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拐賣27年,他仍記得每個細節,找回親生父母,意外卻再次降臨

  • 在〈被拐賣27年,他仍記得每個細節,找回親生父母,意外卻再次降臨〉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18

大部分被拐賣的孩子對之前的記憶通常都很模糊,隨著時光流逝,他們對於傢鄉和父母的記憶可能完全消失,或者僅剩下瞭零星的碎片,但朱建興不同。

朱建興被拐賣27年,仍舊清晰地記得當年的細節,他記得自己是如何被騙上瞭車,又是如何在“睡瞭一覺”之後就從雲南昭通到達瞭福建莆田,他記得自己是如何從“王霞”變成瞭“朱建興”,甚至記得人販子傢在哪裡。

可即使如此,他仍然在27後才找回自己的親生父母,隻是這一場成功的尋親,似乎卻並不代表著好運來臨。

一個記憶猶新的周末

在1994年的時候,朱建興還叫“王霞”,那一年他8歲,在他的記憶中,那時候自己還是一個活潑外向的“野孩子”。

對於朱建興而言,在不上學的日子裡四處瘋玩似乎是傢常便飯,而在他的傢鄉——雲南昭通的小山村裡,大人們對於小孩子出去瘋跑似乎也沒有什麼警惕心。

朱建興至今仍然記得,在1994年9月的一個周末,他和平常一樣自己出門玩耍,那一天的天氣很好,但朱建興醒得卻有些晚。當朱建興看到父母都已經出門下地瞭,自己就像往常一樣出門吃過東西就出門玩耍瞭。

出門之後,朱建興先是和幾個小夥伴在外玩瞭一會兒,又跑去瞭附近的大姨傢。朱建興說,那天大姨在收煙葉,沒有功夫管他,就給瞭他2塊錢,讓他趕緊回傢。

雖然朱建興很愛玩,但總體而言,他還是一個聽話的孩子,拿瞭錢他就慢慢往傢走。而“意外”就在此時發生瞭。

朱建興在回傢的路上,遇到瞭一個同村的熟人,這個人有幾次來傢裡做客,還與他父親聊天,因此朱建興對他沒有什麼防備之心,當這個熟人說要帶他回傢時,朱建興毫不猶豫地就答應瞭。

在回憶這段過往時,朱建興表示,現在想起來,他知道對方就是一個“人販子”,但當時,自己知道對方是誰,甚至知道他的傢住在村子的哪裡,就跟他走瞭。

朱建興強調說,如果不是因為這樣,自己當時已經8歲瞭,有瞭分辨能力,肯定不會跟陌生人走。

我們很難知道,朱建興在這樣說的時候,是不是因為自己心中一直有“跑丟瞭”的愧疚,但他這樣說,也許心中始終是有一絲後悔的。

這個熟人將朱建興帶上瞭一輛農用車,當時農用車上還有幾個陌生人。

朱建興說,熟人在到傢後就找借口下瞭車,將他一個人丟在車上,很快,農用車就路過瞭朱建興的傢門口,他吵著要下車,但沒有得到允許,也許是因為朱建興過於吵鬧,車上其中一個人拿出糖來威脅他吃掉,如果不吃,就要捅死他。

吃瞭糖的朱建興很快就睡著瞭,等他醒來的時候,已經在火車站附近的旅館裡。朱建興說,醒來之後,他吃瞭一碗泡面,很快又沉沉睡去,再次醒來時,他已經到達瞭1900多公裡之外的福建莆田。

朱建興說,他的記性很不好,但至今仍能記得那一天90%以上的細節,例如他記得那天他出門前吃的是摻瞭玉米糝蒸的米飯,配的菜是四季豆和燒茄子;例如他記得自己在農用車上時被蒙著頭,但仍能夠看到路面;例如他還記得自己醒來的旅館在一個煤礦附近……

可他唯獨對於從雲南昭通到福建莆田的一路毫無印象。朱建興說,以當時的交通情況來看,跨越這近2000公裡的路途起碼要幾天幾夜,但他偏偏對這一段時間毫無記憶,仿佛一覺醒來,自己就已經到瞭莆田。

現在的我們可以想象,人販子為瞭防止被拐來的孩子吵鬧,多半會在他們的食物中摻入安眠藥,讓他們一路睡過去,不過在朱建興眼中,他當時就是“渾渾噩噩”。

從“王霞”到“朱建興”

到達莆田之後,朱建興記得自己一開始呆在其中一個人販子的傢裡——據說他叫“阿勇”——但沒有在阿勇傢裡呆上幾天,朱建興就被送到瞭阿勇鄉下的表哥傢住,再然後,他被莆田坪洋村的朱傢買下。

朱建興回憶道,他到達坪洋村的日子是10月12日,所以那一天就成為瞭他新的生日,可實際上他的生日是3月23日;也就是在那時,他正式從“王霞”變成瞭“朱建興”。

一開始,朱建興非常不適應莆田的生活,這裡吃的與雲南大不相同,連語言都與傢鄉的完全不同。朱建興說,最初,這裡的人看到他仿佛是在看一隻猴子,或者是看某種“珍稀動物”,當然,他也是這樣看這些“莆田人”的。

在這個完全陌生的環境中,朱建興對一切似乎都有防備之心,他開始變得沉默寡言。

在最初的那段時間裡,朱建興總是夢見自己想盡辦法逃跑,並且每次都能成功逃回雲南老傢。但其實朱建興雖然有過很多“逃跑計劃”,但從來都沒有付諸實踐。情感上想傢,理智卻告訴朱建興,他是逃不出去的。

因為坪洋村位於重山之中,他一個8歲的小男孩光是想要跑出這一座座大山都困難重重,更不用說是要跑回雲南老傢瞭。

而朱建興始終沒有真正將逃跑“付諸實踐”,可能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朱傢從來沒有苛待自己。朱建興說,雖然“養父”傢裡很貧窮,但他也沒有吃過什麼苦,這傢人一直待他很好。

實際上,朱建興第一次離開莆田,是在他到達這裡的5年之後,那時候他似乎也暫時壓下瞭“逃回去”的念頭。

生活瞭一段時間之後,朱建興才慢慢適應瞭莆田的生活,也開始能聽懂莆田話瞭,但他在這一段時間裡所養成的內向、害羞的性格似乎就再也改不回去瞭。

成年之後,朱建興離開瞭坪洋村外出打工,在離開之前,“養父”也曾告訴朱建興,既然他記得自己的父母、記得自己的傢鄉,也可以回去找親生父母。

但朱建興並沒有“急著”回雲南昭通尋找傢人,他想先打工掙錢,為朱傢掙下更多積蓄和更好的未來,再回去找自己親生父母。到那時,朱建興依舊記著朱傢的好,他說自己覺得隻有這樣才“對得起爺爺奶奶”。

可即使朱建興已經對朱傢懷有深厚的感情,但當他回憶起在莆田的過往時,總是用“渾渾噩噩”來形容,也許這意味著在雲南昭通那段無憂無慮的日子再也回不去瞭。

朱建興反復說道,現在回想起來,如果這一切重來一遍,他“根本承受不瞭”,真的特別痛苦。

20多年過去,就算再痛苦,朱建興也已經適應瞭自己是“朱建興”的生活瞭,他說,自己雖然報過警、想要找過自己的親生父母,但很久沒有下文,他也就沒有再找瞭,或者如他所言,他這些年也沒有認真找過自己的父母,隻想著先掙錢改善“朱傢”的生活。

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

一切的轉機發生在2018年,那時候朱建興與醫院的一名護士確定瞭戀愛關系——後來這名護士成為瞭他的妻子。

朱建興說,妻子喜歡玩手機,接觸到的信息比他多,偶然間發現瞭一個尋親公益組織,就問瞭他的原名,想幫他找一找親生父母。

在尋親網站上輸入瞭“王霞”之後,朱建興他們真的找到瞭相關信息,在網絡和尋親志願者的幫助之下,朱建興一點一點找到瞭自己父母的聯系方式。

在打電話給自己的親生父母的時候,朱建興是很激動的,但令他感到奇怪的是,電話那頭他的父母似乎是懷疑更多於激動。

這一點令朱建興感到很疑惑,他甚至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記錯瞭什麼信息、找錯瞭親生父母,不過就算是這樣,朱建興還是決定帶著妻子回雲南昭通看一看。

就在2018年,朱建興和妻子回到瞭雲南昭通,在見到親生父母時,他幾乎已經不敢認瞭。20多年過去,記憶中留著大胡子的父親、頭發烏黑發亮的母親已經變得很老瞭,他們的身高似乎都比記憶中矮瞭一些。

朱建興的親生父母說,在兒子被拐走之後,王傢一傢人找瞭他很多年,但始終沒有兒子的下落,2014年,王傢還翻新瞭老宅,可他們始終不敢搬傢,就是擔心有一天兒子回來瞭卻找不到傢。

而至於為什麼一開始接到電話時充滿懷疑,那是因為在尋找兒子的24年裡,他們已經被騙瞭太多次、被騙瞭太多錢,因此,當真的找到兒子時,他們的第一反應還是懷疑。

幸好,在分別24年之後,王霞還是找到瞭傢,雖然當年的王霞已經成為瞭現在的朱建興,可一傢團聚已經足以讓大傢瞭卻心願。

在朱建興回傢之後,王傢才知道當年的那個“熟人”就是人販子,隻是這個熟人早已搬到瞭鎮上居住,王傢人也很難找到這個人;他們也想過報警,但出於種種原因,最終也是不瞭瞭之,也許對於他們而言,最重要的是在闊別20多年後,兒子又回瞭傢。

這一次,朱建興還給王傢帶來瞭一個好消息,那就是他的妻子已經懷孕瞭,他的爸爸媽媽很快就要做爺爺奶奶瞭,一切似乎都在向好的方向發展。

2019年,朱建興的兒子朱昊恩出生,所有人都為這個小生命的到來而感到高興,可也許真的是命運弄人,朱建興的“好運”並沒有持續太久。

2020年,1歲多的朱昊恩經常高燒不退、皮膚也經常有出血點,到醫院檢查後,很快被確診為白血病,為這個傢庭蒙上瞭一層陰影。

朱建興說,最好的方法當然是骨髓移植,但他們現在的經濟能力根本負擔不瞭骨髓移植高昂的費用,因此孩子現在還在做化療。

化療的花費也不低,朱建興說,他們現在已經花瞭20多萬元,其中有10萬元是借來的。不過,對於朱建興而言,能夠看著孩子好起來,似乎花多少錢都是值得的。

朱建興說,現在孩子已經“好多瞭”,而且今年還發生瞭一件令他開心的事,那就是孩子已經會叫“爸爸”啦!

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朱建興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仿佛他已經看到瞭朱昊恩光明的未來。

朱建興說,他2021年的願望,就是希望他孩子能“平平安安地回傢”。這是他現在最大的願望,但似乎也是某種“輪回”,因為他的父母也曾這樣期待著兒子回傢。

不管今後如何,我們真的希望對於朱建興而言,一切真的能夠否極泰來。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1月4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int/76109.html
安徽第一個設市的城市,GDP增速為0,鳳陽花鼓發源地 國際

安徽第一個設市的城市,GDP增速為0,鳳陽花鼓發源地

最近一段時間,有兩件不經意而出名的事情:一件是湖北孝感,高空中的巨型廣告牌裝反瞭,宣傳竟效果出奇的好。有人說是工人沒註意,有人說是商傢故意的。但無論怎麼說,效果達到瞭。一件是蚌埠,GDP增速為0%,蚌...
印度到底在加勒萬河谷傷亡多少?不尊重事實的做法不過是徒勞無功 國際

印度到底在加勒萬河谷傷亡多少?不尊重事實的做法不過是徒勞無功

2020年6月,印度方面首先越線滋事,非法進入我國領土,我國邊防部隊為維護國傢利益,不得不進行還擊,由此,中印在加勒萬河谷爆發激烈沖突。在沖突之後,印度媒體率先報道瞭此事,對我國進行瞭大肆的污蔑和造謠...
河南女孩出生3天就被送到養父母傢,如今35歲看她如何回報養母 國際

河南女孩出生3天就被送到養父母傢,如今35歲看她如何回報養母

俗話講,羊有跪乳之恩,鴉有反哺之義,人世間最大的恩情,莫過於父母對子女的養育之恩,作為子女,不管身在何方,都應當時刻心存盡孝之念,才不會令父母感到心寒,令自己感到遺憾。馬優軍,成長於河南省三門峽陜縣張...
一傢四口低價買下廢棄公交車,擠在26㎡面積中,一住就是4年 國際

一傢四口低價買下廢棄公交車,擠在26㎡面積中,一住就是4年

在現代社會生活中,很多人都習慣自嘲是“房奴”,也不乏一套房子掏空六個錢包的說法。但是隨著生活方式的不斷多元化發展,也有不少人逐漸放棄瞭有房子才有根的想法,選擇瞭掙脫固定住所的桎梏,“房車一族”的說法就...
朝鮮姑娘的相親標準,中國小夥覺得要求很低 國際

朝鮮姑娘的相親標準,中國小夥覺得要求很低

作為一個大齡單身男人,去朝鮮旅遊主要是為瞭見識一下朝鮮的美女。到瞭朝鮮之後,朝鮮的姑娘也確實沒有讓我失望。在平壤的時候,街上隨處都能見到美女的身影。朝鮮姑娘在我看來,有幾個方面非常具有吸引力。首先是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