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警自白:死刑犯們的最後時刻

  • 在〈獄警自白:死刑犯們的最後時刻〉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47

在國人樸素的價值觀中,“殺人償命,天經地義”,因而在國內似乎有更多人支持保留死刑,不過要不要廢除死刑一直是全球范圍內都在激烈討論的問題,支持死刑的人認為這才是法律的正義所在,而反對者則認為這違反“人權”,

隻不過盡管我國仍然保留有死刑,近幾年來我國司法機關也一直非常謹慎地適用死刑,這甚至還造成瞭許多人的不滿,認為殺人犯窮兇極惡,就應當判處死刑。

不過,距離這些死刑犯們最近的獄警們對於他們的認識和心情似乎更為復雜一些,他們雖然要維護法律的尊嚴、恪盡職守,但同時,當他們看到死刑犯們最後的懺悔和自白時,又是充滿瞭憐憫的,隻是到瞭此刻,後悔也已經晚瞭。

鐵門內的掙紮

在許多人的心中,獄警和囚犯們似乎是天然對立的,在影視劇當中塑造的許多獄警形象似乎更是如此,獄警們對待囚犯大多粗魯、暴躁,甚至動輒打罵。

可實際上,也許獄警們更像是法律和人情的交匯點,他們既要嚴格遵守和執行法律、恪盡職守,又要開導乃至安慰囚犯,讓他們真正為自己所犯的罪行懺悔。

石檢深就是這樣一個處於法理和人情交匯點的獄警。

1995年,20歲的石檢深成為瞭廣西梧州市看守所的獄警。其實石檢深的志願是想當刑警,可卻被分配到看守所當瞭一名獄警,而且很快他就被分配到瞭死刑人員監區,成為瞭一名專管死刑人員的獄警。

最初,嫉惡如仇的石檢深對這份每天要面對囚犯乃至是死刑犯的工作並不理解,還受到過領導的批評。

因為石檢深所接觸的死刑犯們,似乎沒有一個像電影、小說裡面一樣,長著醜惡的嘴臉、有著猥瑣的舉止,他們沒有人長著“該死”的樣子,甚至還有不少堪稱“風度翩翩”,可他們所犯的罪行卻又堪稱罪惡滔天,讓法律都難以饒恕。

慢慢的,石檢深開始逐漸適應瞭這份工作,甚至開始理解死刑犯們的糾結與掙紮,有時候甚至覺得他們有一絲絲“可憐”。

在石檢深每天查看監獄的監控錄像時,總能看到他所管理的死刑犯們大多隻能反復摩挲著親人的照片、一遍又一遍讀親人的來信,甚至還有許多人會蒙著被子痛哭,可對於他們而言,痛哭流涕、掙紮後悔都已經是徒勞,他們將不得不面對死亡。

死刑犯的最後一段時間

大多數人都無法平靜地面對死亡——哪怕是罪惡滔天的死刑犯也不例外。

在獄警眼中,大多數死刑犯在得知自己的死刑判決後,情緒都不太穩定,有些人會在監獄中吵鬧、有些人會嚇得抖如篩糠、有些人會痛哭流涕,還有一些人則會縮在角落裡發呆。

安撫他們的情緒也是獄警們的工作,石檢深經常會與犯人們聊天,開解他們。石檢深表示,安撫他們的情緒很有技巧,一開始是不能和他們談案情的,這隻會加深對他們的刺激。具體什麼時候才能跟他們談案情還要看他們語言、眼神和肢體動作的變化。

例如犯人很尷尬時就會縮成一團,有一種手足無措的感覺,聊天時也會糾纏於一個問題;例如犯人思想有顧慮時,他們就會吃不下飯,而如果能順利吃下1/3,至少這一兩天都會沒事瞭。

通過細心觀察和耐心安撫,石檢深管的犯人在真的到瞭最後幾天時,大多數人都會比較“坦然”,因為這時候他們已經做瞭很長的時間的“心理建設”,也放下瞭心裡的包袱。

民間對於死刑犯的最後一天一直都有各種各樣的說法,其中流傳最廣的,大概就是所謂的“斷頭飯”瞭。

在坊間流傳中,死刑犯的最後的一頓飯,不管想吃什麼——隻要不提什麼過分的要求——通常都會被滿足。

還有一些傳言稱,死刑犯們在最後一天的合理要求都會被滿足,他們甚至可以抽會兒煙、喝點酒;更有人說,在執行前會有一個“告別儀式”。

但石檢深表示,他們那裡沒有這樣的“傳統”,他們刻意不給囚犯們營造這樣的氛圍,其實也是出於安撫死刑犯們情緒的角度考慮,但遺書還是可以寫的,執行後遺書會由警察交給他們的傢屬。

根據相關法律的規定,死刑犯們在執行前還可以有一次“臨終會面”,如果死刑犯們提出要會見親屬,得到法院準許後,就可以安排這最後一次會面。

通常而言,這最後一次會面的時間隻有十幾分鐘,這已經是最後的告別瞭,在此之後,死刑犯就要被押赴刑場,等傢屬再見到時,他們已經被裝在小小的骨灰盒裡瞭,因此,大多數死刑犯們在這最後的時刻都“除瞭哭,還是哭”。

石檢深說,等死刑犯去瞭刑場後,他們的遺物就要交給傢人。死刑犯們的遺物通常很簡單,最多的就是傢裡的來信、相片,那些傢信都已被犯人們讀過千百遍,邊角磨得很臟,信紙也是皺皺巴巴的,在最後一段時光裡,他們也許就是依靠這些傢信汲取最後的安慰。

而在遺書中,死刑犯們寫得最多的就是“爸媽,孩兒不孝,你們保重身體”,等到死到臨頭瞭,他們最為惦記的,也就是自己的父母。

石檢深說,其實在死刑犯們的最後一段時光裡,他們許多人都有瞭歉疚,有瞭懺悔,如果時光重來一次,他們就不會這麼做瞭。

這樣的懺悔心理看起來好像是達到瞭法律懲戒的目的,但難免有獄警會陷入迷茫:他們挽救瞭一個個“迷失”的人,但這些人總會走向刑場,這樣他們的工作還有意義嗎?

死刑前的挽救,有意義嗎?

石檢深面臨過這樣的困擾,也遇到過無數同事提出同樣的困擾,最近石檢深就有同事感嘆,辛辛苦苦做瞭這麼多工作,好不容易讓他們重新燃起瞭希望,但轉頭他們就被執行死刑瞭,這些工作都是徒勞的。

但石檢深並不這麼認為,因為他們給予囚犯們所謂的“生的希望”,並不是傳統意義上的生命延續,而是讓死刑犯解開心中的結、放下心裡的仇恨與包袱,讓他知道他的生命中也有一些有意義的事情,這也是一種“重生”。

石檢深說,他曾管過一個因為販毒而被判處瞭死刑的犯人,在獄中時,犯人的妻子要求離婚,並且還要求孩子的撫養權。

這名犯人對此表示瞭強烈的抗拒和拒絕,但石檢深勸他說,給孩子一個健康的成長環境才是最重要的,如果他把孩子交給媽媽,那麼孩子就會成長在一個充滿愛的環境中。

犯人聽瞭這話,就爽快地同意瞭妻子的要求,也放下瞭心中的包袱。對於石檢深而言,這就是他工作的意義之一。

而也許對於石檢深而言,他工作的更大意義在於挽救一些犯人的生命。石檢深表示,他在2006年的時候曾經管過一個21歲的男孩,他參與入室搶劫,還殺死瞭房子的女主人。

男孩犯罪的起因很簡單,父母早亡,從小生活漂泊,後來還染上瞭賭博的惡習,缺錢瞭就聽從瞭另一個人攛掇一起去搶劫,結果就被判瞭死刑。

石檢深表示,男孩剛入獄天天鬧騰著要自殺,他抓住瞭男孩小時候曾經“勾松脂”的經歷,以此為切入口,終於打開瞭男孩的心門。

後來,他交代瞭同案犯人員,最終因為同案犯在逃、責任不清晰,最終男孩改判瞭死緩,可謂是獲得瞭一線生機。

石檢深相信人性本善,他管的犯人們隻是沒有得到合理的引導、建立正確的人生價值觀,所以他也相信,這個男孩在獲得一線生機、有機會出獄重新做人之後,一定會好好生活,這也是他工作中最大的欣慰和意義。

不過,像男孩這樣能夠改判死緩的畢竟還是少數,更多的死刑犯們沒有這樣的機會,他們獲得的還是“死刑復核”。

面對死亡,才能明白生命的意義

工作20多年,石檢深最大的心得就是,大多數犯人總是在面對死亡時,才明白生命真正的意義,這大概也是大多數人共同的感慨。

就像2014年在杭州7路公交車上縱火的兇徒,最初是因病輕生,想要報復社會,才在公交車上縱火,但在法院一審宣判時,他也曾當庭表示“非常後悔”,沒有想到過會造成這樣嚴重的後果;

而在執行死刑前,他還曾對身邊的護工說,他對不起父母,也對不起那些受傷的人。

也許就像石檢深所言,許多囚犯在臨死之時多在反思自己的過錯、表示生命可貴、珍惜眼前人才是第一,而不是想到要如何才能“逃脫死刑”。

可人生不能重來,死刑犯們註定隻能將他們所“悟”得的道理流傳下來,期待後人不要再犯同樣的過錯。

很多人不能理解對於死刑犯的“憐憫”,但其實站在獄警的角度來看,他們對自己耐心開導、管教的死刑犯們產生憐憫是很正常的事情,人心肉長,似乎我們也不能對此過於苛責。

盡管會有人因為這種“憐憫”而呼籲廢除死刑,可正是因為人們總是在面對死亡時才能理解生命的真正意義,才顯示出瞭死刑的重要性。

因為死刑始終是一種威懾,能讓人們在違法犯罪之前好好掂量一下後果。盡管有許多人認為,並沒有可靠數據顯示出保留有死刑的國傢犯罪率低於廢除死刑的國傢,因此死刑對於犯罪率並無影響。

但畢竟人始終是一種理性的生物,一件事情的風險越大、人對它的懼怕程度越高,自動遠離的概率也就更高,絕大多數人都害怕死亡,在真正面對死亡時多半會感到悔不當初,因此,死刑的存在一定對犯罪有著震懾的作用。

而且,一個國傢的犯罪率不僅僅與死刑有關,還與經濟發展水平、社會保障體系、文化教育觀念等多重因素有關,單純以死刑與犯罪率相比較,得出的結論似乎並不太真實。

事實上,在沒有死刑的國傢,人們才會更加無所顧忌地實施犯罪,一項數據顯示,韓國在事實上廢除死刑後,每年增加命案800多起,一些歐洲國傢也有類似的現象產生。

也許這是因為在這些國傢,最嚴重的刑罰不過是終身監禁,殺1個人和殺10個人所受到的懲罰其實是一樣的,但其犯罪行為的危害性有著極大的差別。

因此,就算死刑犯們會懺悔、就算有人會對他們產生憐憫,也許也應當繼續保留死刑,隻有這樣,死刑犯們臨死之前所明白的道理才能真正像石檢深所說的那樣“存放下來”,讓下一批人不再犯同樣的錯誤。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2月30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int/75285.html
不祥之兆!北約突然增兵,8500名美軍高度警戒,隨時出兵歐洲 國際

不祥之兆!北約突然增兵,8500名美軍高度警戒,隨時出兵歐洲

五角大樓周一宣佈,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已將大約8500名美國軍事人員置於高度戒備狀態,隨時可能部署到東歐。而此舉正值北約考慮可能激活其反應部隊(NRF)以擊退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之際,西方國傢擔心俄羅斯...
不能忘!駐南聯盟使館被炸23年,如今,美國終於徹底“翻車”瞭 國際

不能忘!駐南聯盟使館被炸23年,如今,美國終於徹底“翻車”瞭

駐外使館是一個國傢的主權所在,這也是一個國傢在海外的尊嚴和國傢形象的象征。但也是因為這個原因,駐外使館也非常容易遭受到敵對勢力的侵襲和攻擊。提到這個,我們就不得不提到曾經的磨難,在23年前發生在南斯拉...
9歲義烏乖乖女慘遭殺害,16年後,兇手終於被找到 國際

9歲義烏乖乖女慘遭殺害,16年後,兇手終於被找到

“命案必破”是公安機關追求的目標,也是公安機關為保護人民生命安全所展現出來的責任與決心。所謂的“命案”,是指故意殺人、故意傷害致死以及在強奸、搶劫、綁架等8類犯罪活動中致人死亡的案件,因為這些案件性質...
普京已經出手,他悄悄在美國身後幹瞭兩件大事,拜登脊背發涼 國際

普京已經出手,他悄悄在美國身後幹瞭兩件大事,拜登脊背發涼

俄烏邊境局勢越來越不妙,俄羅斯與美國因烏克蘭問題也越發緊張,美國和北約在俄羅斯邊境“調兵遣將”,普京也沒有幹等著。普京日前在與古巴和委內瑞拉總統的一系列電話中誓言要加強與拉美夥伴的關系,而此次會談正值...
因貪污坐牢3年,出獄後國傢又給他3000萬 國際

因貪污坐牢3年,出獄後國傢又給他3000萬

雖然我們常常說要平等待人,但也是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在更多時候,也許我們都會戴著有色眼鏡看待曾經坐過牢的人。不過也有一些人雖然曾經犯錯,但他們也確實在出獄之後,又確實對國傢和社會做出過傑出的貢獻,對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