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女子被拐27年,因為一個意外找到親人,尋親現場令人動容

  • 在〈貴州女子被拐27年,因為一個意外找到親人,尋親現場令人動容〉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14

2021年3月12日,江西省玉山縣公安局文成派出所,一名女子分別跟三個男人抱頭痛哭,在一旁民警的勸慰開導下,他們才勉強平復激動的情緒。

這名貴州籍女子名叫楊合英,之所以激動如斯,是因為她與親人已經失散瞭整整二十七年,而父親與兩位弟弟是來接她們母子回傢的。往日生活的辛酸與今天重逢的喜悅交融匯聚,唯有借助磅礴淚水才能真正釋放出來,這樣的尋親現場,讓周圍民警無不為之動容。

楊合英之所以離傢如此之久,並非因為傢庭恩怨糾紛,而是有著迫不得已的苦衷——她是被拐走的。被拐走那年,她隻有12歲,是個不諳世事的小姑娘,而今她已年近四十,有兩段不願回首的“木偶”經歷。

那麼被拐27年後,她又是如何找到親人的呢?這還要從一個意外說起。

幸運的意外:從辦證到尋親

楊合英經歷瞭很多次意外,但辦證這次是最幸運的!2021年3月9日,出於工作需要,楊合英輾轉來到瞭文成派出所辦理居住證,但此舉引起瞭辦事民警的疑慮。

這並非是警方多疑,因為眼前這個年僅四十的女子竟然無法提供任何法定身份證件,身份證、戶口本一個也沒有。出於職業警覺性和敏感性,警方一度懷疑她是網絡通緝犯,雖然通過全方位搜索調查排除瞭此種猜測,但其身份不明的疑雲依然未能消散。

在警方的耐心勸導下,楊合英終於放下種種顧慮,道出瞭自己被拐的真相。警方聞言大吃一驚,迅速開展瞭對其被拐事件的調查。

原來,楊合英原本是貴州省玉屏縣人,她的父親叫楊國友,之所以對父親的名字記憶深刻,是因為在小時候奶奶不止一次讓她把父親名字牢牢記在心裡。警方通過全國公安平臺搜索,獲取瞭貴州省名為“楊國友”的信息,其中卻沒有楊合英期待的答案。

警方並沒有放棄,而是耐心的與她反復溝通,終於又獲得瞭另一條重要線索:她曾在伯伯傢幫忙帶小孩,由於兒時天天接觸,她對堂弟的名字同樣印象深刻。遺憾的是,她無法單純通過照片辨認。

通過深入的溝通和科學的研判,警方基本確定瞭楊合英老傢的具體位置:貴州省玉屏縣亞魚鄉翁坡村。通過與當地派出所及村委會的聯系,終於確認瞭楊合英堂弟劉金水仍然生活於此,而其父親楊國友則在離婚後將戶籍遷至瞭四川,所以之前她才沒能找到適配的信息。

此後,在江西、貴州兩地警方的協調推動下,楊合英先後獲得瞭父母的照片,但由於時間太久,她對父母容貌的記憶已經不夠清晰瞭。

得益於現在發達的通信手段,在民警程濤的幫助下,楊合英與堂弟劉金水在視頻通話中得以見面,但兩人卻都無法準確辨認對方。為此,程勇決定擴大識別范圍,讓楊合英與其傢中長輩再次視頻通話,而“滿娘”的出現終於給這場尋親提供瞭確定的答案。

面對久別的“滿娘”,楊合英泣不成聲,一句句包含思念之情的傾訴也讓周圍的民警感動得流出瞭眼淚。

在警方的安排下,楊國友帶著楊合英的兩個弟弟經過三天的連續奔波,來到瞭江西玉山縣認親,於是就有瞭開頭的那一幕。相認之後,楊國友來到女兒居住的出租屋,看著簡陋的環境和清淡的飲食,心中的愧疚翻湧不止。

在這場令人動容的尋親之旅中,除瞭負責的警察,還有一個人起瞭非常關鍵的作用,正是在她的陪同下,才有瞭這次幸運的意外。她就是周桂香,楊合英的房東。

萍水相逢他鄉客,拔刀相助可憐人

周桂香與楊合英此前並不相識,面對這個萍水相逢的外地人,她沒有為瞭房租步步緊逼,在瞭解楊合英悲慘境地後,她選擇瞭挺身而出,拔刀相助,最終幫助這個可憐人走向瞭文成派出所的大門,回歸到親人的溫暖懷抱中。

2020年2月,經熟人介紹,周桂香將老房子租給瞭楊合英一傢。雖然約定的月租隻有200元,但她作為房東不僅一分錢沒收到,反而不得不經常幫助租客解決一些生活上的困難。

原來,在居住半年後,楊合英的丈夫撂下600塊錢後就突然消失不見瞭,此後也斷瞭通信往來,失去經濟來源的楊合英母子不僅負擔不起房租,連起碼的溫飽都成瞭問題。

在最困難的時候,母子二人隻能以饅頭和面條勉強果腹,楊合英一天隻吃一個饅頭,兒子兩個。雖然時常有好心鄰居接濟些芋頭、青菜等食物,但這也不是長久之計,楊合英隻能另作打算。

由於沒有法定身份證件,楊合英在求職路上屢屢碰壁,沒有用工單位願意接收一個身份不明的人。正當生活難以為繼之時,周桂香伸出瞭援助之手,在她的幫忙介紹下,楊合英得以到當地的一傢餐館打工,勉強補貼傢用。但很快,新的問題又出現瞭。

根據我國的相關法律法規,餐飲行業從業人員必須持健康證上崗,這關乎群眾用餐的健康與否,受到衛生部門的監督,一旦發現違規用人,餐飲企業將會受到相應的行政處罰,情節特別嚴重的,甚至會被吊銷營業執照。

所以,隻有辦理健康證,楊合英才能勉強維持唯一的收入來源,為此,她不得不再次向周桂香求助。

雖然周桂香願意幫忙,但她心中同樣存在著各種疑慮。平時楊合英在村子裡沉默寡言,與周邊鄰居也不走動,甚至在村民打招呼的時候都鮮有回應。在這種異常表現下,加之其沒有法定的身份證明,周桂香作為房東難免擔心害怕。

為瞭幫助楊合英解決身份和工作上的麻煩,在周桂香的鼓勵和陪同下,二人來到瞭文成派出所,楊合英的身份謎題也有瞭答案。

兩度被拐淪為木偶,兒子是最大的慰藉和希望

二十七年前,楊國友與妻子離異,楊合英被送到伯伯傢寄養,順便幫忙照料堂弟,那年她才12歲。年幼的她十分眷戀母親的溫暖,一個女人乘虛而入,打著幫她找媽媽的幌子將其拐騙瞭。

此後,這個女人一直把她帶在身邊,早早讓其打工賺錢,不但強行將她的工資收入囊中,還對她動輒打罵。被拐騙的楊合英既沒有見到日思夜想的母親,又飽受欺壓之苦,這種痛苦不堪的“木偶”生活讓她產生瞭深深的厭倦與抗拒。

此時,一個30多歲的男人走入瞭她的生活,讓她感受到瞭一絲久違的溫情,但此時的她還不知道,這不過是下一個陷阱的表象罷瞭。

這個男人開始對楊合英很好,她逐漸迷失於美食和衣服的“溫情”攻勢,當男人提出一起離開的要求時,她毫不猶豫的答應瞭。

謊言很快被戳穿,男人盯得很緊,除瞭擺攤,她幾乎不與外界有任何接觸。同時,擺攤的收入也被男人牢牢把持著,她一點兒積蓄也沒有,仍然過著被支配的“木偶”生活。

在共同生活的那些年裡,楊合英與男人生瞭一個兒子,但她竟然對男人的個人信息一點都不知道,無論年齡還是籍貫,哪怕是起碼的名字,男人不說,她也不敢問。

2020年,男人突然提出要到江西省玉山縣生活,一傢三口便從浙江義烏遷至玉山文成街道,在周桂香的老房子裡落瞭腳。

剛開始的時候,男人在外面開著三輪做搬運工,楊合英在傢陪兒子讀書學習,生活雖然不盡人意,但也能勉強維系。但此後不久,男人留下600元後突然消失,杳無音訊,這使本就孱弱的傢庭頓時陷入絕境之中。

饑餓是楊合英母子面臨的首要問題,區區600元根本支撐不瞭太久,兩人隻能節衣縮食,在有新的收入來源前努力活下去。有時候為瞭省米,兩人甚至不敢吃米飯,而是用煮米湯的方式來增加飽腹感。

楊合英並沒有被苦難的生活打到,因為她有一個懂事的兒子,給予她莫大的慰藉與希望。“女本柔弱,為母則剛”,在最困難的時候,兒子說隻要活下去就有希望,這給一向懦弱的楊合英帶來瞭直面生活的勇氣,哪怕找工作屢屢碰壁,哪怕母子苦受饑餓侵擾。

正如楊合英所說的那樣,“如果沒有兒子的支撐,我覺得自己根本無法活下去”。兒子從不抱怨貧窮的生活,在接受采訪時不斷說著哪位鄰裡給瞭什麼樣的幫助,他既能理解母親,又不忘對善意的感恩,還對生活充滿希望,有子如此,怎會輕言放棄?

跟著父親弟弟回到傢後,在親情的滋養下,楊合英的精神面貌發生瞭很大的變化,笑容越來越多,心態越來越好。

雖然飽經苦難,但她從不責怪任何人,歷經二十七年漂泊後能夠重歸親人懷抱,她十分滿足,隻想努力工作,安心生活,把兒子培養長大。風雨之後,彩虹初現,我們衷心祝願她能得償所願,生活幸福!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1月2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int/75760.html
楊振寧為什麼寧願和中科院有分歧,也一定要反對中國建大型對撞機 國際

楊振寧為什麼寧願和中科院有分歧,也一定要反對中國建大型對撞機

身兼諾獎與院士兩大光環,去年剛慶祝過百歲誕辰的楊振寧先生是我國最負盛名的物理學傢之一。同為物理界巨擘的丁肇中曾經將楊振寧的規范場與愛因斯坦相對論、狄拉克量子力學相提並論,並列為20世紀物理學的三大裡程...
真實的海參崴,如今淪為雞肋,國人遊客想買回來 國際

真實的海參崴,如今淪為雞肋,國人遊客想買回來

海參崴,南臨日本海,東依鄂霍次克海,是俄羅斯濱海邊疆區的首府,俄羅斯遠東地區最大的城市。中國遊客去海參崴有太多可供選擇的線路,二日遊、三日遊都有,甚至還有七日遊,也不知道在這座小城裡想看什麼。很客觀地...
哭泣的鄉村:一個中國農大研究生的回鄉日記 國際

哭泣的鄉村:一個中國農大研究生的回鄉日記

在2020年,一位農大的研究生,在返鄉後就合村並居的現象寫瞭一篇回鄉日記,在這篇日記中,他以一個鄉土出身者的角度寫下瞭自己在鄉村中的所見所聞。文中也對當前鄉村的現狀提出瞭看法和見解,作者用“哭泣”二字...
揭秘神秘的中央儲備糧:隻有三種情況方可動用 國際

揭秘神秘的中央儲備糧:隻有三種情況方可動用

2020年4月,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肆虐,受疫情影響,全球多國出現糧食危機,主要產糧國也相繼宣佈考慮減少糧食出口。因此,國傢糧食的儲備、使用情況也逐漸受到社會大眾和輿論的關註。在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4月4...
紅色危險警告!烏克蘭向平民發放武器,俄軍坦克100%完成戰前校射 國際

紅色危險警告!烏克蘭向平民發放武器,俄軍坦克100%完成戰前校射

烏克蘭情報機構剛剛發佈紅色危險警告!"烏克蘭國際戰略情報中心( ICSI )“建議,外國公民應盡快離開烏克蘭,這國傢已被列為“紅色危險”等級(最高級別)。烏克蘭情報機構,發佈紅色危險警告該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