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拉裡的私生活:曾不滿克林頓

  • 在〈希拉裡的私生活:曾不滿克林頓〉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256

2021年12月31日,希拉裡公開表達瞭對特朗普參加2024年總統選舉的反對,甚至聲稱若其當選,美國的民主體制將不復存在。

事實上,希拉裡對這位曾經的政治對手素無好感,甚至以其為原型寫瞭一部政治驚悚小說《恐怖國傢》(State of Terror),而且在電視推廣時對此毫不避諱。

在2016年的美國大選中,候選人之間不再止於對彼此政治主張的攻擊,而是將范圍延伸到瞭人身范疇,各種黑料頻頻爆出,隱藏於“民主燈塔”下的黑暗不斷湧入公眾視野,也引發瞭人們對政治人物私生活的探究興趣。

希拉裡擁有很多亮眼的政治光環:美國前第一夫人,美國前國務卿,美國距離總統寶座最近的女性等等。

當然,希拉裡同樣存在很多政治黑料和生活污點,有些因為公權力部門的介入已經實錘,比如班加西領館事件、郵件門等;有些被媒體通過采訪相關人士而廣泛報道;有些則直接見諸人物傳記。

無論如何,這些材料都有助於我們加深對希拉裡私生活的瞭解。在“拉鏈門”發酵後,希拉裡以成熟冷靜的政治手腕將事件對丈夫與自身的影響降到瞭最低,似乎已經大度的選擇瞭原諒,但事實真的如此嗎?

難道她沒有對丈夫的不忠行為作出相應的報復嗎?希拉裡到底是光鮮亮麗的美女政客,還是陰險毒辣的蛇蠍女人?讓我們通過對其私生活的探究,一一尋希拉裡的婚前私生活:傢庭挫折教育,成就強者心態

希拉裡是一個極富爭議的政治人物,但很少有人否認她內心的強大,而這種強大,都源於嚴厲的傢庭環境。

早在童年時期,希拉裡就在挫折教育下養成瞭樂於競爭、敢為人先、力爭上遊的強者心態。

在這種心態驅使下,希拉裡從容面對瞭一次次的失敗,順利化解瞭一次次的政治危機,但也促使她成為瞭一個精致的利己主義者。

1947年10月26日,希拉裡出生於伊利諾伊州芝加哥市區的一個小公寓,在3歲時隨父母遷至芝加哥西北郊的帕克裡奇。

她的父親休伊·羅德姆曾為海軍訓練新兵,退役後開始從事窗飾生意並積累瞭豐厚的傢產,即便如此,他仍舊鬱鬱寡歡,憤世嫉俗,嚴厲暴躁。

她的母親多蘿西·豪厄爾曾被雙親拋棄,童年時期悲慘苦楚,但對生活仍然保持瞭樂觀向上的態度,在阿拉姆佈拉的高中積極組織各項活動,是一位運動健將,並斬獲瞭眾多獎學金。

因其特殊的人生經歷,多蘿西一度成為希拉裡表述政治主張的源頭和佐證,成為其博取選民支持的共情對象。

希拉裡生活在一個氣氛壓抑的傢庭中,休伊在傢庭中具有絕對的權威,經常辱罵多蘿西,對孩子取得的成績也極少以贊賞回應。

他對孩子的教育延續瞭“教官”風格,無論是在外運動還是居傢生活,孩子們必須完全遵循其號令,否則就會面臨嚴厲的斥責,甚至是體罰。

多蘿西因為學歷不高而自卑,所以處處遷就丈夫,但對孩子同樣嚴厲專制。當希拉裡遭到壞孩子欺負後回傢尋求安慰時,多蘿西予以冷酷的回絕,斥責她像一個懦夫,並要求她以暴制暴,對肇事者進行幹脆的武力回擊。

雖然傢庭比較富裕,但對希拉裡來說,不勞而獲是不可能的,幾乎所有的零花錢都必須通過完成傢務掙取,父母經常提醒她賺錢不易,要珍惜生活。

休伊曾經教導希拉裡研究股票行情,並設立瞭嚴格的獎懲機制,這使希拉裡深刻認識到瞭賺錢的重要性,並知曉瞭如何進行正確的投資。

在挫折教育下,希拉裡非常樂於競爭,而且能夠從容的面對失敗。

她在東緬因學校成功競選為年級學生會副主席,但輸掉瞭南緬因高中的學生會主席選舉,她給良師益友唐·瓊斯寫信表達瞭自己對失敗的痛恨,但也表示自己會從挫折中快速調整。

在高中時期,希拉裡不愛梳妝打扮,也不願賣弄風情,極少參與無效的社交活動,反而對政治表現出極其濃厚的興趣。

1964年,她曾被指定為戈德華特小姐,為此她積極參加集會活動,賣力的為彼時的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巴裡·戈德華特拉票。

同年,她終於入選學生會,並組織瞭一場模擬大選的活動,還在校報中公開宣佈自己想嫁給一個議員,然後定居喬治城。

而喬治城位於美國首都華盛頓,是一個政界名流雲集的社區,她對政治的熱衷程度可見一斑。

1965年,高中畢業後希拉裡考入韋爾斯利女子學院,進修政治學與心理學。

除瞭完成學業,她還廣泛參與學生活動,從自治會、校報到各種俱樂部都有她活躍的身影,在成為自治會主席後,她還聯合同學們迫使學校取消瞭一些古板苛刻的規定。

在女子學院期間,希拉裡也改變瞭自己的政治傾向。她本是該校共和黨俱樂部的成員,還參與瞭聯邦參議員愛德華·佈魯克的助選活動,並展現瞭優秀的演講水平和強大的組織能力。

但由於政治理念在越戰和民權方面與共和黨的分歧越來越大,她在大學後期辭去瞭相關職務,開始向思想更為自由激進的民主黨靠攏。

希拉裡與克林頓的結合:愛情結合還是政治聯盟

成績優異的希拉裡同時受到瞭哈弗大學和耶魯大學的錄取通知,但因為一個哈弗教授歧視女性的言論,她最終選擇瞭耶魯大學。

在這裡,她遇到瞭年輕帥氣的克林頓,他們有一門共同的課程——政治和公民權利。從法學院圖書館到馬克·羅斯科的美術展覽再到學期末的派對,希拉裡與克林頓的相互瞭解越來越深,兩人價值趨同又彼此欣賞,自然而然的走到瞭一起。

我們有理由相信此時的希拉裡與克林頓是真心相愛的,因為此時的克林頓尚未馳名政壇,甚至隻能靠獎學金才能維持學業。

在完成耶魯大學的學業後,希拉裡成為瞭華盛頓的一名律師,並參與瞭眾議院對“水門事件”的調查,可謂是前途無量。

相較之下,克林頓的仕途談不上特別順利,他回到瞭傢鄉阿肯色州,為瞭競選開著一輛破舊轎車奔忙於各個區域,以爭取任何可能的一票,但還是在國會議員競選中失敗,隻能轉而任職於州立大學。

水門事件結束後,希拉裡離開繁華的華盛頓,來到貧窮偏僻的阿肯色州與克林頓一起奮鬥。

1975年,兩人完婚,一貫強勢的希拉裡並未按照傳統改隨夫姓,甚至連拍照時都要站到臺階上與克林頓齊平,她以這種姿態向世人宣告:希拉裡獨立自主,而非克林頓的附屬。

但當地民眾對此並不買賬,這給克林頓的州長競選造成瞭一定的麻煩,他的競選團隊甚至因此禁止希拉裡與克林頓一起出席活動,但克林頓的州長競選還是失敗瞭。

希拉裡決定作出改變,她將發型換成金色短發,身著大氣莊重的服裝,更重要的是將名字改為希拉裡·黛安·羅德姆·克林頓。

1976年,克林頓成功謀得阿肯色州司法部長的職位,並在兩年後當選州長。

而希拉裡也加入羅斯律師事務所,隨後出任該所第一位女性合夥人,同時她還擔任美國法律服務公司董事會主席,兩人事業可謂風生水起。

在成為州長夫人後,希拉裡也得以在政壇發揮作用,以教育標準委員會主席的身份主導瞭當地的教育改革。

隨著克林頓政治地位的鞏固提升,希拉裡的政治影響力也與日俱增,在1992年競選總統時,克林頓甚至打出瞭“買一送一”的競選口號,兩人政治上的合作互助越發默契,但感情上的親密無間卻不斷遭受挑戰。

隨著眾多事件的發生,越來越多的人對他們的結合提出瞭質疑,認為兩者之間更多的是利益同謀和政治盟友,而非純粹的愛人和傢人。

報復不忠的丈夫,還是貪圖自身的歡愉

1998年,“拉鏈門”被爆出,克林頓因與莫尼卡·萊溫斯基的性醜聞引發瞭政治對手的彈劾程序。

在此境地下,希拉裡一改“激進女權主義者”的政治形象,非但沒有選擇離婚,還信誓旦旦的表達瞭疏於關心克林頓的自我檢討,甚至將萊溫斯基醜化為“自戀的蠢瘋子”。

希拉裡如此作為隻有一個目的:保住克林頓的政治前途,因為這同樣關乎自己的政治命運。

那麼希拉裡真的像媒體前那麼“大度”嗎?恐怕未必!

曾供職於彭博社的美國時政記者凱特·佈勞爾曾采訪過上百名白宮雇員,並據此編纂成書,在《總統府邸:透視白宮的私人世界》中有這麼幾個橋段:一是希拉裡與克林頓疑似感情不和,多次相互咒罵;

其二,性醜聞爆發後,希拉裡不允許克林頓進入臥室,他被迫睡瞭幾個月的沙發;其三,此後不久,克林頓疑似被希拉裡用厚重書籍砸破瞭頭。

如果對丈夫不忠行為的報復止於此步,相信大多數人都能理解甚至是支持,但此後部分媒體的報道則完全超出瞭所有人的預料。

英國的《每日郵報》創刊於1896年,是其國內最早的現代報紙,它比較註重傳統新聞價值觀,主要面向社會中下階層,通俗易懂,按日發行,其銷量頗為可觀,甚至一度影響到《泰晤士報》的生存。

正是這個傳統紙媒,在2012年11月16日采訪曾經服務希拉裡長達七年之久的助手時爆出驚天大料:希拉裡因不滿克林頓而私生活不檢點!

在此篇報道中,希拉裡欲望極強,每天都要與多名男性發生關系,甚至還會服用某些藥物助興。她認為這種生活既可以延緩衰老,還能報復不忠的克林頓,是一舉兩得的好事。

媒體對希拉裡私生活的挖掘和攻擊遠不止於此。白宮前雇員南希·克拉克曾在《我的第一夫人們:擔任白宮花藝設計主管的25年》中爆料,希拉裡曾在白宮裸奔。

無獨有偶,美國雜志《日子》也曾報道過類似事件,希拉裡在耶魯大學畢業後,當眾跳進瓦本湖裸泳後淡定的光著身子走回宿舍,以此抗議校方對女性的歧視。

此外,美國《明星周刊》、《國民問訊者報》等媒體還有更為驚悚的報道:切爾西並非克林頓所生,其生父另有其人。這些報道舉證如下:

其一,克林頓的助手拉裡·尼克爾斯曾經爆出克林頓因為得過麻疹而無法生育,並親口承認切爾西生父是韋伯斯特·胡貝爾,克林頓前情人朱安妮塔·佈羅德裡克也在回憶錄裡證實瞭這一點;

其二,克林頓另一位前情人多麗·凱勒·佈朗寧也曾向媒體爆出克林頓與希拉裡已經14年沒有夫妻生活,而切爾西恰恰於彼時出生;

其三,切爾西與韋伯斯特·胡貝爾樣貌極其相似,而作為希拉裡的律所合夥人,二人有充分的接觸空間;

其四,胡貝爾在名為《身居高位的朋友》的書中,對切爾西的關愛超出瞭父母一般朋友的范圍,“看著切爾西慢慢長大瞭,快樂地在床上跳躍著,這樣的場景讓我有一種成就感”。

美女政客,還是蛇蠍毒婦

除瞭私生活泛濫,希拉裡的道德水準也頗受質疑。如果說以上媒體報道的真實性存疑,那麼1975年的阿肯色州強奸案則毫無爭議。

當年7月的一個晚上,托馬斯·阿爾弗雷德·泰勒當著兩名少年的面強奸瞭年僅12歲的凱西,其暴行之惡劣令人發指,受害者昏迷瞭5天之久,甚至因此終身無法生育。

按道理說,很少有女律師願意為這樣的強奸犯辯護,但為瞭快速打響業內名聲,並借此提高個人影響力,希拉裡接手瞭這個案子。

由於證據確鑿,希拉裡隻能以取證流程不合規為由使帶有嫌犯DNA樣本的受害者內褲無法成為法定證據,然後引入測謊儀為嫌犯開脫,甚至污蔑受害人精神不正常。

最終,嫌犯被判定為“非法愛撫幼童罪”,僅服刑一年後就逃脫瞭法律制裁,而受害者人則在強烈的心理沖擊下精神失常,於貧困生活中苦苦煎熬。

如果說希拉裡的上述操作尚能以職業需求開脫,那麼她此後的行為將其惡毒內心暴露無遺。

在一次電視采訪中,談及此案的希拉裡異常高興,將其歸功於個人出色的能力和手腕,甚至明目張膽的說道,“我知道泰勒犯有強奸罪,也知道他在撒謊”。

法律對實踐流程的規范要求無可厚非,但法律同樣存在公理性原則,律師更應具備起碼的職業道德,更何況這個律師還是位“激進的女權主義者”,簡直滑天下之大稽!

如果一個人的實際追求一再違背自己標榜的價值觀念,如果一個人的所作所為一再背離自己表達的政治主張,如果一個人的內裡行動一再推翻自己設定的偽善面孔,那麼我們對她作出什麼樣的評價才算合適呢?

哪怕私生活泛濫不堪,隻要不存在浪費政治資源和欺騙國內民眾的情況,那麼我們本無需指責太過。

希拉裡的私生活是否越界,她是否因一己之私傷害瞭其他人,相信每個人都有確定的答案——公道自在人心!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1月9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int/77044.html
網友在朝鮮坐地鐵,發現平壤地鐵有這麼幾個特點 國際

網友在朝鮮坐地鐵,發現平壤地鐵有這麼幾個特點

在朝鮮旅遊時,我們不能搭乘當地的公交車,不過卻有機會體驗一次平壤的地鐵。雖然,站點是固定的,但是也是一次難得的機會。在平壤搭乘地鐵,我發現平壤地鐵有這麼幾個特點。第一個特點是,平壤地鐵非常的深。據我們...
英國政壇繼續爛,醜聞之下約翰遜拒絕立馬走人,實在令人難以置信 國際

英國政壇繼續爛,醜聞之下約翰遜拒絕立馬走人,實在令人難以置信

文/看英國英國首相約翰遜在醜聞之下官宣辭職,但他仍然堅持留任拒絕立馬走人,而新首相預計於10月接替上任,對此,英國保守黨稱“有毒”鮑裡斯·約翰遜現在應該被替換。英國前首相約翰·梅傑(John Majo...
高喊人權的加拿大,曝出醜聞,皇傢警察秘密監視民眾移動設備 國際

高喊人權的加拿大,曝出醜聞,皇傢警察秘密監視民眾移動設備

文/看美洲加拿大國傢警察部隊承認經常使用強大的間諜軟件監視該國民眾,這引起瞭專傢的擔憂,他們警告說,加拿大皇傢騎警的文件詳細描述瞭對加拿大人移動設備的秘密監視,突顯出政府監管松懈,即在監管和控制這種技...
安倍遭槍擊白衣沾滿鮮血,美國人很悲傷,特朗普:他是真朋友 國際

安倍遭槍擊白衣沾滿鮮血,美國人很悲傷,特朗普:他是真朋友

據日本官方消息,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在奈良市發表競選演講時遭槍擊,目前已無生命體征。日本內閣官房長官松野弘和周五告訴記者,他不知道安倍的情況,但NHK公共廣播援引當地消防部門的話說,67歲的安倍“沒有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