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我國500億無法償還,隻好抵押世界級港口,讓我國大賺一筆

  • 在〈欠我國500億無法償還,隻好抵押世界級港口,讓我國大賺一筆〉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6

自從新中國建立以來,我國以飛速發展取得瞭舉世矚目的成就,但並非世界上所有的國傢都與我們這般幸運,有一些國傢雖然取得瞭獨立和解放,但經濟發展始終不盡如意人意,還需要依靠大量借債來維持國傢運轉。

我們的鄰國斯裡蘭卡正是這樣一個國傢,在1948年獨立以來,斯裡蘭卡內憂外患不斷,常年舉債“為生”,最終還不起錢的斯裡蘭卡隻得將國內一個世界級港口交給我們“抵債”。

盡管國內一直有聲音認為在這件事上是我們“虧瞭”,但從印度和美國的反應來看,我們應該是大賺瞭一筆,為什麼這麼說呢?

經年內戰債臺高築,港口抵債可還行?

斯裡蘭卡是一個位於印度洋的熱帶島國,它有著數千年的文明歷史,也曾光輝璀璨,被譽為“印度洋上的明珠”。而且,斯裡蘭卡在僧伽羅語中代表著“光明富庶的土地”,可見斯裡蘭卡曾經是一個多麼美麗富饒的國傢。

但現在凡是去過斯裡蘭卡的人,一定都會認為這是一個比較貧窮落後的國傢,國內基礎設施不完善,旅遊設施看起來也十分破舊。

一方面,這是因為斯裡蘭卡早在16世紀就受到瞭西方的殖民統治,長期的殖民剝削限制瞭斯裡蘭卡的發展;另外一方面則是因為即使在斯裡蘭卡取得瞭獨立之後,依舊是內憂外患不斷,經濟無法得到發展。

1948年,斯裡蘭卡宣佈獨立,成為瞭英國的自治領,再次走上瞭獨立發展之路。但問題在於,斯裡蘭卡國內有著相對復雜的民族生態,各民族之間對於國傢權力的爭奪,讓斯裡蘭卡陷入瞭內亂之中。

斯裡蘭卡國內的主要民族包括公元前5世紀就已經定居於此的僧伽羅族,他們的人口占到瞭斯裡蘭卡國內總人口的75%左右,其次是在殖民時期英國為瞭壓制僧伽羅族從印度遷入的泰米爾族,占到瞭總人口的15.4%,另外還有摩爾族等其他少數民族。

其中,僧伽羅族與泰米爾族可謂是積怨已久。

因為僧伽羅族一向自詡“原住民”,但在殖民時期他們卻被外來的泰米爾族在政治、經濟、宗教各個方面徹底壓制,這令僧伽羅族人感到極為不滿。因此,當僧伽羅族掌握瞭國傢權力以後,很快對泰米爾族展開瞭“報復”,導致大批泰米爾族人淪落為社會底層人士或者難民。

但泰米爾人也沒有這麼容易被統治,1976年泰米爾人成立“聯合解放陣線”,要求在斯裡蘭卡東部和北部的泰米爾人聚集區實行自治,隨後其中的激進分子還成立瞭“猛虎組織”,通過武裝手段反對斯裡蘭卡政府,要求獨立建國,斯裡蘭卡政府不得不走上瞭“平叛”的道路。

此時的斯裡蘭卡不僅有“內憂”,還有“外患”,因為印度始終對斯裡蘭卡虎視眈眈。

當初英國就是擔心印度勢力太大,會威脅到自己的地位,才留下瞭“印巴分治”的隱患並讓斯裡蘭卡的獨立,但這一切並沒有澆滅的印度的野心,印度當局認為“猛虎組織”是印度借口插手斯裡蘭卡事務的重要機會,就資助瞭該組織,希望建立一個親印度的“傀儡政府”。

1983年,猛虎組織襲擊政府軍導致斯裡蘭卡內戰爆發,印度妄圖借機扶持猛虎組織上位,但很快印度人就“想起來”自己國內還有6000萬泰米爾人,萬一猛虎組織壯大、帶動泰米爾邦獨立,那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嗎?

於是,到瞭1987年,印度方面開始轉向支持斯裡蘭卡政府軍,最終在各方努力下,猛虎組織最高領導人在2009年被擊斃,斯裡蘭卡內戰終於結束。

經年累月的內戰不僅讓斯裡蘭卡無心發展經濟,還讓其因為購買武器欠下瞭巨額國際債務。而在內戰結束後,為瞭實現經濟重建,斯裡蘭卡通過借債的形式進行瞭大規模的投資,讓其債務規模進一步快速增長。

數據顯示,2009年斯裡蘭卡的債務總額已經高達209.13億美元,占到其GDP的80%以上,其中中國是斯裡蘭卡一個比較大的債權國,前前後後中國總共借瞭斯裡蘭卡500多億人民幣。

但經濟發展不盡如人意,斯裡蘭卡也沒錢可還,別無他法之下斯裡蘭卡提出用港口“抵債”,而這個港口就是漢班托塔港。

出錢修港口,我們虧瞭嗎?

當然,斯裡蘭卡政府也不是一開始就準備把港口拿給我們抵債的,時任斯裡蘭卡總統的拉賈帕克薩為瞭實現經濟的跨越式發展,啟動瞭包括科倫坡南港擴建、漢班托塔港、班達拉奈克國際機場擴建等大型基建項目,希望通過完善基建設施帶動國內經濟發展。

比如,在斯裡蘭卡的設想中,漢班托塔港就是一個國際貨運港口,他們可以通過這個港口賺到更多的外匯收入,那麼當然也就有錢還債瞭。

不過問題在於,漢班托塔港在2004年印度洋海嘯中損失慘重,幾乎是一片廢墟,斯裡蘭卡手上也沒有錢修港口,於是隻得再次通過借債的形式修建港口,我國正是在這樣的情況下開始瞭對漢班托塔港的援建行動。

實際上,在我國援建漢班托塔港的消息傳出後,國內是有不少反對聲音的,他們認為中國已經借瞭斯裡蘭卡一大筆資金,現在還要援建港口,別說是靠它收回之前的債務瞭,成本可能都收不回來,總之覺得這是一筆“不劃算”的生意。

這主要是因為當時西方國傢以及印度都認為漢班托塔港沒有足夠的水深、遠達不到重型貨輪的需求,幾乎所有人都認為這裡並不適合發展成一個世界級的對外港口。

不過,“基建狂魔”中國人的想法似乎十分簡單:水深不夠就挖,港口小就擴建,沒有什麼解決不瞭的問題。

最終,在中國進出口銀行提供的“兩優”貸款的支持下,漢班托塔港自2008年1月動工,在2015年底兩期項目全部竣工。這個總投資13.9億美元的港口水深達17米,擁有10個十萬噸級的泊位,是斯裡蘭卡第二大深水港。

從2010年11月開始,斯裡蘭卡政府就開始運營這個部分完工的港口,不過由於運營不善和國內外諸多因素限制,漢班托塔港的運營並不成功。數據顯示,截止到2016年底,漢班托塔港的虧損總額已經超過3億美元,別說靠這個港口還錢瞭,這還得往裡倒貼錢。

為此,斯裡蘭卡政府曾經向印度方面求助,希望印度能夠幫忙運營漢班托塔港,但卻遭到瞭拒絕,於是,萬般無奈的斯裡蘭卡隻得再次求助於北京,想要“債轉股”的方式,把這個港口“賣給”中方,讓他們可以換掉一部分債務。

2017年7月,斯裡蘭卡與中國招商局控股港口有限公司簽訂協議,中方以11.2億美元購得漢班托塔港口70%的股權,並租用港口及周邊土地99年;2017年12月,斯裡蘭卡正式將漢班托塔港和其經營管理權移交給中方。

對此,又有人覺得我們“虧瞭”,因為我們花錢買瞭一個“自己掏錢建設”的、正在虧損的港口,不僅沒有收回之前的貸款,反而還多掏瞭錢出去,這不是虧大發瞭嗎?

不過,如果光從經濟角度來看漢班托塔港,似乎就有一些太片面瞭,我們在斯裡蘭卡擁有的這個港口,其實有著更加重要的戰略意義。

美印妄圖攪局,漢班托塔港有多重要?

雖然印度拒絕幫助斯裡蘭卡運營漢班托塔港,但他們同樣不希望中國獲得該港口的運營權,因為漢班托塔港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

斯裡蘭卡的國土面積雖然僅有6.5萬平方公裡,但由於其地理位置十分重要,被譽為是“印度洋的心臟”,東西方的海上貿易隻要經過印度洋,就必定會從此經過,將此當做是“中轉站”,因此印度格外“看重”自己對斯裡蘭卡的“掌控能力”。

當印度發現中國取得瞭漢班托塔港70%的股權後,立刻開始在國際上造謠,聲稱我國想要在此建設所謂的“軍事基地”,並通過所謂的“珍珠鏈戰略”遏制印度的發展。

美國也很快摻和到其中,和印度一起捏造謠言、誣陷中國,炒作我國通過讓斯裡蘭卡落入“債務陷阱”的方式“迫使”斯裡蘭卡“賣掉”漢班托塔港,想要破壞中國和斯裡蘭卡的合作。

實際上,所謂的“珍珠鏈戰略”不過是印度的“被害妄想癥”,他們認為中國在通過串聯巴基斯坦、緬甸、泰國等國傢的有關港口或機場,建設“軍事基地”,威脅印度及全球的“安全”,可我國在全球援建港口或機場的行為,不過是純粹的商業行為,我們從來不參與主權管理,也無意遏制某個國傢的發展。

這一系列論調不過西方想要煽動“中國威脅論”而已。

尤其是我國在與斯裡蘭卡的協議中已經明確,漢班托塔港並不會用於軍事目的,而且我們所提供的優惠貸款從來不附加任何政治條件,也不想幹涉任何國傢的內政,我們隻是單純地想掙錢收回之前的借貸和投資而已。

當然,除瞭想掙錢之外,漢班托塔港對於我國來說也是十分重要的。首先,漢班托塔港能夠為我國的遠洋艦船提供一條新的路線或補給點,降低瞭艦船遠洋的風險性,為我國東部地區的經濟發展提供瞭極大地便利。

其次,漢班托塔港有助於我國跳出馬六甲困局。掌握瞭漢班托塔港的運營權之後,我國的能源運輸——尤其是石油運輸完全可以依靠該港進行中轉,再經由緬甸進入我國雲南省,減少馬六甲海峽對我國的挾制。

而且,漢班托塔港還是連接各大港口的中轉站,它與巴基斯坦瓜達爾港、緬甸皎漂港形成瞭南亞地區的航運鐵三角,能夠大大增加我國航運的安全指數和便利性,提升我國在出口貿易的方面的話語權。

另外,漢班托塔港是我國“一帶一路”倡議的重要組成部分和標志性項目,我國在此建設的國際工業園區吸引著全球優質投資項目,加深瞭中國與斯裡蘭卡之間的交流合作,實現瞭中斯雙贏。

逆境突破捷報頻傳,中斯合作友好典范

在合作之初,我國提出要將漢班托塔港打造成“斯裡蘭卡的蛇口”,現在事實證明我國並未食言。

在2012年斯裡蘭卡運營漢班托塔港時,當年僅吸引瞭34艘船隻停泊,因此印度和西方媒體一直炒作稱該項目“不具有任何商業價值”。但在中斯合作運營漢班托塔港後,港口效益不斷提升。

2018年的數據顯示,當年漢班托塔港掛靠的作業船舶已經有357艘次,貨物吞吐連工業有瞭1.6倍的增長,初步實現瞭其商業價值。

而在全球都面臨疫情條件、多國陷入經濟衰退的2021年,漢班托塔港更是實現瞭逆境突破,取得瞭多項實質性發展。

從數據方面看,2021年港口散雜貨作業量已經突破100萬噸,全年貨物吞吐量超過200萬噸,成果喜人。

而漢班托塔港配套的國際工業園區也已經吸引瞭來自斯裡蘭卡、中國、英國、新加坡、日本等國的30多傢企業入駐,實現瞭園區的國際化發展,大力提升瞭漢班托塔港的商業價值、推動瞭斯裡蘭卡的經濟發展。

同時,漢班托塔港的成功還為斯裡蘭卡創造瞭大量工作崗位,極大地解決瞭當地的就業難題,受到當地民眾的廣泛支持與歡迎。

斯裡蘭卡方面指出,現在的漢班托塔港正在成長為一個具有國際競爭力的世界級中轉港口,未來它將能夠服務於南亞17億人口,而且,快速發展的漢班托塔港正在推動漢班托塔成為斯裡蘭卡重要的產業中心,並幫助南部居民擺脫貧困,是“斯中合作的友好典范”。

對於我們而言,漢班托塔港不僅體現瞭我國“一帶一路”倡議的優勢,更能夠提升我國的國際地位和國際話語權,讓我們繼續不斷擴大全球范圍內的“朋友圈”。

當然,不能忘記的是,我們還能通過對漢班托塔港的運營,收回之前的貸款和建設成本,讓我們的花出去的錢不僅僅是難以收回的“援助”。

總的來說,接收漢班托塔港,我們賺大瞭!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1月14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int/77868.html
楊振寧為什麼寧願和中科院有分歧,也一定要反對中國建大型對撞機 國際

楊振寧為什麼寧願和中科院有分歧,也一定要反對中國建大型對撞機

身兼諾獎與院士兩大光環,去年剛慶祝過百歲誕辰的楊振寧先生是我國最負盛名的物理學傢之一。同為物理界巨擘的丁肇中曾經將楊振寧的規范場與愛因斯坦相對論、狄拉克量子力學相提並論,並列為20世紀物理學的三大裡程...
真實的海參崴,如今淪為雞肋,國人遊客想買回來 國際

真實的海參崴,如今淪為雞肋,國人遊客想買回來

海參崴,南臨日本海,東依鄂霍次克海,是俄羅斯濱海邊疆區的首府,俄羅斯遠東地區最大的城市。中國遊客去海參崴有太多可供選擇的線路,二日遊、三日遊都有,甚至還有七日遊,也不知道在這座小城裡想看什麼。很客觀地...
哭泣的鄉村:一個中國農大研究生的回鄉日記 國際

哭泣的鄉村:一個中國農大研究生的回鄉日記

在2020年,一位農大的研究生,在返鄉後就合村並居的現象寫瞭一篇回鄉日記,在這篇日記中,他以一個鄉土出身者的角度寫下瞭自己在鄉村中的所見所聞。文中也對當前鄉村的現狀提出瞭看法和見解,作者用“哭泣”二字...
揭秘神秘的中央儲備糧:隻有三種情況方可動用 國際

揭秘神秘的中央儲備糧:隻有三種情況方可動用

2020年4月,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肆虐,受疫情影響,全球多國出現糧食危機,主要產糧國也相繼宣佈考慮減少糧食出口。因此,國傢糧食的儲備、使用情況也逐漸受到社會大眾和輿論的關註。在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4月4...
紅色危險警告!烏克蘭向平民發放武器,俄軍坦克100%完成戰前校射 國際

紅色危險警告!烏克蘭向平民發放武器,俄軍坦克100%完成戰前校射

烏克蘭情報機構剛剛發佈紅色危險警告!"烏克蘭國際戰略情報中心( ICSI )“建議,外國公民應盡快離開烏克蘭,這國傢已被列為“紅色危險”等級(最高級別)。烏克蘭情報機構,發佈紅色危險警告該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