珍藏,他要求自己像這雙靴子一樣,一直工作到無法再執行任務的一天。

府右街就是這樣一個使命之地,同時又充滿瞭人情味,除瞭守護中南海,也為周圍的民眾解決矛盾和困難,將溫情傳達給需要的人。

老北京人有著誠摯的真情和超凡的政治覺悟,住在這條街上的譚阿姨沒有子女,但與老伴感情特別好,二老原本每天都攜手去看升國旗,但老伴去世後,譚阿姨形單影隻,晚景淒淒。

顧鋼和同事商量,由所裡出人常去看望老人,於是譚阿姨傢不時就會有民警登門聊天慰問,過年瞭還有人來貼對聯。失去親人的譚阿姨,又有瞭一群新的親人。

平凡的崗位上有不凡的事、不凡的人,不凡的責任與使命,府右街派出所在人民與中央之間,保護著人民與中央。枯燥的崗哨與巡邏中,是府右街人流逝的青春與汗水,也是人們無知無覺享受的珍貴禮物——平安。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0月21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int/62413.html
為保命,拜登要再拿石油開刀,結果被罵通俄:你在給普京送禮 國際

為保命,拜登要再拿石油開刀,結果被罵通俄:你在給普京送禮

特朗普和拜登,有瞭“共同點”:“通俄”。面對國內日嚴重的通貨膨脹局面和連日以來自己少得可憐的支持率,拜登頻頻對石油政策出手,不僅動用瞭國內的石油戰略儲備,如今還打算出臺一項原油出口禁令,對此,共和黨人...
21年後索羅斯再次栽倒香港:傳20萬手空單遭悶殺,一役損失24億 國際

21年後索羅斯再次栽倒香港:傳20萬手空單遭悶殺,一役損失24億

凡是瞭解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的人,必定知道金融大亨索羅斯。在上世紀末,索羅斯曾橫掃全球多個國傢,導致南美洲、亞洲多個國傢金融秩序幾近崩潰,直到香港政府出手救市,索羅斯的“連戰連勝”終於被終結,最終,...
美國被普京耍瞭,熱戰並不是他想要的,拜登正被牽著鼻子走 國際

美國被普京耍瞭,熱戰並不是他想要的,拜登正被牽著鼻子走

誤判容易產生沖突,如果這種誤判是刻意而為呢?美俄因為烏克蘭問題吵得震天響,雙方都肌肉滿滿,卻始終是隻見打雷不見下雨。與此同時,美俄對當下態勢有著不同的解讀,雙方缺少直接對話,使得誤判成為現實。有分析認...
她赴日尋“日本夢”卻慘死,被動物般虐待,日本醜陋一面被撕開 國際

她赴日尋“日本夢”卻慘死,被動物般虐待,日本醜陋一面被撕開

今年3月份,來自斯裡蘭卡的移民維莎瑪·拉特納亞克(Wishma Rathnayake)被發現在日本的牢房中慘死,此前,她來日本尋夢,後來因為簽證過期而被拘禁。在被日本移民機構拘禁的7個月裡,體重直線下...
加拿大再受辱,拜登稱自己是該國朋友,如今抽瞭特魯多一耳光 國際

加拿大再受辱,拜登稱自己是該國朋友,如今抽瞭特魯多一耳光

隨著加拿大一個重要的政治和貿易代表團周五離開國會山,加美關系再次處於一個關鍵的轉折點:美國沒有撤回削減電動汽車的提議,這將嚴重傷害加拿大的汽車工業;美國在對加拿大軟木材征收雙倍關稅的計劃上沒有動搖;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