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巴馬——止住美國衰敗的臨時醫師

  • 在〈奧巴馬——止住美國衰敗的臨時醫師〉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12

非裔美國人奧巴馬成功當選美國總統,實為美國歷史上最具標志性意義的大事,無可爭辯的是,盡管得到瞭絕大多數黑人選民的支持,但若是沒有體量巨大的白人選票,奧巴馬也難以連任美國總統。

回顧奧巴馬的執政生涯,人們依稀記得,2008年,他懷揣著“無畏的希望”、許下瞭“變革的諾言”,成功當選美國歷史上首位非裔總統,這一事件在美國乃至世界范圍內都燃起巨大的火花。

歷史尚未行至可以為奧巴馬蓋棺論定的階段,盡管這位激情澎拜的非裔總統曾放言,在其執政的日子裡“美國比8年前更加強大,更讓人尊重,地球上每個國傢都這麼認為。”

其人氣之旺,使得奧巴馬僅僅通過止戈停戰的“努力”而非最終“成果”,就將諾貝爾和平獎收入囊中。然而,參議院外交關系委員會主席鮑勃·考克卻犀利發聲,評價奧巴馬及其執政時光:“就其外交政策來說,奧巴馬的確是一位失敗的總統。”

這一預言式的話語在當今引起瞭許多時評傢的註意,從奧巴馬的前任總統小佈什來看,美國彼時正遭遇19世紀30年代以來最嚴重的經濟和金融危機,奧巴馬在外交上撥亂反正,休養生息,瓦解瞭前任的單邊主義和軍事主義偏好。

實為穩住美國頹勢的掌舵人,或者說,其戰略休整傾向很大程度上制止瞭美國的衰敗。

然而,奧巴馬向繼任者特朗普交出權杖之後,美國政壇的畫風開始逐漸走偏,“美國優先”的霸權主義傾向更為犀利,傳統的幹預主義到達頂峰。新冠肺炎疫情和特朗普意圖連任兩大事件,導演瞭2020年美國最難度過的“黑天鵝”年關。

盡管拜登上任後想要再次來上一出“奧巴馬式”的力挽狂瀾,但顯然,一個時代的畫章已然落幕,並非所有清掃爛攤子的總統都會成為奧巴馬,也不是任何一段危機都能像2008年的雪一樣還潔去瞭。

歸根結底,奧巴馬最多也不過算一個止住美國衰敗的臨時醫師。

“延衰秘訣”:力挽狂瀾的奧巴馬經濟學

奧巴馬經濟政策統稱為“奧巴馬經濟學”,奧巴馬所面臨的經濟衰退是自19世紀30年代大蕭條以來最為嚴重的一次,美國正面臨總統換屆大選,而該國傢的GDP在2008年第四季度至第一季度出現瞭六十年來最為嚴重的一次下滑。

其中,2008年第四季度GDP增長率下滑瞭8.9%,2009年第一季度下滑瞭5.3%。同時,根據美國人口普查局和白宮發佈的數據稱,2009年美國的貿易赤字高達3791.54億美元,財政赤字高達1.4萬億美元,在此背景下,奧巴馬肩負著刺激美國經濟復蘇的重擔。

除卻財政貿易上的沉重負擔,美國堪稱龐大的國防開支也是一個巨大的矛盾。

一方面,利用戰爭維護軍事霸權是美國歷任總統的重要戰略抉擇;另一方面,佈什時期逐年擴張的軍費開支已經擠占瞭政府用於經濟復蘇的財政預算——軍費開支由2008年的3.0%上升為2010年4.8%,這將增加瞭經濟發展的不確定風險。

因此,如何在戰爭和國內經濟復蘇發展之間尋求一個平衡點,也是奧巴馬面臨的一個難題。在此時機上任,不可不謂是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

面對千瘡百孔的美國,奧巴馬采取瞭一系列幾乎被美國保守派稱之為“懦弱”、“荒唐”的舉措。

首先便是在競選綱領中承諾給美國的中產階級減稅,而年收入超過25萬美元的富人階層應當多繳納稅款。這是奧巴馬使得美國經濟政策向民主黨回歸,增加稅收和指出的經濟自由主義的象征。

在特殊時期用“看得見的手”幹預經濟,利用稅收政策調整國民分配,最早可以追溯到羅斯福新政時期到1980年代初,美國經濟政策致力於改變財富集中於少數人手中的歷史。這一“分散財富”的理念,很長一段時間促使美國建立起瞭相對完善的社會福利保障體系。

奧巴馬給中產階級減稅、向富人階級多征稅的舉動多數時候利大於弊,就2008年金融危機的集中爆發性來說,向中產階層減稅有利於幫助美國平穩度過此次難關。

盡管在短期內政府的稅收會減少,社會也會陷入躁動期,但這種“渡劫模式”從長遠來看能夠增加政府收入。

隻有中產階層——這個總人口在社會中占比最高的階層有錢可用,才能帶動消費,消費能力上升,相應的創造財富的能力也會上升。政府才能達到長期稅收穩定,緩解“雙赤字”困窘,甚至維持一定時期的財政盈餘。

在看到奧巴馬針對財富結構失衡進行的一系列大刀闊斧的改革的同時,需要認識到其“增稅減支”的政策的背後並非是“一刀切”減少財政支出。

“錢要用在刀刃上”,奧巴馬為瞭進一步從根本上改善貧富兩極分化的矛盾,在各方面開源節流的前提下,優先安排教育,基礎設施和創新支出,永久延長“美國機會”稅收抵扣支政策,減輕中低收入傢庭的教育負擔。

2013年美國共和黨和民主黨達成初步妥協,針對傢庭年收入45萬美元、個人年收入40萬美元及其以上的納稅人征收個人所得稅,同時稅率額從35%提升至39.6%。這項稅收在未來十年內,將給美國政府帶來6000億美元的收入。

面對國防軍事開支拖累美國經濟增長的現狀,奧巴馬大幅度削減國防預算,減少海外駐軍經費。同時,轉負累為新的經濟增長點,著力於推動軍事制造業發展。

2011年美國武器海外銷售額達到663億美元,武器出口額同比增長近三倍,遠高於2010年的214億美元,同期占全球市場總份額的77.7%,力圖將其打造為經濟增長新引擎,對經濟復蘇和就業增長起到更大的拉動作用。

在奧巴馬的第二任期期間,他進一步堅持瞭軍事技術加速向制成品轉化,打造軍事經濟體系的政策導向,通過武器出口攤薄武器研發成本。

將科研成果轉化為軍事制造業比較優勢的計策很大程度上在軍事開支和經濟增長之間尋到瞭平衡點,所獲利潤一部分用於促進本國經濟發展,一部分按比例投入下一輪研發,作為下一輪經濟增長的起始資金。

由此可見,奧巴馬在任期間卓有成效的經濟政策主要表現在兩大領域:一是通過調節貧富收入分配不公重構“橄欖型社會”,推動社會公平,促進階層流動和未來發展;二是通過推動軍事制造業發展,強力拉動經濟增長。

“剪不斷理還亂”:餘債未還的美國制造業

誠然,如果前兩者尚是資金問題——俗語說:“能用錢解決的事就不是大事。”倘若言及奧巴馬在任期間的福報,就像細數特朗普退過的群一樣冗長,但若是直言奧巴馬時期遺留至今的餘債,自是不需彎彎繞繞。

美國自從2008年金融危機伊始,至現今2021年,已經換過三任總統,但一個難題一直如影隨形地強追不舍。那便是因為美國制造業低端產業環節,向低成本國傢轉移使得美國制造業成為瞭夕陽產業一說。

盡管美國在奧巴馬時期開始有意識地增稅減支,開源節流,推動軍事研發和制造業結構轉變,但奧巴馬所著力的制造業都肉眼可見的是高端制造業,即建立在創新中心基礎上的先進制造業。

“再工業化”是奧巴馬競選時提出的重要“變革”戰略,該戰略的開始以2009年奧巴馬簽署《復興與再投資法案》為標志,通過振興國內制造業,創造更多的就業崗位,拉動美國海外制造業回籠。

然而,五年又五年,美國制造業的外移趨勢越發明顯,制造業在美國對外直接投資中比重不斷增大,美國在制造業進出口的貿易逆差仍在擴大,美國制造業的出口在美國總出口和世界制成品出口的比重變化並不突出。

這說明,奧巴馬時期的“再工業化”政策初步宣告破產。

這可以簡單歸結為三大原因:經濟全球化背景下的必然趨勢、美國政治經濟體制的頑疾、“再工業化”戰略的時滯效益。

經濟全球化背景下生產的全球化這一特點,和美國所要求的生產環節回流美國,本身就是一個不可逆轉的悖論。長期以來,美國企業為瞭提高競爭力,將大量的生產過程遍佈世界各地,服務外包。海外代工等舉措可以有效節約成本。

一面,美國作為生產全球化的始作俑者,將生產相關的產業鏈全部分佈在世界各地,一面,為瞭推動就業和經濟發展,美國政府又想讓企業回頭,進行本土化生產。

然而,魚和熊掌不可兼得,美國又想要低勞動成本低,又渴求高就業率和經濟增長率,正如蘋果公司生產鏈不可能回歸美國本土一樣,美國海外耕地的工人雇傭成本才是大企業駐足的原因。

美國的政治經濟體制是一個多元的體制,一些對美國國會議員捐款最多的利益團體中,就有直接與制造商相關的利益集團,這些具有巨大財力且人數眾多的壓力集團將是阻止美國實行“再工業化”、使得生產成本增加的遊說群體。

正是因為美國的政治體制是一個以壟斷資本為主導的體制,所以“再工業化”這一本身就具有“革資本傢的命”的政策必然會遭到美國商業團體和大企業等利益集團的反對。

同時,美國金融業的高投資回報組織瞭資本流向制造業,無形中助推瞭“工業空心化”的結果,美國的虛擬經濟所占比重越來越高。

奧巴馬政府意圖通過3D打印技術為代表的先進制造業,重新搶占世界先進制造業的制高點。低頭挽回低端制造業產業鏈無果,反而極力在所謂的“被全球化淘汰的落後地區打造世界先進制造業和高科技就業中心”,足以見得美國高傲的頭顱和一手操縱經濟全球化進程的野心。

資本的替代和勞動時間的伸縮等等原因都是使得就業對經濟增長的反應具有一定的滯後性,這也就是為何國際政治經濟學傢需要站在延時、遲滯的立場去看待奧巴馬任期內的政策。

美外交傢評奧巴馬:“建樹有限的環境外交”

奧巴馬上臺後,在外交領域首先調整瞭小佈什政府強硬的單邊主義外交政策,推出瞭更重視節能減排和國際合作的務實型“環境外交新政”。

一方面,該環境外交政策立足於氣候變化引起的地球生態環境惡化問題,意圖改變美國在國際氣候合作領域被動孤立的趨勢;另一方面,因為完全不同於前任總統的溫和型外交政策,奧巴馬在國內受到瞭強大的阻力和制約,致使外交建樹有限。

相對於小佈什政府不重視氣候合作,不相信“溫室效應”一說,甚至對環境外交的國際合作抱有抵觸心理。

奧巴馬則恰恰相反,2010年發佈的《國傢安全戰略報告》中,美國將氣候變化拔高到瞭基本國傢安全問題之一的高度,甚至將發展新能源作為美國領導世界的能力之一。

在奧巴馬的就職演說中甚至重點強調瞭化石燃料與溫室氣體之間的因果關系,說道:“我們利用傳統能源的方式助長瞭我們的敵對勢力,同時也威脅著我們的星球。”

然而,盡管奧巴馬政府充分意識到瞭環境外交對美國、對世界的重要意義,但是因為沒有觸動美國在國際環境領域的霸權主義和強權政治,該認識和倡議都作用十分有限。

這完全是因為美國不願接受公平、公正、合理地減排原則,令國際氣候談判久久陷入僵局。在諸多氣候協議中,無論是《巴厘島協議》還是《京都議定書》都明確規定,發達國傢和發展中國傢應當實施有區別的“雙軌制”減排措施。

從排放量來看,美國的人均排放量是中國的5倍,是印度的10倍多,作為世界溫室氣體的主要排放者,理應承擔更多減排責任;從減排能力上看,美國、澳大利亞等國都有條件。有能力承擔減排目標,這是由發展中國傢的和發達國傢之間的經濟發展水平決定的。

然而,奧巴馬政府卻拒不接受這一減排原則,提出發展中國傢——尤其是發展中大國需要同發達國傢實施同樣的強制性量化減排原則。顯而易見,美國這種無理的要求不過是想趁火打劫,披著氣候減排的皮子,來綁架發展中國傢的發展權。

因此,美國環境外交建樹的有限性,除卻國內意志的反對,更有美國難以改變自己居高臨下的霸權作風所在,不能尊重每一個合作方,制定既定環境政策,決定瞭美國未來在環境外交領域仍然難以取得好的成績。

以上可以看出,奧巴馬時期面臨的難題主要是美國長期積累下來的痼疾,正是因為這些問題並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也決定瞭這些頑疾的解決絕不會是一蹴而就。

美國制造業振興還需要很長的時間,“再工業化”需要依托新能源、新裝備和新材料的投資,從而建立一個實體經濟體系。

參考文獻:

[1]:夏正偉;梅溪《試論奧巴馬的環境外交》

[2]:李濱;張雨《評估奧巴馬的“再工業化”戰略》

[3]:張麗娟;路婧《奧巴馬經濟學:比較與評價》

[4]:程亞文《新任總統為什麼要給中產階級減稅》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1月17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int/67439.html
這個國傢男人收入不高,一夫多妻很普遍? 國際

這個國傢男人收入不高,一夫多妻很普遍?

現在出國旅遊的人越來越多,特別是去新馬泰及日韓等國旅遊。人們到國外旅遊,除瞭放松心情,還可以感受當地的民俗風情。而且,有不少國傢還盛產美女,男人去當地旅行,還可以一飽眼福。像烏克蘭這個國傢,就盛產美女...
菲律賓窮人的交通工具看起來很拉風,但騎起來很累? 國際

菲律賓窮人的交通工具看起來很拉風,但騎起來很累?

菲律賓是個很有意思的國傢,也是很多人喜歡前往旅行的國傢。菲律賓的旅遊業還是很發達的,氣候環境很好,非常適合旅行。菲律賓的旅遊資源雖然豐富,但是當地的經濟水平一般。在菲律賓也有不少窮人,他們的交通工具也...
疫苗公司承認奧密克戎變種可怕、現有疫苗不行,加劇全球恐慌 國際

疫苗公司承認奧密克戎變種可怕、現有疫苗不行,加劇全球恐慌

新型新型奧密克戎(Omicron)Covid變種冠狀病毒在南非首次發現,到目前為止,其癥狀比較輕。但作為預防措施,英國、歐盟(EU)和美國以及日本、以色列等國已經實施瞭旅行限制。而在美國疫苗生產公司莫...
美國校園慘劇!高二學生持槍殺戮,11名師生傷亡,拜登震驚 國際

美國校園慘劇!高二學生持槍殺戮,11名師生傷亡,拜登震驚

美國一所高中校園內突發慘劇,一名高二學生掏出半自動手槍開始瘋狂射擊。美國當局確認表示,這名15歲的高二學生在密歇根州底特律北部的一所高中持半自動手槍行兇,造成3名學生死亡,8人受傷,傷者中包括一名教師...
北約警告俄羅斯莫對烏克蘭動武,普京快速反擊,劃下一道紅線 國際

北約警告俄羅斯莫對烏克蘭動武,普京快速反擊,劃下一道紅線

俄羅斯總統普京再有進一步舉動。他警告北約國傢,向烏克蘭部署武器或士兵將越過俄羅斯的“紅線”,引發強烈反應,包括俄羅斯可能針對歐洲部署導彈。白俄羅斯則力挺普京稱,如果俄羅斯與烏克蘭爆發戰爭,白俄羅斯將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