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91歲苦行僧78年不吃不喝?人們不信,軍方介入在其房間裝監控

  • 在〈印度91歲苦行僧78年不吃不喝?人們不信,軍方介入在其房間裝監控〉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14

我們大多都聽說過苦行僧的故事,他們衣衫襤褸、忍受斷水斷食等痛苦修行,認為這樣就可以得到神諭和真經,獲得神的關照。

我們尊重這種宗教信仰,但當然對於其中一些“奇聞異事”,我們也有“求真”的好奇心,例如,印度有一位91歲的苦行僧,他曾宣稱自己不吃不喝已經78年,而這一切都是因為女神的庇佑,真的會有這麼神奇的事情發生嗎?

求得真經的“捷徑”

我們中國人經常自我調侃說,我們祖先的信仰都十分“實用主義”,如果求瞭神仙靈驗瞭,就會給它塑金身、立神廟;如果神仙不“顯靈”,那也就沒什麼人願意去拜祭瞭。

不過我們隔壁的印度與我們可大大不同,他們對宗教信仰十分虔誠,篤信神明,還有一些人會修種種苦行,以期獲得神明的眷顧,這種人通常被稱之為苦行僧。

在印度,苦行僧已經有數千年歷史,他們通過將物質生活降低到最為簡單的程度,來追求心靈的解脫。數據顯示,至今印度仍然有400-500萬苦行僧,占到瞭全國人口的0.5%。

他們中大多數是窮人,但也有中產階級甚至是達官顯貴。可不管之前他們是怎樣的,在進入苦刑期之後,他們就會帶著同樣簡單的行囊離開傢鄉、親人,進入深山或者廟宇苦行修煉。

苦行僧的修煉就是忍受常人難以忍受的痛苦,衣不蔽體、僅遮住身上最隱私的部分隻是最基本的修行,除此之外,他們大多會忍受長期斷水、斷食來“餓其體膚”。

在其他方面,苦行僧提升自己忍耐力和毅力的修行方式就各有不同瞭,有些人會躺在佈滿釘子的床上,有些人會往身上塗抹死人的骨灰來達到讓自己“痛苦”,並提升自己忍耐痛苦的能力,還有一位叫阿瑪爾的苦行僧修煉的方法就是高舉手臂50多年不曾放下,哪怕導致手臂嚴重萎縮都在所不惜。

除瞭苦行之外,許多苦行僧還會修習瑜伽,他們認為瑜伽能夠激發和調動體內的潛能,提高專註力。

據說,有些苦行僧的雙手可以同時以不同的節奏擊打兩面鼓,其難度大概與“左手畫方、右手畫圓”差不多。

而他們之所以這麼做,其實就是希望“走捷徑”。因為在印度教認為人需要經過多次輪回才能夠進入天堂,但通過“苦行”能夠讓人在今生就得到神的眷顧。

印度教徒對於苦行僧大多十分尊重,許多人也相信修為高深的苦行僧能夠“與神溝通”,但如果一個苦行僧的“酷刑”實在過於離奇,也難免會引起人們的懷疑。

例如,印度有一位91歲的苦行僧曾稱,自己已經78年不吃不喝,這一“壯舉”自然引起瞭極大的關註和質疑。畢竟從科學角度而言,人不喝水隻要幾天就會死亡,70多年不吃不喝還活得好好的,難免令人懷疑。

“創紀錄”的78年不吃不喝?

這位宣稱自己已經有70多年不吃不喝的苦行僧名叫皮拉拉德·傑尼(Prahlad Jani),據他自己說,他出生在印度古吉拉特邦的一個小村子裡,與其他苦行僧多是在中年才出走開始修行不同,傑尼從8歲起就離傢隱居在印度西部拉賈斯坦邦的深山之中,並且自從13歲起就沒有再吃過任何東西,更沒有喝過一滴水。

傑尼表示,自己在賈斯坦邦被稱之為“隻依靠精神力量就能活著的人”,但實際上這一切都是因為他得到瞭女神的庇佑。

傑尼聲稱,自己的上顎上有一個“小洞”,而女神則通過這個小洞向他滴送“長生不老液”,這才讓他不吃不喝也可以度過數十年的漫長時光。

最後傑尼還提及自己得到瞭一名印度醫生的幫助,這名醫生是專門研究超自然力量的,在他的幫助下,他這些年“活得挺好”。

不吃不吃70多年還“活得挺好”的人類奇跡一經媒體報道,立刻引起瞭巨大的關註,畢竟科學研究認為,正常人不吃東西可以生存大約50天,但如果不喝水的話,可能無法活過4天。

而且,印度媒體還提及,此前人類最長的“絕食”記錄,是由麥克史威尼在愛爾蘭獨立戰爭期間創造的“絕食抗議74天”。

退一萬步來說,哪怕傑尼的行為是“辟谷”,也應當是有限度的。眾所周知,所謂辟谷就是在一定時間內“斷食”養生,或者服食“精氣”或“天地元氣”來達到“修煉”的目的。

而迄今為止印度國內有記載的、時間最長的辟谷行為是由一位名叫斯裡·馬哈傑拉的耆那教徒創造的,他曾辟谷1年時間。但他在辟谷期間,並不是完全不吃不喝的,記載顯示,他每天喝一杯溫開水並堅持瞭1年之久。馬哈傑拉表示,全身心投入一件事,就不會感到饑餓或口渴。

雖然“全神貫註”可能確實會在一定程度上讓人忘卻饑餓和疲勞,但不吃不喝70多年,仍然超過瞭人類的想象,不少印度人紛紛打聽,此事到底是真是假?如果是真的話,他們是否可以效仿?

一時之間,傑尼名聲大噪,印度官方也關註到瞭此事,媒體報道稱,印度國防部在2010年將傑尼列為瞭“高度監控研究對象”,並希望從中得到啟示。

監控觀察,卻沒發現端倪?

在傑尼的同意下,印度國防部介入瞭解此事。

2010年4月22日,印度國防部派車將傑尼接到瞭為古吉拉特邦艾哈邁達巴德縣一傢名叫斯特林的醫院當中,並且住進瞭一間沒有監控死角的“監護室”當中。

這間監護室中的攝像機24小時運轉,監控著傑尼的一舉一動,看看他是不是真的不吃不喝,而假如傑尼要離開監護室,那麼將會有專人陪同,並以跟蹤拍攝的方式記錄下他的一切行為。

媒體報道稱,在30多位專傢的密切關註下,傑尼滴水未沾、粒米未進地度過瞭6天,但他的身體機能似乎沒有出現任何問題,既沒有饑餓難耐,也沒有脫水反應,而且他的精神也很不錯。

在5月9日,國防部對傑尼的隔離觀察正式結束後——盡管國防部當時並沒有出具正式報告——但從實際情況來看,傑尼似乎也沒有出現任何肌肉萎縮、嚴重脫水或器官衰竭等不良反應。

參與此次觀察的研究人員依拉瓦紮哈根曾表示,盡管他還無法確認傑尼所言為真,但至少在觀察期內,傑尼並沒有吃喝或者排便,這意味著傑尼此前所言有可能是真實的。

而且,這其實並不是傑尼第一次接受隔離觀察,媒體報道稱,傑尼早在2003年就在同一傢醫院進行瞭為期10天的隔離觀察。

在那一次觀察中,研究人員每天隻提供100毫升的水供他漱口,傑尼在漱口後,還要將水吐回量杯中測量,以確保他沒有偷偷把漱口水喝掉。

根據當時的研究報告,醫生發現傑尼除瞭體重略有下降之外,其他並無異常,在隔離期間,醫生也曾發現傑尼的膀胱中有尿液形成,但後來又被重新吸收,因此傑尼沒有進行排泄。

盡管進行瞭兩次隔離觀察,但不管是印度醫生還是國防部似乎都不願意對此事多做評論,他們似乎確認瞭一些事實,但也不願意提出明確結論,指出70年不吃不喝到底是真是假。

一些人認為,這可能是因為印度方面並沒有弄清其中的奧妙,擔心民眾盲目模仿,引起混亂,不過除此之外,印度研究人員似乎有著“更深層次的目的”。

有可能造福人類嗎?

參與此次研究的某研究所負責人的拉瓦紮甘博士曾對記者表示,如果傑尼所言不虛,那麼他們也希望從此事中得到一定的啟示,並通過進一步的科學研究,發現人類在隻有很少食物,或者幹脆沒有食物的情況下還能維持生命的方法。

這種方法一經發現,無疑能夠顛覆全人類的認知,這樣一來,在自然災害或極端惡劣的環境下,人類將能得到最大限度的保全;

在戰場上,士兵也能在缺少食物的情況堅持更長時間;甚至人類可以解決去月球、火星乃至更遙遠的星球進行探索的食物問題。

但人類真的能從中受益嗎?從現在來看,似乎並不能,或者說,至今印度方面也沒有發現其中的秘密,也沒有任何其他人能夠像傑尼一樣用“不吃不喝”的方法來進行苦修。

隨著時間的流逝,越來越多人認為傑尼可能是用瞭某種障眼法躲過監控、偷偷進食喝水,甚至還有網友在傑尼隔離期間的監控視頻被公佈後,信誓旦旦地聲稱,傑尼就是趁著自己“擦鼻子”的機會偷偷進食,這一切隻是一個“騙局”,是傑尼為瞭出名所制造的騙局。

不過任何猜測都沒有得到證實,我們也不能就此斷定傑尼就是一個騙子,隻是70多年不吃不喝實在大大超越瞭普通人的想象,會受到質疑也是無可厚非的,在證據出現之前,我們似乎隻能將此事當作一樁奇聞異事姑且聽之。

隻是話說回來,盡管“苦行”是印度教徒虔誠信仰的體現,但正所謂“過猶不及”,也許隨著人類社會的進步,我們也應該逐步“淘汰”這種過於極端的苦修形式。

畢竟迷信凌駕於科學是現代社會的倒退,而如果人們願意將這種苦修的堅定意志和忍耐力用在建設國傢、改善生活上,那麼印度的國傢經濟一定已經得到瞭極大的提升。

而且,印度的另外一大宗教信仰——佛教也並不認同這樣極端的苦修。佛教中雖然也有苦行,但這種“苦”是相對於世間安樂而言的,佛教徒舍棄的是綾羅綢緞、是饕餮大餐,舍棄的是世間“貪欲”,目的是精進辦道、修行無我。

對於佛教而言,苦行僧的“苦行”,是“我執”、是“無益”、是“下賤業”,而非“聖道”。

修行當然可以,但極端的苦修在現代社會,似乎並無必要。而且,根據一些學者的觀點,苦行最初是為瞭對抗種姓制度、追求所有人的平等,現在單純為瞭“苦行”而“苦行”,似乎並無必要。

或者我們可以這樣認為,哪怕是在印度教中,也認為“苦行”是在走捷徑,實際上,人生哪有那麼多捷徑可以走?許多“捷徑”都是歪路,而要指望“捷徑”來造福人類似乎更是不太可能。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2月31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int/75471.html
楊振寧為什麼寧願和中科院有分歧,也一定要反對中國建大型對撞機 國際

楊振寧為什麼寧願和中科院有分歧,也一定要反對中國建大型對撞機

身兼諾獎與院士兩大光環,去年剛慶祝過百歲誕辰的楊振寧先生是我國最負盛名的物理學傢之一。同為物理界巨擘的丁肇中曾經將楊振寧的規范場與愛因斯坦相對論、狄拉克量子力學相提並論,並列為20世紀物理學的三大裡程...
真實的海參崴,如今淪為雞肋,國人遊客想買回來 國際

真實的海參崴,如今淪為雞肋,國人遊客想買回來

海參崴,南臨日本海,東依鄂霍次克海,是俄羅斯濱海邊疆區的首府,俄羅斯遠東地區最大的城市。中國遊客去海參崴有太多可供選擇的線路,二日遊、三日遊都有,甚至還有七日遊,也不知道在這座小城裡想看什麼。很客觀地...
哭泣的鄉村:一個中國農大研究生的回鄉日記 國際

哭泣的鄉村:一個中國農大研究生的回鄉日記

在2020年,一位農大的研究生,在返鄉後就合村並居的現象寫瞭一篇回鄉日記,在這篇日記中,他以一個鄉土出身者的角度寫下瞭自己在鄉村中的所見所聞。文中也對當前鄉村的現狀提出瞭看法和見解,作者用“哭泣”二字...
揭秘神秘的中央儲備糧:隻有三種情況方可動用 國際

揭秘神秘的中央儲備糧:隻有三種情況方可動用

2020年4月,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肆虐,受疫情影響,全球多國出現糧食危機,主要產糧國也相繼宣佈考慮減少糧食出口。因此,國傢糧食的儲備、使用情況也逐漸受到社會大眾和輿論的關註。在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4月4...
紅色危險警告!烏克蘭向平民發放武器,俄軍坦克100%完成戰前校射 國際

紅色危險警告!烏克蘭向平民發放武器,俄軍坦克100%完成戰前校射

烏克蘭情報機構剛剛發佈紅色危險警告!"烏克蘭國際戰略情報中心( ICSI )“建議,外國公民應盡快離開烏克蘭,這國傢已被列為“紅色危險”等級(最高級別)。烏克蘭情報機構,發佈紅色危險警告該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