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的采燕窩人:貴的一斤2萬6,兒子寧願打工也不學

  • 在〈最後的采燕窩人:貴的一斤2萬6,兒子寧願打工也不學〉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29

中國人歷來認為燕窩養陰潤燥、補中益氣,是滋補養身的佳品。

雖然從現代科學的角度來看,燕窩的營養價值並沒有我們想象中那麼高,燕窩中也沒有蘊含什麼特殊的營養物質,但似乎這並不妨礙許多人對燕窩的“迷信”。

隨著國人經濟能力的提高,對燕窩一類傳統滋補佳品的需求也在不斷增加,燕窩的價格不斷提高,也讓采燕窩人的收入水漲船高,但就算是這樣,似乎也已經沒有人願意繼續從事這一行瞭,畢竟采燕窩是一項十分危險的工作,而采燕窩人餘成明也成為瞭他們當地幾乎唯一的采燕窩人。

危險的工作:懸崖峭壁采燕窩

現代燕窩行業出於環保和產量的考慮,大多采取人工搭建適合金絲燕築巢的人工屋等技術引導金絲燕前來築巢,再進行人工采摘,從而達到解決金絲燕保護和燕窩產量的矛盾。

不過,在四川省雅礱江邊的山村裡,還有人遵循著原始的采摘方式、在峭壁上采摘燕窩,這也是村裡自從清朝就延續下來的傳統。

這是一個在四川省冕寧縣青納鄉的山村,它位於雅礱江邊的大山裡,名叫海子村

在連綿的大山中,村裡人依靠傳統的下地勞作隻能換取十分微薄的收入,但大自然給瞭這個山村另外一條致富之路:采燕窩

眾所周知,燕窩就是燕子所築的巢,雀鳥們利用苔蘚、海藻和柔軟植物混合他們的羽毛和唾液結成燕窩,成為瞭人類眼中的“補品”,不過,並不是所有的燕子結成的窩都能是具有營養價值的“燕窩”。

燕子中能夠產燕窩的隻有6種金絲燕,其中一種就棲息在雅礱江岸的懸崖峭壁之上。

依照現代理論分析,雅礱江邊的山崖大多是石灰巖,山腰處有許多溶洞,這裡正是金絲燕的最佳棲息地之一,常年棲息著數以萬計的金絲燕——當地人稱之為“巖燕”。

從清朝中期開始,當地就有爬懸崖峭壁、采挖燕窩的傳統,傳承到現在,還願意從事這項危險工作的人已經很少瞭,餘成明成為瞭現在村子裡幾乎唯一的“采燕窩人”

在很多人眼裡,餘成明是一個瘦小精幹、皮膚黝黑的農民,如果說他有什麼與眾不同之處,那就是他的雙臂比普通人的更長一些,似乎這預示著他天生就比其他人更加善於攀爬峭壁、更加“適合於”從事采燕窩的行業。

餘成明表示,1979年,自己還是一個十幾歲的小夥子,那時他經常跟著村裡兩個村民去懸崖峭壁上采燕窩,慢慢就把這項技能先學會瞭。

海子村傳下來的采挖手法很傳統,主要就是將自己“掛”在懸崖峭壁上,到燕洞裡掏燕窩,過程十分艱險,餘成明說,燕窩都是用命“搏”回來的。

樸素的堅持:一個燕洞每年隻采一次

采燕窩很危險,但餘成明采燕窩的工具卻很“簡單”,他使用的工具就是攀巖用的繩索和伸縮套桿。

根據燕洞位置的不同,到達燕洞所需要的繩索長度不同,最長的需要上百米的繩子,而伸縮套桿伸展之後長度有15米,可以用來套取巖壁上的燕窩。

餘成明通常會在每年四五月份外出采燕窩,他的“工作范圍”遠至甘孜、雅安、樂山等地,在這方圓數百公裡的范圍內,餘成明掌握瞭40多個燕洞的位置,出門一次他就得在外呆上幾天幾夜,風餐露宿,十分辛苦。

通常,餘成明會在傍晚時出發去采燕窩,因為路途遙遠,他通常會在途中的小鎮上過一夜,第二天天剛亮時,就出發上山正式開始采燕窩的行程。

從小鎮到山路的起點,開車還需要半小時,這是采燕窩人最後的“休息”時光,上山後他們就需要繃緊神經、全神貫註瞭。

這座山上隻有羊腸小道,更多的地方甚至連路也沒有,餘成明隻能在灌木叢中摸索著前行,到瞭山崖邊上,道路更是危險:一些地方隻能放下半個腳掌,需要扣著巖石、拉著藤條攀登,可謂是“步步驚心”。

經過2個多小時的攀爬之後,餘成明終於到達山頂,燕洞就在懸崖下的絕壁中間,在親戚的幫助下,餘成明將繩子拴在腰間、背著蛇皮口袋飛身下滑。

在旁觀者眼裡,餘成明動作靈巧,他用雙腳瞪著巖壁快速下滑,下到五六十米時,餘成明已經接近燕洞,此時,他一腳蹬住巖壁,“飛”離巖壁,像蕩秋千一樣遠離巖壁,再“蕩”回來時,餘成明靈巧地落入燕洞,用工具挖采燕窩。

在懸崖上“蕩秋千”是危險,采燕窩時還有更多的辛苦。餘成明說,燕洞裡黑得伸手不見五指,隻能用礦燈照明;攀爬時還經常要用手指扣巖石縫,導致指甲很難長出來,而且巖石上還會滴水,冷颼颼的,采燕窩的動作要快,否則“舌頭都要凍僵瞭”。

一個小時後,餘成明順著繩子爬回瞭懸崖頂上,渾身濕透、手指上還有血絲,慶幸的是這次“收成”還不錯,加上燕窩價格連年攀升,他覺得一切辛苦都是值得的。

盡管餘成明以采燕窩為生,但對於這份行當,他也有著自己的堅持。餘成明表示,40年來,他一直堅持每個燕洞一年隻“光顧”一次,而且隻在燕子生蛋之前采摘燕窩。在燕子生蛋之後,到小燕子長大之前,他們就不再采摘燕窩瞭。

餘成明說,他們雖然是采燕窩的,但也要給燕子“生兒育女”的機會,隻有有瞭生生不息的燕群,才會有源源不斷的燕窩。

經濟的支柱:看著燕窩價格水漲船高

新采下來的燕窩,是黃綠色的,還有點潮濕。需要經過輕微晾曬、除去水分之後才能出售給賣傢,而如果處理不好,那麼燕窩就會“砸”在自己的手裡。

不過,餘成明已經是“熟手”瞭,采挖、處理燕窩都不在話下,而且,最令餘成明最高興的是,近年來燕窩價格連年上漲,這讓餘成明的辛苦勞動顯得更有價值。

用餘成明的話來說,幾十年來,他是“看著燕窩的價格一路上漲”的。

餘成明說,最初他賣燕窩時,價格隻有2元一兩,10年前就漲到瞭200元一兩,到瞭2019年左右,一兩燕窩已經可以買到一兩千元,如今品質好的燕窩價格更是已經要數千元一兩。

最重要的是,餘成明的燕窩不愁賣,不用他拿到市場上去叫賣,長期以來每年都有很多人提前打電話預訂他的燕窩,有時候餘成明還沒有開始采燕窩,就有人前來預訂。

餘成明說,品質一般的燕窩按個賣,一個的價格大約是一兩百元,他一年可以采到五六百個;而燕窩中的“一級貨”一兩可以賣到2600元,一斤就能賣到兩萬六千元,而且每年都被人提前預定,收入很有保障。

現在,光是依靠采燕窩,餘成明每年就能夠掙上五六萬元,這讓他感到十分驕傲,因為他現在已經成瞭傢裡的經濟支柱,畢竟光是靠種地,一年隻能掙上幾千元。

雖然燕窩賣得越來越貴,但不像過去“遍身羅綺者,不是養蠶人”,餘成明從不吝嗇和傢裡人分享燕窩。每次采燕窩歸來,餘成明都會拿出幾個燕窩,在溫水中泡開,配上柴火燉出來的土雞湯和傢人一起享用,這是餘成明和傢人的幸福時光。

盡管燕窩價格一直在上漲,但由於采燕窩的工作實在過於危險,現在采燕窩的人也越來越少瞭。餘成明說,十幾年前村裡還有幾十個人一起采燕窩,現在他已經成為瞭村裡最後一個采燕窩人。

有一段時間,餘成明還曾想讓兒子“子承父業”,讓自己的這份手藝繼續傳承下去,但要認真說起來,餘成明其實也不想讓兒子們從事這份危險的工作。

矛盾的心情:希望但又害怕子承父業

通常而言,采燕窩需要兩三個人搭檔完成,有人放索、有人攀巖。餘成明說,在他們采燕窩的行當裡,放索的人才是師傅,而真正攀巖、采燕窩的人是徒弟,因為放索需要體力、精敏和準確,是一門技術活。

如果繩索放長瞭,在懸崖上來回蕩的時候就很容易撞到巖壁上;而如果繩索放短瞭,到瞭燕洞口可能就進不去瞭。

但對於餘成明而言,他一個人也可以完成這些動作,隻是過程會更加艱難。

在幾十年的采燕窩生涯中,餘成明還積累瞭很多經驗。例如,雅礱江邊的許多巖壁已經風化嚴重,采燕窩時要註意將力量集中在指尖、腳尖上,才不會在蹬、踩的過程中將巖壁蹬翻、撞傷身體。

但即使技術嫻熟,餘成明在采摘燕窩的過程中,也遇到過很多危險,不小心撞上巖壁更是傢常便飯。最近一次,餘成明在磨房溝300米的懸崖上采燕窩,在他拉著繩子準備蕩進燕洞時,因為手勁“稍微軟瞭一下”,就直接撞在瞭懸崖上,撞斷瞭兩根肋骨。

但這麼多的危險與困難,都沒能“阻止”餘成明繼續采燕窩的決心。餘成明說,這是祖宗傳下來的手藝,他要幹到幹不動為止。

面對著采燕窩手藝即將失傳的窘境,餘成明也曾想要讓兒子“子承父業”,一開始,他的兩個兒子對於學習這門絕技都“很有興趣”。

2013年,餘成明第一次帶著兒子去采燕窩。在懸崖邊,餘成明向兒子餘正才講解著向下攀巖的技巧,但餘正才面對100多米高的懸崖嚇得全身發抖,根本不敢下去,隻得放棄。

二兒子餘正華的情況要好一些,他曾跟著餘成明學習過一段時間采燕窩的手藝,但最終因為太危險瞭他還是放棄瞭。

現在,餘成明的兩個兒子寧可外出打零工、賺得少一點,也不肯跟著父親采燕窩,而且,他們現在一提起采燕窩還顯得心有餘悸,也許采燕窩的手藝也隻能傳到餘成明為止瞭。

盡管感到遺憾,但餘成明說,以前他想要把手藝傳給兒子,但現在他也不想兒子繼續采燕窩瞭,他還是心疼兒子,覺得這份工實在太危險,也擔心兒子會有什麼意外。

也許換一個角度來想,懸崖采燕窩這份危險的工作總歸會被時代所淘汰,畢竟人們已經尋找到瞭一種更安全、更環保、更高產量的燕窩“生產”方式,對於手藝的失傳,不如放平心態應對。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2月29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int/75110.html
不祥之兆!北約突然增兵,8500名美軍高度警戒,隨時出兵歐洲 國際

不祥之兆!北約突然增兵,8500名美軍高度警戒,隨時出兵歐洲

五角大樓周一宣佈,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已將大約8500名美國軍事人員置於高度戒備狀態,隨時可能部署到東歐。而此舉正值北約考慮可能激活其反應部隊(NRF)以擊退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之際,西方國傢擔心俄羅斯...
不能忘!駐南聯盟使館被炸23年,如今,美國終於徹底“翻車”瞭 國際

不能忘!駐南聯盟使館被炸23年,如今,美國終於徹底“翻車”瞭

駐外使館是一個國傢的主權所在,這也是一個國傢在海外的尊嚴和國傢形象的象征。但也是因為這個原因,駐外使館也非常容易遭受到敵對勢力的侵襲和攻擊。提到這個,我們就不得不提到曾經的磨難,在23年前發生在南斯拉...
9歲義烏乖乖女慘遭殺害,16年後,兇手終於被找到 國際

9歲義烏乖乖女慘遭殺害,16年後,兇手終於被找到

“命案必破”是公安機關追求的目標,也是公安機關為保護人民生命安全所展現出來的責任與決心。所謂的“命案”,是指故意殺人、故意傷害致死以及在強奸、搶劫、綁架等8類犯罪活動中致人死亡的案件,因為這些案件性質...
普京已經出手,他悄悄在美國身後幹瞭兩件大事,拜登脊背發涼 國際

普京已經出手,他悄悄在美國身後幹瞭兩件大事,拜登脊背發涼

俄烏邊境局勢越來越不妙,俄羅斯與美國因烏克蘭問題也越發緊張,美國和北約在俄羅斯邊境“調兵遣將”,普京也沒有幹等著。普京日前在與古巴和委內瑞拉總統的一系列電話中誓言要加強與拉美夥伴的關系,而此次會談正值...
因貪污坐牢3年,出獄後國傢又給他3000萬 國際

因貪污坐牢3年,出獄後國傢又給他3000萬

雖然我們常常說要平等待人,但也是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在更多時候,也許我們都會戴著有色眼鏡看待曾經坐過牢的人。不過也有一些人雖然曾經犯錯,但他們也確實在出獄之後,又確實對國傢和社會做出過傑出的貢獻,對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