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西養蛇人:最常見和最怕的都是蛇咬傷

  • 在〈廣西養蛇人:最常見和最怕的都是蛇咬傷〉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19

在我國許多地方都有吃蛇肉的傳統,例如在廣東、香港一帶,蛇肉就有多種吃法。而雖然“吃蛇”最著名的是在廣東,但我國養蛇最著名的地方卻是廣西。

廣西地處山區,自古就以蛇聞名,不僅毒蛇數量多,品種之豐富也堪稱全國之最,可能正是因為廣西人常年與毒蛇“打交道”,這裡有不少人以養蛇為業,並借此發傢致富。

不過,養蛇是也是一個也是危險的行業,一旦被毒蛇咬傷,很可能會危及性命,但在這個行業中,被毒蛇咬傷也是最常見的。

廣西繁榮的養蛇行業

雖然許多人對於蛇的印象都“不太好”,一提到蛇想到的多半是蛇蠍心腸、佛口蛇心、人心不足蛇吞象等等負面的詞匯,不過在廣西人眼中,蛇全身都是寶。

廣西蛇類研究會會長李其斌表示,蛇類富含8種人類必須的氨基酸,以及微量元素,蛇肉還富含優質蛋白,具有較高的營養價值。

而且,蛇的全身均可入藥,蛇油、蛇血、蛇膽等都有著很高的藥用價值,有強身健體、舒筋活血清熱解暑等功效,有著較高的保健價值。

另外,蛇皮雖然很少入藥,但可以用於制琴、制作背包、錢包、皮帶等日用品,也能創造一定的經濟價值。

而廣西的地理環境恰好十分適宜蛇類生存,在過去,這造就瞭廣西捕蛇、吃蛇的傳統,到瞭現在,這造就瞭廣西龐大的養蛇產業。

《南國早報》的一份數據顯示,廣西成品蛇類存欄量近2000萬條,占到瞭全國總量的70%,和整個廣西人工繁育陸生野生動物存欄總量的近一半。

2019年,僅僅在廣西省靈山縣中養殖眼鏡蛇、滑鼠蛇的數量就有420萬條,總產值達到11億元,總收入達到5.93億元,帶動瞭許多養殖戶脫貧致富,韋寧香就是其中一位佼佼者。

2006年,韋寧香放棄瞭自己從事瞭十幾年的獸醫行業,開始接觸捕蛇、養蛇的行當。

韋寧香說,當地人捕蛇隻需要一個麻袋、一支捉蛇棍,他們會根據經驗,在溫度、濕度都比較適宜的角落裡尋找蛇的蹤跡,在發現蛇之後,千萬不能驚動它,要慢慢蹲下來,看準時機,用捉蛇棍“快狠準”地套住蛇的七寸,另一隻手順勢將蛇尾提起,就能順利捉到一條蛇瞭。

最初,許多廣西人都是依靠捉蛇、賣蛇的本領賺錢養傢的,但對蛇類的濫捕濫殺很快導致瞭生態環境的嚴重破壞。《南國早報》報道稱,廣西許多地方一度難覓野蛇的蹤跡,而老鼠卻越來越多。

很快,廣西人也意識到瞭這一點,他們發現山中的野生蛇類越來越少,有時候進山一天也未必能遇到蛇,而且靠手捉蛇的效率低、掙錢少,於是他們開始從捕蛇、賣蛇轉為進行規模化的蛇養殖。

因為野生蛇類的減少,蛇的價格也日益攀升,這更提高瞭養殖戶的積極性,廣西蛇類養殖的規模就這樣越來越大。

韋寧香就是靠一手捉蛇的本事,先積累起瞭自己養殖場的“第一桶蛇”,隨後轉型進行規模化的蛇養殖的。

在經過瞭4年的奮鬥之後,韋寧香的蛇場開始盈利,後來他的生意越做越大,現在他的蛇場占地12畝,有600個蛇倉和高達3.6萬條蛇,年產值已經達到瞭500多萬元。

靠著蛇場,韋寧香開辦公司、買房買車,過上瞭富裕的生活。

不過,雖然蛇給許多養殖戶帶來瞭富裕的生活,但其中的危險與艱辛也隻有他們自己瞭解:養蛇人似乎隨時都在冒著巨大的生命危險工作。

被蛇咬傷之後的無奈

根據韋寧香的介紹,養蛇人最怕的是被蛇咬,因為蛇毒發作起來很快,他們之間流傳著“黃金三分鐘,自己救自己”的說法,足以看出蛇毒的風險。

但被蛇咬傷也是他們經常會面臨的風險,韋寧香自己就曾被蛇咬過多次,還曾在翻蛇時被眼鏡蛇咬過。

因為從日常養殖、打掃蛇倉,到裝袋分揀、搬倉運輸等各個關節中都可能會被蛇咬傷,盡管他們日常接觸蛇時都會戴著厚厚的橡皮手套,但在一些操作過程中,他們也必須“赤手”上陣,此刻是養殖戶最有可能被咬傷的時刻。

數據顯示,在廣西扶綏縣從事養蛇相關工作的6萬多人中,幾乎所有人都有被蛇咬傷的經歷。

全國粗略估計的數據顯示,我國每年被蛇咬傷的病例高達上百萬,其中被毒蛇咬傷的也有數十萬人。

專傢介紹稱,在被蛇咬傷後,最重要的是爭分奪秒地進行現場急救,並且盡快前往專業的醫療機構進行救治。

可令人感到無奈的是,就算養殖戶經常被蛇咬傷、蛇毒如此危險,但廣西當地針對蛇咬傷的急救機構卻非常少。

以扶綏縣為例,扶綏縣當地就沒有專門救治蛇咬傷的機構,如果當地養殖戶被蛇咬傷,多半在當地經過簡單處理後,就要送往南寧救治,而扶綏縣到南寧有70公裡的距離,路上要花費一個多小時時間,這很可能會耽誤患者的病情。

醫生介紹稱,如果患者被蛇咬傷後,超過1小時才被送到急救中心,那多半會因為蛇毒擴散而造成呼吸困難、意識衰微,給搶救造成巨大的困難。

這位醫生對記者表示,他曾接診過一位被眼鏡王蛇咬傷的患者,他被送來時已經被咬傷超過半小時,患者已經出現瞭呼吸困難的癥狀,幸運的是,他還能辨認自己被什麼蛇咬傷、醫院也有齊全的蛇毒血清和搶救設備,才保住瞭這位傷者的性命。

可還有許多患者在被毒蛇咬傷後,由於救治不及時、錯過瞭最佳搶救時間,或者患者已經休克、無法辨認是被哪種蛇咬傷,造成醫生搶救困難、患者不幸身亡。

另外,因為蛇場多在偏遠的農村地區,許多養殖戶在被蛇咬傷後,無法及時前往醫院救治,他們往往會依賴“土方法”或者“秘方”救治,這些秘方雖然有一定的治療效果,但仍存在著很大的風險,不完善的醫療救助設施大大增加瞭養殖戶所承擔的風險。

被蛇咬傷的危險還不止於此,有專傢表示,養殖戶對於毒蛇都有很高的警惕性,在被毒蛇咬傷後也會盡快前去醫院,但他們對於無毒蛇的警惕心就很低瞭,因為他們多半認為被無毒蛇咬傷沒有危險,被咬傷後也不太會前往醫院。

可實際上,被蛇咬傷之後,患者很可能因此患上破傷風,這種疾病的重癥患者可能產生窒息、肺部感染乃至器官衰竭,危及生命。

數據顯示,重癥破傷風患者在無醫療幹預的情況下,病死率接近100%,而即使在我國救治經驗最豐富的醫院中,及時就診的病人病死率也高達10%。

因此,廣西蛇養殖戶不僅僅由於蛇毒死亡的風險很高,患上破傷風的概率也不低,當地也有許多養殖戶由於被蛇咬傷而出現瞭致貧、返貧的情況。

李其斌表示,他曾親眼見過一個養殖戶被毒蛇咬傷後,因為沒能及時救治而身亡,最後妻子改嫁、孩子易戶,落瞭個“傢破人亡”的下場,這也讓養蛇這個原本應當發傢致富的行當蒙上瞭一層陰影。

可即使養蛇這個行當十分危險,但韋寧香等養殖戶還是依靠著蛇掙錢養傢,隻是在2020年的史上最嚴“禁野令”之下,養殖戶們又陷入瞭迷茫。

“禁野令”下的轉型

廣西蛇類養殖行業十分繁榮,而且正日益走向更加正規的方向,2018年,廣西還啟動瞭養蛇專業人員的職稱評定工作,讓蛇類養殖行業的規范化程度不斷提升。

但2020年2月事情發生瞭不可逆轉的變化,在新冠疫情爆發之後,國傢頒佈瞭被稱之為史上最嚴格“禁野令”的法令,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動物交易、堅決革除濫食野生動物的陋習,廣西蛇類養殖產業受到瞭極大地打擊。

當時,有一些養殖戶在國傢農村農業部的網站上留言,希望能夠保留特種養蛇行目,讓蛇類養殖行業能夠繼續幫助農民發傢致富、奔小康。

廣西當地各級政府、人大代表也在為蛇類養殖奔走努力,可在5月29日國傢公佈的相關目錄中,明確的33種傢養畜禽種,仍然不包括蛇類、竹鼠等。

國傢如此做法,當然有著自己的考量,例如國傢指出,一些在養的野生動物人工飼養時間不長,還有一些需要從野外采集種源,難以區分“野生”和“人工飼養”,還有一些公共衛生風險不清等等。

蛇類未能進入相關傢養畜禽種目錄,這意味著養殖戶將不能再養蛇用於食用,廣西的廣大養殖戶似乎不得不放棄養殖,謀求其他生路。

不過,廣西各級政府還是為養殖戶謀求到瞭新的生路,因為禁止食用不等於禁止養殖,很快,廣西政府就聯系全區企業,進行瞭蛇類養殖產業的轉型升級。

2020年5月,廣西投資12億元規劃建設瞭3個集養殖、飼料加工、生物制藥和文化旅遊為一體的蛇產業園。

在政府的指導和支持下,廣西養蛇人從養蛇用於食用,向用於民族醫藥、美容保健、日用化工等行業進行轉型,政府也出臺瞭一系列政策鼓勵養蛇戶參與產業升級和產業的健康、持續發展,降低當地人民失業返貧的風險。

這樣一來,韋寧香和廣大廣西養蛇戶,又可以繼續從事養蛇行業瞭。

現在,廣西充分利用當地壯族、瑤族傳統醫藥需要利用蛇類,以及能夠制定相關蛇類藥用標準的的優勢,挖掘瞭蛇類的諸多藥用價值,成為瞭全國唯一一個推動蛇類向藥用轉型的省區,截止今年5月,廣西已有近600萬條蛇類“成功轉型”。

還有一部分蛇類在經過綜合評判之後,被放歸自然,用於維持當地野生蛇類的數量、保護生態環境。

根據相關規定,廣西的蛇類養殖戶隻需要簽訂全新的合約,將眼鏡蛇、滑鼠蛇等養殖蛇類從食用向藥用轉型,即可繼續從事蛇類養殖,還可按照相關規定獲得補貼。

這既可以明確人工養殖和野生的界限、徹底革除濫食野生動物的惡習,又可以避免蛇類養殖戶失去生計、重返貧困,可謂是一舉兩得。

而且,由於政府的大力扶持,相關部門預計將來廣西的蛇產業將會發展成以壯瑤民族醫藥為核心的健康產業,預計總產值可以達到500億元,這將帶動更多廣西人民脫貧致富,走向共同富裕。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2月31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int/75470.html
楊振寧為什麼寧願和中科院有分歧,也一定要反對中國建大型對撞機 國際

楊振寧為什麼寧願和中科院有分歧,也一定要反對中國建大型對撞機

身兼諾獎與院士兩大光環,去年剛慶祝過百歲誕辰的楊振寧先生是我國最負盛名的物理學傢之一。同為物理界巨擘的丁肇中曾經將楊振寧的規范場與愛因斯坦相對論、狄拉克量子力學相提並論,並列為20世紀物理學的三大裡程...
真實的海參崴,如今淪為雞肋,國人遊客想買回來 國際

真實的海參崴,如今淪為雞肋,國人遊客想買回來

海參崴,南臨日本海,東依鄂霍次克海,是俄羅斯濱海邊疆區的首府,俄羅斯遠東地區最大的城市。中國遊客去海參崴有太多可供選擇的線路,二日遊、三日遊都有,甚至還有七日遊,也不知道在這座小城裡想看什麼。很客觀地...
哭泣的鄉村:一個中國農大研究生的回鄉日記 國際

哭泣的鄉村:一個中國農大研究生的回鄉日記

在2020年,一位農大的研究生,在返鄉後就合村並居的現象寫瞭一篇回鄉日記,在這篇日記中,他以一個鄉土出身者的角度寫下瞭自己在鄉村中的所見所聞。文中也對當前鄉村的現狀提出瞭看法和見解,作者用“哭泣”二字...
揭秘神秘的中央儲備糧:隻有三種情況方可動用 國際

揭秘神秘的中央儲備糧:隻有三種情況方可動用

2020年4月,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肆虐,受疫情影響,全球多國出現糧食危機,主要產糧國也相繼宣佈考慮減少糧食出口。因此,國傢糧食的儲備、使用情況也逐漸受到社會大眾和輿論的關註。在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4月4...
紅色危險警告!烏克蘭向平民發放武器,俄軍坦克100%完成戰前校射 國際

紅色危險警告!烏克蘭向平民發放武器,俄軍坦克100%完成戰前校射

烏克蘭情報機構剛剛發佈紅色危險警告!"烏克蘭國際戰略情報中心( ICSI )“建議,外國公民應盡快離開烏克蘭,這國傢已被列為“紅色危險”等級(最高級別)。烏克蘭情報機構,發佈紅色危險警告該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