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出重圍——中國需要檢視地緣政治戰略

  • 在〈沖出重圍——中國需要檢視地緣政治戰略〉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18

在歷史上,一個國傢的崛起都是各種因素綜合互動和作用所致。其中最重要的因素之一就是當時所處的地緣政治條件。

在討論當代中國的地緣政治戰略之前,先簡單回顧一下歷史上中國強盛期的幾個傳統特色。因為這些古代的特征經常在影響今天乃至於未來。

從古代說起

國傢如何從國際社會中崛起?中國有著古老而豐富的經驗。有趣的是:這些經驗是從古代華夏大地的內戰中誕生出來的,從有文字記載的商、周王朝以來,隻要中央王權失靈、崩潰,中國本土就會呈現類似今天的“國際社會”。

在諸強爭鋒中成功崛起的政治軍事集團往往占據有利的地理位置,從而獲得地緣政治形勢上的絕對優勢。

以秦國為例,內部以“商鞅變法”為契機,匯集各種人才、完善瞭內部人力財力的動員機制,達成富強的目的。對外部形勢而言,秦國占據瞭“關中”這個極為有利的地理位置,無後顧之憂,形成雄踞西隅、虎視相互爭鬥、不斷衰弱的東方六國的形勢。

強漢盛唐也是首先占據瞭一面向東的西部“關中”,平定瞭各方紛爭的中原和南方濱海之地。

由於歷史上王朝周期的不斷重復,每一次王朝崩潰,中國政治格局就會出現一個“國際社會”,使得中國人不僅從自己的歷史中獲得豐富的崛起稱雄的外交經驗,還具有更高的統一的經驗,即征服、整合、統一地域文明的經驗。

在這種豐富的經驗面前,大英帝國當年在全世界建立英聯邦的經驗就顯得有些小兒科瞭。

秦代以後,中國已經從政治上和社會心理上整合為一個地域龐大、人口眾多的大國。在隨後的兩千年的時間裡,中國的安全威脅主要來自於北方的遊牧民族。

兩千多年裡,中原政權除瞭被強大的蒙古和滿清打敗以外,多數時候在東亞一直處於比較安全的狀態。

而漢唐明初曾以超強姿態雄踞亞洲,原因也是因為統一後的中國處在較為理想的地理位置,東、西、南三面皆無強勢大國,隻需專心對付北方草原方向的威脅,而且還有足夠的南向戰略縱深。

現當代的中國

在古典世界裡,中國的威脅來自於北方。近代鴉片戰爭以來,中國安全威脅的方向發生瞭反向變化,因近代歐洲的崛起和在世界范圍的強勢擴張,中國國傢安全威脅來自於東、南海上的歐洲國傢和鄰國日本勢力的入侵,這一方向上的變化延續至今。

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後,面對美蘇兩大集團爭霸的局面,以大國的智慧周旋於兩強、縱橫捭闔達半個多世紀。中國經過一百多年文明更新期的衰弱,又經過四十餘年的改革開放以後,終於形成瞭整個中華民族復興崛起的強大趨勢。

目前中國初步進入舉世公認的重新崛起狀態,古老的國傢呈現出全面復興的氣象。如今,中國在國際舞臺上的一舉一動無疑是引人註目的,其在外交、軍事、政治、經濟等領域制定的對外政策和國內政策,也牽動著全世界人民的心弦。

中國作為二十一世紀新崛起的超級大國,已然成為瞭震動世界的雄獅。其崛起速度之迅猛,正如澳大利亞前總理陸克文稱,中國把西方世界300年工業革命的進程壓縮到瞭短短三十年。

哈佛大學教授格雷厄姆·艾利森則在《註定一戰》中指出,中國崛起的速度令人眼花繚亂,被很多人認為是不可能發生的。

有不少西方學者認為:中國當今的崛起有點和19世紀德國的崛起類似,受到地緣政治空間的鉗制,亦可謂強鄰貼身。

美日同盟遏制在東,且有敵對未統一的臺灣會加入其中,正在崛起、懷有復仇心理和領土爭議的印度待價而沽,隨時可呼應於西南,中國處於潛在的腹背受敵之中。

所以也可以這麼說,當代中國崛起受到比古代更嚴峻的地理空間逼仄的鉗制,尤其是在當今中美全面戰略博弈的大背景之下。僅就外部地緣政治態勢而言,中國的崛起將是一項偉大而艱巨的歷史任務。

現代高科技大大壓縮瞭地理空間距離,美國雖與中國相距萬裡,卻近在咫尺,美國強大的軍事力量借助太平洋、印度洋上的海空基地隨時威脅中國的“海上生命線”和本土安全。

美國的印度洋和太平洋戰略極有可能聯合日本、澳大利亞、韓國、菲律賓、越南等國,組成海上軍事同盟對付中國,這一趨勢正在加速形成,而北方已經衰弱的俄國未必樂見中國的崛起。

無論在臺灣統一或東海、南海傳統領海海域加強管控時,中國稍有動靜即遭周邊和美國的警覺和壓制。

但筆者認為,中國的地緣政治戰略總體上是樂觀的。

澳大利亞

根據相關數據顯示,2019年中澳貿易額達1696.4億,同比增長11%。中國是澳大利亞的第一大貿易夥伴,同時澳大利亞是中國的第八大貿易夥伴。中國每年從澳大量進口工業原料和糧食,同時出售給澳大利亞電子產品、衣服、玩具等商品。

經濟利益固然重要,但經濟利益顯然不代表國傢的核心利益。美國向來是澳大利亞的經濟夥伴和國防夥伴,從1951年的《澳新美安全協定》到2015年的《國防合作聯合聲明》,都表明瞭美澳國傢安全之間的緊密性。

近年來,美國和中國在我國南海地區展開的一系列政治軍事博弈中,澳大利亞同樣也堅定地站在瞭美國一方。

前新加坡外交官馬凱碩在一次講座中指出,澳大利亞應具有更敏銳的地緣政治嗅覺,來制定對於自己國傢利益有利的戰略方針,而不是繼續盲目跟隨美國。

相對於美國而言,澳大利亞的地理位置距離世界上的另一個超級大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更為鄰近,地緣政治的漩渦並不會如此輕易便放過澳大利亞。

地緣政治的前兩個字是“地緣”,後兩個字才是“政治”。地理位置的先決性作用促使澳大利亞在國際政治鬥爭中不斷地追求平衡。

而中澳之間並沒有不可調和的利益沖突,或像中日之間的歷史及民族矛盾沖突,這為中澳在經濟上的互利互惠營造瞭更大的潛在空間。

馬凱碩的建議,可以被視作是對包括澳大利亞在內的世界各國(尤其是東亞各國)如何理順與中國戰略關系的一種點醒。

印度

中國提出“人類命運共同體”前後隨之而來的亞投行和一帶一路戰略也帶給瞭許多周邊國傢經濟福利。有學者分析指出,這些計劃的背後必然帶有中國的政治,經濟,外交,國防一體等各個方面的戰略考量。

例如一帶一路中囊括的中巴經濟走廊,刺激瞭當地經濟發展以及就業崗位增加,然而微妙之處在於其范圍包括部分克什米爾地區,即印巴爭議領土。規劃中巴經濟走廊的目的除瞭本身的預期經濟效益之外,不得不讓人聯想到這中間有著制衡印度的意味。

中印的邊境沖突從建國以來就從未中斷過,中方在巴控克什米爾地區大力興修基礎建設,頗有在領土紛爭之中支持巴基斯坦來回應中印的邊境沖突,以增強巴基斯坦國力為砝碼,試圖來威懾印度在邊境的進一步行動。

中印不時出現的邊界事件固然使得印度部分地倒向美國,但是印度也清楚,美國的支持隻是增加瞭和中國邊界對峙的底氣而已,倘若要和中國長期對抗,鑒於兩國實力的不對等,印度完全討不到什麼便宜。因為邊界的長期對抗消耗的是國傢實力。

這還不說印度周邊有宿敵巴基斯坦,同時斯裡蘭卡和尼泊爾等國也不像過去那樣親近印度。而印度國內也存在分離勢力。因此,印度不會因為美國的因素而繼續惡化同中國的關系。

日韓和東盟

日本處於中俄朝韓的包圍中,俄日有領土爭端,朝韓和日本有歷史和國民感情問題,韓日還存在經濟和技術的競爭等,地緣政治的不利處境,讓日本不敢把"寶"完全押在美國一邊,盡管在這些國傢中,也許日本的抗中意願一點都不輸於美國。

從地緣政治的角度看,東亞除瞭日印澳外,韓國和東盟的力量不可忽略。隻要這兩者不參與進來,縱使四國結成抗中"統一戰線",在東亞依然難以完全阻遏中國。

但韓國不會加入抗中大合唱,美韓雖是盟友,可韓國在經濟上同樣高度依賴中國,同時在韓朝統一問題上也需要中國的相助,再加上同日本的不和,韓國多次不參與美國發起的各種遏制中國崛起的行動已經表明瞭他的態度。

比韓國更重要的是東盟。東盟十國單個經濟體量都不大,但加起來已經超過印度。雖然東盟的越南和菲律賓等與中國有領土爭議,然而這兩國都不可能反中。

菲律賓在杜特爾特的領導下,幾年來和美國的關系磕磕碰碰,反同中國比較接近;越南雖然一向和中國三心二意,但執政的越南共產黨決定瞭它不可能按美國的意願去反對中國。

至於其他成員國,就更不可能跟隨美國抗中。東盟實行的是集體決策原則,隻要一國不同意,就不能形成集體決議,對外用一個聲音說法。而中國和東盟的某些成員國,多年來關系都非常好,以往的歷史表明,東盟要團結一致對抗中國很難。

過去,在涉及中美選邊的問題上,東盟雖沒表態,但給外界的感覺是如果不得不選邊,將會站在美國一邊。不過這種情況現在有改變,新加坡已經明確表態,哪邊都不會選。

新加坡的態度很大程度上能夠代表東盟成員國的態度。若再考慮中國和東盟互為最大貿易夥伴,要東盟選擇與中國對抗,幾乎不可能。

美國的小算盤

當然,最終究竟有多少國傢願冒得罪中國的風險在價值鏈上響應美國的號召有待觀察,畢竟,這種做法除瞭政治考量外,還有經濟考量在內,政治可以站隊。

但經濟則未必,因為這涉及企業,企業是否願意損失中國的市場和利潤,同本國政府一條心,恐怕難說,即使是美國的企業,因擔憂中國的懲罰而丟失市場,能否全心全意跟著華盛頓,也是要打問號的。

日印澳和中國的貿易聯系都非常密切,中國是三國最大的貿易夥伴。澳大利亞不用說,經濟高度依賴中國,現正受中國經濟懲罰,印度去年由於和中國發生瞭嚴重的邊境對峙,經濟上抵制中國,但這並沒有讓中國跌出印度最大貿易名冊之外。

即便是美國自身,雖有對中國的高關稅,去年貿易逆差依然創新高。

對拜登而言,這都是必須考慮的現實。故華盛頓雖有心聯合這三傢共同遏制中國,但也知道其他三方心裡的小算盤,要它們完全聽從自己的旨意辦不到。

美國遏制中國崛起的要害還在於,若在東亞孤立中國,僅僅依靠日印澳是遠不夠的。拜登的小算盤也是希望把東亞其他有影響的國傢或集團拉進來,形成一個對華包圍圈,然而正是在這一點上,拜登更難做到。

故而,就可預見的情形而言,拜登政府要在東亞撐起抗中聯盟,制造一個壓制中國的工具,將非常困難。

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國就可以萬事大吉。因為即使抗中聯盟組建不起,也會對中國構成沉重的地緣政治壓力。

結語

隨著中國愈發強大,中國的經濟影響力遍佈全球,受盡百年屈辱後而崛起的中國將如何處理與其他國傢的關系已經成為瞭全球矚目的焦點。

中國在過去三十年之內對於國傢安全、國傢主權和他國施加的內政幹涉極為敏感,並曾經數次出手在經濟上制裁侵害中國主權利益和幹涉中國內政的國傢和企業,尤其是對於中國的鄰國。

同時,一帶一路戰略囊括瞭許多鐵路,公路,港口與機場的規劃與建設,這些基礎建設無可爭議地提升瞭沿岸國傢人民的生活水平,增加瞭人口移動的便捷性,降低瞭貿易通商的門檻。

隨著中國借助地緣優勢和經濟產能不斷提升自身的全球影響力,其通過經濟手段達到戰略目的的能力也呈指數上升。

當下的問題顯而易見:世界各國還應像對待四十年前貧窮弱小的中國一樣,對待今天的中國嗎?有沒有針對現代化的中國進行戰略上和策略上的合理調整,以免錯失本應把握的發展良機,將自己國傢的核心利益置於不利之地呢?

而與此同時,中國將要如何處理與其他國傢的關系以及如何參與到全球治理之中,對於幾代中國人來說也是一個全新的挑戰。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1月19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int/67814.html
為保命,拜登要再拿石油開刀,結果被罵通俄:你在給普京送禮 國際

為保命,拜登要再拿石油開刀,結果被罵通俄:你在給普京送禮

特朗普和拜登,有瞭“共同點”:“通俄”。面對國內日嚴重的通貨膨脹局面和連日以來自己少得可憐的支持率,拜登頻頻對石油政策出手,不僅動用瞭國內的石油戰略儲備,如今還打算出臺一項原油出口禁令,對此,共和黨人...
21年後索羅斯再次栽倒香港:傳20萬手空單遭悶殺,一役損失24億 國際

21年後索羅斯再次栽倒香港:傳20萬手空單遭悶殺,一役損失24億

凡是瞭解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的人,必定知道金融大亨索羅斯。在上世紀末,索羅斯曾橫掃全球多個國傢,導致南美洲、亞洲多個國傢金融秩序幾近崩潰,直到香港政府出手救市,索羅斯的“連戰連勝”終於被終結,最終,...
美國被普京耍瞭,熱戰並不是他想要的,拜登正被牽著鼻子走 國際

美國被普京耍瞭,熱戰並不是他想要的,拜登正被牽著鼻子走

誤判容易產生沖突,如果這種誤判是刻意而為呢?美俄因為烏克蘭問題吵得震天響,雙方都肌肉滿滿,卻始終是隻見打雷不見下雨。與此同時,美俄對當下態勢有著不同的解讀,雙方缺少直接對話,使得誤判成為現實。有分析認...
她赴日尋“日本夢”卻慘死,被動物般虐待,日本醜陋一面被撕開 國際

她赴日尋“日本夢”卻慘死,被動物般虐待,日本醜陋一面被撕開

今年3月份,來自斯裡蘭卡的移民維莎瑪·拉特納亞克(Wishma Rathnayake)被發現在日本的牢房中慘死,此前,她來日本尋夢,後來因為簽證過期而被拘禁。在被日本移民機構拘禁的7個月裡,體重直線下...
加拿大再受辱,拜登稱自己是該國朋友,如今抽瞭特魯多一耳光 國際

加拿大再受辱,拜登稱自己是該國朋友,如今抽瞭特魯多一耳光

隨著加拿大一個重要的政治和貿易代表團周五離開國會山,加美關系再次處於一個關鍵的轉折點:美國沒有撤回削減電動汽車的提議,這將嚴重傷害加拿大的汽車工業;美國在對加拿大軟木材征收雙倍關稅的計劃上沒有動搖;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