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莫申科人老珠黃,烏克蘭人不再為她歡呼

  • 在〈季莫申科人老珠黃,烏克蘭人不再為她歡呼〉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171

提及政治傢,尤其是國傢級政要,我們多數人的第一印象,都會是一副莊重、威嚴的面孔——或如偉人毛主席那般不怒自威、平易近人,亦或是小平同志那般老成持重、英明睿智。

即便是那些世界政壇上極為罕見的,如撒切爾、默克爾、杜勒斯之類的女性國傢領導人,人們也總是喜歡給她們冠以“鐵娘子”等稱號。總而言之,“高級國傢政要”與“俊男靚女”兩個詞匯,通常就是兩條“永不相交”的平行線。

但在波雲詭譎的國際政治當中,一切皆有例外。位於中歐腹地的“中等強國”烏克蘭,就有那麼一位全球知名、毀譽參半的女性領導人季莫申科。

季莫申科,一個出生貧寒、成長勵志、面容姣好的烏克蘭女性。在年輕時候,靠著極強的商業天賦和吃苦耐勞,成為烏克蘭商業大亨。而後,功成名就的季莫申科開始步入政壇。

她以雄厚的經濟實力為依托,再加上良好的個人形象,著實俘獲瞭不少“粉絲”,一路歷經坎坷,最後高升至烏克蘭總理。可以毫不誇張地講,曾經的季莫申科是烏克蘭,乃至於整個東歐的“全民偶像”

而時至今日,歲月變遷、政壇更替,人老珠黃,紅顏不再。烏克蘭人已經不再為季莫申科歡呼

一、“底層逆襲”——出身貧寒的季莫申科終成商界大佬

尤利婭·季莫申科是一位傳奇人物,更是烏克蘭國傢“麻雀變鳳凰”的典型。1960年,季莫申科出生於烏克蘭東部工業城市第聶伯羅彼得羅夫斯克市的一個小村莊。其三歲時父母離異,幼小的尤利婭靠著母親的一點微薄收入,艱辛地生存成長。

從沒有父親的“醜小鴨”到富可敵國的“天然氣公主”,到國傢總理,再到身陷囹圄,感染新冠。

生命中數次的沉落沉浮,鑄就瞭季莫申科獨特的氣質特征——姣好的面容、標志性的金黃發辮、靚麗的衣著、鋼鐵般的意志、政壇巨頭的權勢,這方方面面都在詮釋著這位東歐女性的不平凡生涯

自幼年起,季莫申科就和普通的小女孩不同,她不喜歡漫畫書和洋娃娃,而是熱衷於各種男孩子喜歡的遊戲,並喜歡充當前鋒。在足球、體操等運動領域,季莫申科造詣極深,幾乎達到瞭專業運動員的水準。

季莫申科在後來的回憶錄中寫道:“我從小就有當領袖的欲望,盡管我是一個女子,但我性格中天然具有男孩子的特性,我喜歡和他們玩,也總能和睦相處……事實上,在學校裡,我指揮過所有的男孩”。

這種爭強好勝的性格,似乎也預示瞭她日後在政壇上的風光與坎坷。18歲那年,正值金色年華,情竇初開的尤麗婭在某一天,突然接到瞭一個陌生的電話,她的人生軌跡也由此改變:

原來,一位名叫亞歷山大·季莫申科的富有中層官員之子,要打電話找一個熟人。但卻陰差陽錯地打到瞭尤麗婭那裡。幾番溝通之後,一來二去他們成瞭“熟人”,並迅速相戀,喜結連理

結婚之後一年,季莫申科生下瞭一個女兒,生性好強的她一邊帶孩子一邊上學,也沒有讓學業落後一步。到瞭1984年,也是就是季莫申科24歲那年,她從第聶伯羅彼得羅夫斯克大學經濟系畢業,並取得瞭博士學位。

起初,能力與顏值俱佳的季莫申科並未進入丈夫傢族企業,而是去瞭第聶伯羅彼得羅夫斯克當地的一傢工廠,當瞭5年的工程經濟師。

但不久之後,曾經強大無比的蘇聯轟然解體,作為加盟共和國的烏克蘭也受到嚴重影響,經濟衰退。季莫申科也從工廠出來,開始參與傢族企業的經營,其出色的經營能力很快就受到夫傢的認可。1991年,季莫申科正式開始執掌傢族生意

她看準時機,利用各種關系,成立瞭“烏克蘭汽油公司”,4年後該企業擴大改組為“烏克蘭統一能源公司”。油氣產業歷來都是一個暴利行業。和能源大國的鄰居俄羅斯不同,烏克蘭天然氣資源極為匱乏,其天然氣資源的供給幾乎都要依賴進口,尤其從俄羅斯進口。

季莫申科壟斷瞭天然氣的供給,也就相當於將整個烏克蘭國傢的能源產業命脈,都掌握在瞭自己的手中。所以說,季莫申科的存在,足以影響烏克蘭整個國民經濟的發展。換言之,季莫申科在烏克蘭的地位,就相當於普京在俄羅斯極力打擊的寡頭。

但烏克蘭並沒有一個類似普京的鐵腕總統,季莫申科在烏克蘭可謂是風光無限,在經濟領域甚至是“一手遮天”

“全民歡呼”——輝煌時代的季莫申科風光無限

到瞭1996年,年僅36歲的季莫申科已經成為瞭烏克蘭首屈一指的女富豪,她直接控制瞭20多傢大型企業,經營領域遍及能源、航空公司、銀行等諸多產業。通常而言,資本積累到一定程度之後,天然地會傾向於向政治靠攏,季莫申科傢族也不例外。

1997年,季莫申科成功當選為烏克蘭國會議員,開始涉足政治。至此之後,季莫申科在仕途上一度平步青雲。在這段時間裡,季莫申科的旗下企業也在飛速發展,她的個人財富也因此迅速膨脹,其身價一度達到瞭百億美元

1999年,她還組織成立瞭名為“祖國”的新黨團,而後,該黨派還聯合瞭一些其他政黨,聯手組建瞭效忠和支持季莫申科的“季莫申科聯盟”。1999年12月,新上臺的尤先科提名季莫申科擔任烏克蘭內閣副總理,主管能源部門工作。

如前文所述,能源部門是烏克蘭經濟的大動脈,季莫申科可以說是將整個國傢最重要的部門“收入囊中”。這足以向大眾表明當時季莫申科的受歡迎程度,以及在烏克蘭政治集團中的受重視程度

在商場上一直順風順水的季莫申科莆一上臺,便意氣風發的開始國內改革——他要效仿普京,向其他寡頭開戰。在能源領域,除瞭季莫申科之外,烏克蘭還有許多石油寡頭,他們和季莫申科傢族實際上是一種競爭關系。

於是乎,季莫申科首先拿這些人開刀。他聯合一些支持自己的政府官員,在全國公開呼籲,“烏克蘭的石油開采要采用公開招標的方式進行,由政府進行控制”。

如果這一政策落地,那麼傳統石油寡頭壟斷烏克蘭石油利益的時代將會終結。對於石油寡頭而言,這已經不是“動奶酪”式的挑釁,而是“刨祖墳”般的攻擊

所以,其他大寡頭們為瞭對抗季莫申科紛紛聯合瞭起來,他們甚至用盡各種辦法拉攏瞭當時的烏克蘭總統庫奇馬,希望可以一舉擊潰季莫申科。在他們的聯合打壓之下,2011年季莫申科以“走私、行賄、偷稅”的罪名被起訴入獄

季莫申科在監獄裡被關瞭42天,這是她人生中的第一次牢獄之災,對她的打擊沉重而巨大。出獄時,季莫申科整個人瘦骨嶙峋,神情恍惚,再不見當初風采。

但同時,季莫申科“大義凜然”,向其他寡頭開戰的行為,卻收獲瞭烏克蘭人民的贊賞和支持他提出新政策時,人民為她歡呼助威,她被捕入獄時,人民為她鳴冤叫屈,她釋放出獄時,人民給她接風洗塵

而所有的這一切,絕不是烏克蘭人民“貪戀美色”,而是因為飽受寡頭控制而生活貧苦的烏克蘭民眾,希望有人替他們打擊寡頭——哪怕季莫申科也是一位寡頭

然而必須澄清的事實是,季莫申科不惜丟官罷職,身陷囹圄也要對抗寡頭的行為,絕不是為瞭她自己所謂的“公平正義”,這和我黨打擊非法資本傢的壯舉,更不可同日而語

她更多的還是考慮自己傢的生意——季莫申科企業的巨額利潤主要源自天然氣資源,而石油資源寡頭的利益減少,自然是她喜聞樂見的事情

這次痛徹心扉的牢獄之災,著實讓季莫申科蟄伏消停瞭一段時間。但躁動的靈魂,不允許她“安於現狀”地做一個大富豪。而且,她旗下的各種產業也並沒有因為她入獄受到太大影響,這無疑是給季莫申科重出江湖,提供瞭最雄厚的經濟資本。

養精蓄銳一段時間之後,季莫申科便逐漸開始瞭自己的報復計劃,她仍然以“打擊腐敗”為名,聯合尤先科在烏克蘭發起瞭一場,針對總統庫奇馬的“橙色革命”

為瞭博取人民的同情和支持,季莫申科可謂是不遺餘力。為瞭煽動人民反對庫奇馬,她曾經坐在輪椅上奔走在街頭奮臂疾呼。季莫申科發起的這場“橙色革命”得到瞭國內外的普遍支持。

一方面,庫奇馬等人的貪腐舞弊行為早就引起瞭人民的反感。另一方面,作為季莫申科的同盟者,尤先科親近歐美的態度也得到瞭西方勢力的支持。

最終,總統庫奇馬被成功拉下馬,季莫申科在烏克蘭民眾當中的個人威望,也達到瞭頂點。尤先科順利就任烏克蘭總統之後,自然也不會虧待盟友季莫申科。

她被任命為臨時總理,不久之後,季莫申科就以壓倒性的支持率,正式出任瞭烏克蘭的總理,強勢回歸政壇。

三、“黯然收場”——謊言被戳破之後的季莫申科遭到人民厭惡

實力不濟,又處於俄羅斯和西方夾縫中烏克蘭,總理顯然不是那麼好當的。就任總理之後不久,全球經濟就迎來瞭金融危機,季莫申科也迎來瞭一個大挑戰。

為瞭保障烏克蘭的能源供應,防止經濟崩潰,季莫申科頂著巨大的壓力和俄羅斯簽訂瞭新的天然氣協定。這讓西方國傢以及烏克蘭國內的親西方寡頭,對其十分不滿。

2010年,季莫申科第一次試圖沖擊烏克蘭總統的寶座,但最終被曾經的手下敗將亞努科維奇擊敗。上臺之後的亞努科維奇立馬對季莫申科進行瞭報復,控告她在烏俄天然氣供應協定中濫用職權,並將其送進瞭監獄

這一次,季莫申科吃瞭整整兩年的牢飯。直到2012年,烏克蘭國內爆發瞭親西方的運動,作為親俄派的亞努科維奇趕下瞭臺,季莫申科才被釋放出獄。

出獄之後,季莫申科對政治的興趣不減反增。她吸取瞭以前的“親俄教訓”,對外公開宣稱,一旦自己執政將力推烏克蘭親近西方,加入歐盟。但她的這套說辭,並未取得選民的支持。因為當時的烏克蘭國內,親俄派和親西方派勢均力敵。

西邊的人民希望接近西方,加入歐盟。而東邊的人民則希望重歸俄羅斯的懷抱。

所以,季莫申科的政治口號並沒有獲得大多數人的支持,第二次角逐總統職位再一次以失敗告終。但對權力上癮的季莫申科並沒有氣餒服輸。

2018年,“人老珠黃,老當益壯”的季莫申科再次掛鞍上馬,繼續爭奪烏克蘭總統的寶座。然而這一次,季莫申科是徹底輸瞭,她不僅沒有收獲民眾的支持和歡呼,反而連第一輪總統大選都沒有通過,黯然收場

最終,烏克蘭人民選擇瞭一位“政治小白”澤連斯基,原因其實也很簡單,那就是澤連斯基不是個寡頭

澤連斯基原本是一名演員,他主演的電視劇《人民公仆》,曾經在烏克蘭引起瞭萬人空巷的熱捧。原因就是因為,電視劇中的官員雖然沒有煊赫的傢族背景,沒有過人的智商,甚至沒有政治經驗,卻能始終廉潔奉公。

這也實實在在地反映瞭烏克蘭人民的呼聲:“我們不稀罕一個履歷和外表光鮮的寡頭,隻要一個廉潔的政府”。

而這個呼聲,是季莫申科永遠也無法給予烏克蘭人民的。換言之,曾經對季莫申科抱以厚望,為她歡呼雀躍,希望她帶領人民戰勝寡頭的民眾,已經厭倦甚至麻木瞭

幾十年來,總統和總理像走馬燈一樣地輪換,親俄派和親西方派輪番登場,單終究是“興百姓苦,亡百姓苦”。季莫申科終究不過是寡頭資本的代言人,她的那些政治表演,也根本就不可能代表民意。

四、“人像向背”——背離人民是季莫申科等寡頭遭唾棄的根源

縱觀季莫申科數十年的傳奇歲月,通過經商積累瞭巨額財富之後,進一步擴張資本的最好方式當然就是參與政治,掌握“規則制定權”。

因此,季莫申科從一開始就是為瞭個人利益而步入政壇,其貪婪、虛偽、嗜血的資本寡頭本質,始終未更。她和波羅申科、尤先科之流並沒有實質區別。

盡管她曾經憑借著華麗的競選辭藻,和良好的外在形象,取得瞭選票。但背離瞭人民的政治,終究是鏡中花、水中月。所以,即便是季莫申科“返老還童”,也很難重現當年輝煌

不僅僅是烏克蘭,在幾乎所有的東歐國傢,人民群眾可謂是“苦寡頭久矣”。這些罪惡寡頭夥同西方勢力,搞垮瞭蘇聯。

然後又肆無忌憚地瓜分瞭蘇聯人民,幾十年積累下來的巨額財富,並壟斷瞭各個國傢的生產資料和社會資源,敲剝人民的骨髓,給人民群眾造成瞭沉重的負擔和無法逾越的“階級鴻溝”。季莫申科作為一名標準的大寡頭,同樣是蘇聯解體的最大受益者之一

人可能會背叛自己的國傢、背叛自己的良知、背叛自己的親友,但決然不會背叛自己的階級。野心勃勃的季莫申科,幾十年來不斷在烏克蘭政壇上,畫著精致的妝容,喊著動聽的政治口號,但卻對改善烏克蘭人民的生活改善,沒有任何興趣和建樹

寡頭政客們忙於相互詰難攻擊,國傢建設卻沒人放在心上。烏克蘭首都基輔二十年來,隻新修過一個商場。寡頭們住著奢侈豪宅,出門前呼後擁。但基輔街頭的道路坑坑窪窪,無人修繕,多數人民居住的還是前蘇聯時代修的房子。

烏克蘭的經濟連年潰敗,對美元的匯率翻番下跌,人民的實際收入十年來基本沒有增加。烏克蘭的年輕人看不到希望,優秀青年紛紛出走他國,整個國傢死氣沉沉,生活甚至還不如曾經的蘇聯。

一言蔽之,人民對寡頭的貪婪、腐朽、無能早已經失望無比,季莫申科的口號再響亮,曾經的形象也光輝,但在看透瞭寡頭政治實質的烏克蘭人民眼中,也不過是一個資本的代言人罷瞭

一位烏克蘭學者曾對此談到:“烏克蘭陷入如今的混亂局面,季莫申科難辭其咎。她是個成功的商人,但在政治上其實毫無建樹。即便‘鐵娘子’的稱號,也隻不過是政府為瞭渲染烏克蘭的正面形象,為季莫申科營造的的一個虛假人設”。

即便在本次選舉中,季莫申科依然喊得是那些陳腐過時的口號,並沒有拿出一套令人信服的治國理政方案:

她承諾打擊腐敗,但自己的傢族腐敗罪行累累;她承諾和西方修好,反對俄羅斯,但離開瞭俄羅斯支持,她的天然氣王國大廈將頃刻崩塌;她宣稱要收復克裡米亞,然而這種大事的實現,絕非一朝一夕之功,更遠遠超出其能力范圍。

歸根結底,從個人層面看,季莫申科亦堪稱“人才”,但決然算不上“人傑”她之所以不再受到烏克蘭人民的歡迎,也絕不是真的因為“人老珠黃,盛顏不再”,而是因為“寡頭背離瞭人民,人民厭倦瞭寡頭”。

“人才”和“人傑”都是“人中龍鳳”,但二者的精神境界不可同日而語,能夠被稱之為“人傑”的“人才”也並不多見。“人才”意味著生而天賦異稟,或者後天勤奮刻苦,有一技之長,或數技之長。可以在歷史的風口上抓住時機,獲得極高的回報。

而“人傑”則必須有頂天立地的人格、不屈不撓的氣概、寵辱不驚的心境、洞察時代洞穿歷史的眼界、“雖千萬人吾往矣”的錚錚鐵骨,以及“心底無私天地寬”的豁達胸懷。

相比於烏克蘭季莫申科之流,新中國的歷代政治傢,為何能數十年如一日地受到億萬人民的支持和尊重?就是因為社會主義制度下,我黨培養的政治傢,個個堪稱“人傑”

以毛主席、小平同志為代表的那一代人以非凡的毅力,奮力革命鏟除瞭陳舊害人制度,篳路藍縷搞出瞭“兩彈一星”,高瞻遠矚重返瞭聯合國,節衣縮食使出“洪荒之力”為我們構建瞭一整套獨立完整的近代工業體系。

那一批殫精竭慮、宵衣旰食的領導人,從來不會想到去向國傢提什麼條件,要什麼待遇。隻要給予他們服務人民,助力國傢民族復興的機會,他們就會心滿意足,樂在其中

如今的中華大地,金風送爽,陽光明媚,處處洋溢著祥和興旺的氣象,享受著這份彌足珍貴的金色年華的人民,應該時刻銘記那些偉大的領航者。因為,作為生活在和平環境下的中國人,我們的每一天,都與這些人的奉獻聯系在一起。

五、結束語

不過,作為一個實力尚存的大寡頭,季莫申科雖然歷經波折,但至今“死而未僵”。她依然控制著巨額財富和烏克蘭的能源命脈,她依然有自己的政黨和擁躉勢力,依然可以有能力在烏克蘭政壇上掀起風浪。

在未來,季莫申科可否重回巔峰,主要還是看她是否能取得烏克蘭各方寡頭勢力和西方的支持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0月31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int/64217.html
網友在朝鮮坐地鐵,發現平壤地鐵有這麼幾個特點 國際

網友在朝鮮坐地鐵,發現平壤地鐵有這麼幾個特點

在朝鮮旅遊時,我們不能搭乘當地的公交車,不過卻有機會體驗一次平壤的地鐵。雖然,站點是固定的,但是也是一次難得的機會。在平壤搭乘地鐵,我發現平壤地鐵有這麼幾個特點。第一個特點是,平壤地鐵非常的深。據我們...
英國政壇繼續爛,醜聞之下約翰遜拒絕立馬走人,實在令人難以置信 國際

英國政壇繼續爛,醜聞之下約翰遜拒絕立馬走人,實在令人難以置信

文/看英國英國首相約翰遜在醜聞之下官宣辭職,但他仍然堅持留任拒絕立馬走人,而新首相預計於10月接替上任,對此,英國保守黨稱“有毒”鮑裡斯·約翰遜現在應該被替換。英國前首相約翰·梅傑(John Majo...
高喊人權的加拿大,曝出醜聞,皇傢警察秘密監視民眾移動設備 國際

高喊人權的加拿大,曝出醜聞,皇傢警察秘密監視民眾移動設備

文/看美洲加拿大國傢警察部隊承認經常使用強大的間諜軟件監視該國民眾,這引起瞭專傢的擔憂,他們警告說,加拿大皇傢騎警的文件詳細描述瞭對加拿大人移動設備的秘密監視,突顯出政府監管松懈,即在監管和控制這種技...
安倍遭槍擊白衣沾滿鮮血,美國人很悲傷,特朗普:他是真朋友 國際

安倍遭槍擊白衣沾滿鮮血,美國人很悲傷,特朗普:他是真朋友

據日本官方消息,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在奈良市發表競選演講時遭槍擊,目前已無生命體征。日本內閣官房長官松野弘和周五告訴記者,他不知道安倍的情況,但NHK公共廣播援引當地消防部門的話說,67歲的安倍“沒有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