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國工匠褚宏生:做裁縫82年,鞏俐張曼玉都是忠粉,今已成絕唱

  • 在〈大國工匠褚宏生:做裁縫82年,鞏俐張曼玉都是忠粉,今已成絕唱〉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15

對於許多現代人而言,服裝似乎是一種“快消品”,他們不在乎質量、隻在乎款式是不是符合當季流行,對於他們而言,衣服穿一季就丟,重要的是能跟得上時代潮流。

但在這樣“快時尚”的大背景下,仍有一些人仍然堅持服裝的手工定制,追求細節的極致與完美,他們所制作的衣服不會被歲月湮沒,歷經時光考驗,仍然奪人眼球。

被譽為“上海灘最後的裁縫”的大國工匠褚宏生正是這樣一個人,在他做裁縫82年裡,親手制作瞭5000多件旗袍,胡蝶、鞏俐都是他的“死忠粉”,時間已經證明,他的手藝是能夠經受考驗的。

業精於勤,使年少成名

1918年,褚宏生出生於江蘇吳江一個並不太富裕的傢庭。在吳江,如果父母沒錢供孩子上學,就會送他去學一門手藝,讓孩子將來也能憑一技之長“混口飯吃”。

就這樣,褚宏生在1933年前往上海,在當時赫赫有名的朱順興裁縫店當學徒,他的師父是店內頭號師傅朱漢章。

那時候的上海,最為流行的時裝就是旗袍,海派旗袍更是雍容典雅,能夠突出女性溫婉柔美的特點,朱順興裁縫店的“主要業務”自然也是定制旗袍,在店裡,褚宏生第一次接觸到瞭旗袍,那時候他還不知道,自己即將名動上海灘。

初到朱順興裁縫店時,褚宏生隻有16歲,他手腳麻利、人又機靈,很快就博得瞭店內師傅和顧客的喜歡,也展露出瞭做旗袍的天賦,但當時師父朱漢章卻很少讓他上手制作旗袍,隻是讓他一遍又一遍地做盤扣、縫制、熨燙等基礎手工,一做就是3年。

年少的褚宏生曾對此十分委屈,他自認手藝並不比師兄們差,卻不能跟師兄們一樣制作旗袍,也曾對師父有過不滿,但回首往事時,褚宏生已經能夠明白師父當時的苦心。

褚宏生對此曾回憶道,他年少時性格活躍,懂得察言觀色,很受顧客歡迎,這對於做生意大有裨益,但對於做裁縫來說卻不一定是好事,師父用瞭3年的時間來磨練他的心性,讓他能夠沉下心來、耐得住孤寒,在一針一線的重復中,做出讓人驚嘆的旗袍。

三年的辛苦磨練,讓褚宏生在量體、制版、裁剪和制扣等各方面技藝上都比師兄們更勝一籌,此時,師父將一張來自影後胡蝶的旗袍訂單交給瞭他,這是命運給予褚宏生的、一舉成名的機會。

當時,褚宏生還有一種“初生牛犢不怕虎”的膽氣,在輾轉反側許久之後,他決定拋棄傳統制作旗袍的方法和佈料,用西方的蕾絲制作一件能夠完全展現出胡蝶身體曲線的旗袍。

這在當時是一種大膽到能夠震動上海服裝界的想法,因為那時候我們還將暴露女性的身體曲線作為一種“禁忌”,因而老式旗袍都是“嚴冷方正”的——胸、肩、腰、臀完全平直,以直上直下掩蓋女性的魅力。

但褚宏生大膽采用西式剪裁手法,將刻板生硬的“直筒”變成瞭貼體的曲線,並選擇從沒人用過的進口蕾絲,將蕾絲本身“空”和“實”恰到好處地運用到旗袍之上,將胡蝶的美麗展現得淋漓盡致。

當胡蝶穿著這身白色蕾絲旗袍亮相時,全場無不為之震動,還有人感慨稱“以胡蝶之艷光,亦未能使旗袍失色”。

此後,褚宏生一舉成名,請他定制旗袍的人絡繹不絕,其中不乏滬上名流。

精益求精,名動上海灘

蕾絲旗袍是褚宏生裁縫生涯的真正開始,此後他不斷繼續探索旗袍“中西結合”的創新之路,成就瞭“海派旗袍”的獨特風情,不僅在國內深受歡迎,在國際上也受到瞭廣泛認可。

褚宏生曾回憶道,因為老上海裁縫店競爭激烈,各傢都在旗袍的細節上做文章,他也如此,例如旗袍盤扣就根據時令、客戶年齡、穿著場景等不同,有著春節配如意扣、做壽配壽字扣等不同搭配。

在制作手法上,褚宏生則從來沒有放棄精益求精的追求,不管名氣有多大,褚宏生都堅持自己一針一線縫制旗袍,不管是盤扣還是裙擺滾邊都一絲不茍,這樣嚴謹的態度讓他制作出的旗袍都十分精良、貼合顧客的需求,更讓他更加名聲大噪。

而且盡管褚宏生“固執”地采用全手工制作旗袍,但他的旗袍款式和裁剪卻永遠緊跟時代和客戶需求。

可以說,凡是找褚宏生定制旗袍的客戶,無不對他的手藝感到滿意。

當時,滬上名流都爭相請褚宏生定制旗袍或其他服裝,包括有著“滬上皇”之稱的杜月笙。根據褚宏生的回憶,當時有車接他去杜美路70號一棟奢華的房屋中,他在那裡見到瞭身穿黑綢開衫的杜月笙。

褚宏生表示,杜月笙雖然人長得有些嚴厲,但說話時卻很和氣,在量體之後還親自安排茶飯。當衣服做好後,杜月笙表示十分滿意,後來就定期請褚宏生前往傢裡量體裁衣——不僅給自己做衣服,還給傢中女眷定制旗袍。

杜傢為褚宏生的手藝所折服,對他也十分尊敬,前幾年杜月笙的孫子還特意前往上海看望褚宏生,足見他們對褚宏生的重視。

後來,褚宏生還曾在杜月笙舊宅改建的上海東湖賓館裡,為粟裕將軍量體裁衣。在褚宏生的回憶中,將軍一點架子都沒有,言語溫文、絲毫沒有殺伐之氣,還特地為他準備瞭一頓包括瞭四五道菜的午飯。

不過,在褚宏生的裁縫生涯中,他印象最深刻的客戶還是陳納德的夫人——記者陳香梅。褚宏生表示,陳香梅出生於書香世傢,氣質大方 、堅強穩重,與一般的名媛太太完全不同,而且陳香梅最在意的是旗袍的料子,她喜歡的是伸縮性好、手感柔軟的真絲料。

褚宏生還曾應陳香梅的邀請前往香港打理過佈料店,但最終因為思鄉心切回到瞭上海,隻是他對陳香梅的知遇之恩一直都記在心中。

時代沉浮,但不驕不躁

隨著時代的發展,旗袍也曾一度被認為是“封建遺留”而被人們所拋棄,曾經風光無限的旗袍店,也因此門庭冷落,有許多店鋪因為無法維持而關門大吉,褚宏生的旗袍生意也冷清瞭許多。

一時的冷落並沒有擊垮褚宏生,生意逐漸冷清,但他卻在這種安靜之中繼續認真鉆研裁縫手藝,在這段時間裡,他對於旗袍的縫制有瞭更深的體悟、技藝也更加精進。

可是失去瞭市場,海派旗袍的制作也不過是“屠龍之術”,沒有什麼人願意認真學習,最終,褚宏生在20世紀80年代從“龍鳳服飾店”退休,回傢養老。

但沒有過多久,褚宏生就等來瞭“復出”的機會。在改開之後,我國又迎來瞭審美多元化的時代,人們的目光再次轉向瞭旗袍。

而一部《花樣年華》更是將旗袍之美展現地淋漓盡致。一直以來都有坊間傳言,王傢衛拍攝《花樣年華》中,張曼玉所穿的旗袍正是出自褚宏生之手。

但實際上,根據褚宏生回憶稱,當時劇組隻是在店內拍攝瞭褚宏生所制作的旗袍作為參考,但衣服並非是他自己制作的。

因為褚宏生覺得,電影中的旗袍是一種“戲裝”,旗袍的領子太高,看起來很好看,但穿著一點都不舒服,這是他在制作旗袍時無法接受的。不過,這並不影響之後張曼玉請褚宏生定制旗袍、並成為瞭他的“忠粉”。

畢竟,在褚宏生制作旗袍時,他最註重、也最擅長的就是量體。

匠人制作旗袍,需要測量26-36處人體部位,並以胸、腰和後腰最細處為關鍵,在這三個關鍵之處——褚宏生稱——要“意在眼前,眼在手先”。

因為匠人要依靠經驗來彌補顧客形體上的精確,失之毫厘,就會謬以千裡,不僅無法突出顧客身材的優點、掩蓋其缺點,還會讓顧客在穿著時感到不舒服。

褚宏生的量體功夫精到瞭什麼地步?

當代影後鞏俐曾想找褚宏生定制旗袍,但因為工作繁忙抽不開身,於是就請助理帶著自己的照片去找褚宏生,後者僅憑鞏俐的照片和助理所提供的一些數據,就制作出瞭完全貼合鞏俐身材的旗袍!

後來,鞏俐穿著這件完美合體的旗袍登上瞭雜志封面,風華絕代、驚艷眾人,這也讓鞏俐成為瞭褚宏生的忠實粉絲,多次找其定制旗袍。

可見數十年以來的精益求精,褚宏生早已將旗袍制作的技藝刻進瞭腦海當中,眼光也格外毒辣精準,無愧大國工匠之稱號。

海派旗袍“最好的時代”

要說起褚宏生的“復出”,我們不得不得提到上海人周朱光,這位“老上海”從小就癡迷於老上海的點點滴滴,並在上世紀90年代,決定將定制海派旗袍的理念重新帶回上海灘。

在四處走訪之下,周朱光結識瞭褚宏生,兩人很快結成瞭忘年之交,在兩人的共同努力下,海派旗袍迎來瞭新生。

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為瞭方便穿著和批量生產,盤扣開始被拉鏈所替代,手工縫制也逐漸被機器所取代,但不管市場如何變化,褚宏生都不為所動,仍舊堅持100%手工制作。

褚宏生曾說,機器是沒有感情的,做出來的旗袍是“硬邦邦”的,體現不出女性的柔美氣質,而手工縫制的旗袍卻能夠經受住歲月的洗禮。

確實,褚宏生一生制作瞭5000多件旗袍,一針一線都接受住瞭時光的考驗,讓他蜚聲中外。

褚宏生的裁縫生涯長達82年,即使在他90多歲放下剪刀之後,仍舊堅持每天早上10點半到晚上7點在店裡指導徒弟制作旗袍,毫不懈怠,因為他的目標就是將自己堅持瞭一輩子的手藝傳承下去。

在2015年時,98歲高齡的褚宏生還在上海外灘22號舉行瞭旗袍高定秀,在80多年後,褚宏生又用自己緊跟時代潮流的款式和剪裁震驚瞭整個上海。

在褚宏生和周曙光的努力之下,海派旗袍煥發出奪目的光彩。而且,不像過去傢國破碎,旗袍似乎總代表瞭一些“紙醉金迷”,現在我們國傢富強,海派旗袍似乎正在迎來“最好的時代”。

不過,褚宏生和周朱光總是有一些分歧的,周朱光常常勸褚宏生接受現代的“分工”,用“分工”來完整地保留旗袍制作的技術,而不要隻是等待裁縫行業內再出現一個天才人物。

在周朱光的眼裡,褚宏生這樣的旗袍匠人,是可遇不可求的,而他們如果能夠完整保留旗袍制作的技術,那麼總有一天會有一個人完整地學會旗袍制作的技法、傳承海派旗袍的衣缽。

但褚宏生一生隻做瞭裁縫這樣一件事,還是固執地秉持著老觀念,想讓每個徒弟都學會自己的技藝。雖然兩人有所分歧,但並不影響兩人之間的情誼。

褚宏生退休後,就在長樂路的養老院中頤養天年,而每周五,周朱光都會帶著褚宏生去參加上海和平飯店的“旗袍之夜”聚會。在旗袍愛好者的聚會上,褚宏生是真正的“明星”,而在充斥著老上海氛圍的和平飯店中,想必褚宏生也會回憶起過去的舊時光吧。

可惜的是,褚宏生那震驚上海灘的旗袍技藝已成絕唱,而我們現在隻能從陳列在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的那件為胡蝶定制的蕾絲旗袍中,一窺大師風采。

褚宏生做裁縫82年,依舊初心不改,他90多歲高齡時仍舊在盡力傳承中華優秀傳統文化,這種匠人精神將會永遠在歷史的長河中熠熠生輝,也值得我們世代敬仰和學習。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1月25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int/68904.html
1998年,索羅斯對俄羅斯的金融狙擊戰志在必得,卻差點“丟命” 國際

1998年,索羅斯對俄羅斯的金融狙擊戰志在必得,卻差點“丟命”

人人都知道金融大鱷索羅斯曾經橫掃亞洲、風光無限,不過也許很少有人知道索羅斯曾在俄羅斯栽過一個大跟頭。1998年,索羅斯想在俄羅斯“故技重施”,先吹大俄羅斯的泡沫,再刺破泡沫收割離場,可沒想到的是這一次...
當年德國總理施羅德被迫訪華,卻沒人去接機!但達成重要經濟合作 國際

當年德國總理施羅德被迫訪華,卻沒人去接機!但達成重要經濟合作

1999年5月12日,時任德國總理施羅德訪華,但除瞭禮節性接待往外,接機人員寥寥無幾,整個訪問行程也僅有28個小時。中國人民一向熱情好客,為何此次訪問頗有冷遇之嫌?不得不說,這是德國作為北約成員國咎由...
俄羅斯:普京對斯大林有客觀評價,他如何評價赫魯曉夫? 國際

俄羅斯:普京對斯大林有客觀評價,他如何評價赫魯曉夫?

由於俄羅斯與前蘇聯之間那些剪不斷理還亂的特殊聯系,不管如今的俄羅斯遇到哪些問題、作出什麼反應,多多少少總會被人與前蘇聯留下的局面聯系起來。而作為被廣泛認為對蘇聯解體影響巨大的領導人赫魯曉夫,在當今俄羅...
戰鬥凌晨打響!以色列戰機突襲拉塔基亞港,威脅到俄羅斯空軍基地 國際

戰鬥凌晨打響!以色列戰機突襲拉塔基亞港,威脅到俄羅斯空軍基地

12月7日,戰鬥在凌晨打響!多次劇烈的爆炸聲和沖天火光驚醒瞭敘利亞拉塔基亞港周圍的人們。敘利亞國傢電視廣播臺報道稱,以色列對敘利亞拉塔基亞港地區發起瞭空中攻擊。敘利亞軍隊防空執勤部隊使用俄羅斯產的山毛...
奧密克戎早已在美國出現,引發恐慌和不安,拜登試圖消除擔憂 國際

奧密克戎早已在美國出現,引發恐慌和不安,拜登試圖消除擔憂

11月底,南非是第一個向世界發出奧密克戎(Omicron)變異存在警告的國傢,美國疾控中心在幾天後將其列為“值得關註的變異”。目前,全球至少38個國傢和地區以及美國至少17個州都發現瞭這種新的變異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