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雲斥巨資在沙漠裡種的樹,如今成啥樣瞭?

  • 在〈馬雲斥巨資在沙漠裡種的樹,如今成啥樣瞭?〉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15

自從支付寶有瞭“螞蟻森林”這個功能以來,很多人似乎又找到瞭小時候“偷菜”的感覺,不少人還會訂個鬧鐘準時“收能量”“偷能量”,十分積極,而且這次他們還有充分的理由:這次可是為瞭在沙漠裡種樹,是為瞭環保!

雖然螞蟻森林聲稱用戶在種下一顆“虛擬的樹”,他們就會在指定地區種下一棵真樹,但實際上很少會有人真的去考證那些樹究竟怎麼樣瞭,前段時間,還有網友爆料稱螞蟻森林涉嫌“造假”,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麼樣的呢?馬雲真的斥巨資在沙漠裡種樹瞭嗎?現在那些樹又長成瞭什麼樣?

一場全民種樹的熱潮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人類習慣瞭以犧牲環境為代價換取自己的發展,再以數倍甚至是數十倍的代價去治理環境,西方世界如此,我國也曾走過這樣的彎路。

1977年世界防止沙漠化會議上,北京被列入沙漠邊緣城市,因為當時北京周圍有五大風沙危害區,一到春天,沙塵暴席卷而來,成為瞭許多國人的不堪回首的記憶。

這給中國敲響瞭生態環境的警鐘,植樹造林、保水固土成為瞭從源頭上遏制風沙的關鍵,為瞭盡快完成植樹造林的任務,國傢指定3月12日為植樹節,全國人大通過《關於開展全民義務植樹運動的決議》,提倡全民參與義務植樹,保護生態環境。

現在,許多人還有學校、單位組織義務植樹的回憶,這一場全國性的植樹熱潮為我國的生態環境改善做出瞭巨大貢獻,讓許多地方的荒山禿嶺變得鬱鬱蔥蔥、綠樹成蔭。

隨著我國生態環境的改善,人們也開始忽視植樹義務,直到2016年支付寶推出“螞蟻森林”,再次掀起瞭一場全民“種樹”的熱潮。

通過低碳行為收集綠色能量,攢夠瞭指定數量的綠色能量之後,用戶種下一棵“虛擬的樹”,螞蟻森林則會在荒漠化地區種下一棵真樹,這種輕松又能夠保護環境的模式立刻就吸引瞭許多人的參與。

況且,螞蟻森林還提供瞭偷能量、能量保護罩等各種新玩法,更讓許多人覺得仿佛“夢回”以前的偷菜時光,參與熱情更加高漲,一時之間,又一場全民參與環保的熱潮開始瞭。

有一份數據顯示,在“螞蟻森林”推出1年之內,就吸引瞭3.5億用戶參與,截止到目前為止,“螞蟻森林”的參與用戶數已經突破6億人次,而“螞蟻森林”團隊也已經在荒漠化地區種下瞭超過2.23億棵真樹,覆蓋面積超過306萬畝。

不過,雖然說從數據上來看螞蟻森林成果斐然,但前段時間卻有用戶質疑螞蟻森林“造假”,稱其並沒有真的在指定地區種樹,難道多年以來用戶都被“騙”瞭,虛擬的樹始終都是“虛擬”的嗎?

涉嫌“造假”的環保事業?

前段時間,有用戶在社交媒體上曬出在阿拉善拍攝的照片和視頻,質疑“螞蟻森林”環保造假,因為從標志牌上可以看出,這一片位於阿拉善左旗、編號為277號的螞蟻森林的面積為3334畝,種植的梭梭總數15萬棵,可它看起來仍是一片“荒地”。

會不會是這些梭梭樹還沒來得及種下呢?因為大傢都知道,種樹是有時間安排的,並不是用戶種下瞭“虛擬樹”之後,馬上就會有一棵真樹被種植的。

但“螞蟻森林”的官方記載顯示,277號林的梭梭樹應該在2019年就完成瞭種植,這到瞭2021年仍舊一片“荒蕪”、難覓“綠色”,讓網友們不禁跟著一同懷疑:我們起早貪黑收能量種下的樹呢?

很快,“螞蟻森林”方面就給出瞭回應,當地的工作人員前往277號林拍攝瞭視頻,表明這片“森林”的梭梭樹已經“造林”完成,隻不過在阿拉善這樣荒漠化嚴重的地區造林與大部分人所想象的“植樹造林”並不一樣。

一方面,以梭梭為例,雖然我們通常稱呼它為“梭梭樹”,它也可以成長到1-9米的高度,但真正在阿拉善盟種下的梭梭苗木隻要高度達到40厘米、地徑粗細達到0.4厘米就屬於“合格苗木”。

我們可以想象,40厘米的高度,可以說不靠近樹坑就很難看出到底有沒有種樹,因此當地人還曾表示南方人都是抬頭看樹,而他們都習慣瞭“低頭看樹”。

當地工作人員表示,即使在管護得當、降水比較好的情況下,梭梭樹在種植當年最多也隻能生長30-40公分,有些甚至隻能長高10公分左右,像小草一樣、湊近瞭才能看到一點綠色,遠觀連綠色都看不見,就像是沒種一樣。

而且,2021年當地降水比較少,梭梭的成長情況也不太理想——長勢普遍矮小,還有一些梭梭從表面上看已經“枯死”瞭。不過,當地人介紹稱,隻要能夠下一場雨,一些看似枯死的枝幹下方也會冒尖、返青。

另外一方面,根據當地的生態承載能力,在阿拉善種植梭梭是按照“3米×5米”的網格規劃來進行種植的,也就是說,一畝地隻能夠種下大約45棵梭梭苗,如果種植的梭梭過多、過密反而會破壞當地脆弱的生態環境,也會導致梭梭的死亡,這樣稀疏的種植密度,更是會讓人覺得幾乎看不到梭梭。

而且,我們在表面上看不到梭梭其實並沒有關系,因為梭梭主要是依靠根系來進行固沙的,它根系發達,一棵長成後的梭梭根系可以固沙面積達到10平方米,在保護生態環境中起著巨大的作用,素有“沙漠衛士”之稱。

因此,雖然現在的梭梭看起來還很“弱小”,但它們是真的被種下瞭,生態環境的治理並不是一朝一夕之功,相信在將來他們一定會發揮重要的作用。

下雨就像下黃金一樣的阿拉善

在“螞蟻森林”和阿拉善當地的工作人員進行瞭解釋之後,網友們才瞭解到在西北部地區植樹造林、防沙治沙是多麼困難重重。雖然仍有人提出質疑,但之後媒體和許多研究人員、學生的實地探訪調研,徹底消滅瞭大傢心頭的疑惑。

阿拉善在蒙語中意為“五彩斑斕之地”,它位於內蒙古,分為阿拉善左旗、阿拉善右旗和額濟納旗,其中靠近賀蘭山的左旗擁有全盟最為優越的自然生態和氣候條件,但即使在這裡,年最高降雨量也不到210毫米,阿拉善盟降雨量最少的西北部地區,年降水量最少隻有32.8毫米。

這意味著什麼?意味著阿拉善盟是一個非常幹旱的地區,以南方城市深圳為對比,深圳在2021年7月的全市平均降雨量就達到瞭287.7毫米,比阿拉善盟1年的降雨量還多。因而,當地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在阿拉善,下雨就像下黃金一樣,他們長期以來都在和極端幹旱、風沙作鬥爭。

而且,阿拉善盟不僅僅降水量少,蒸發量還高。舉例而言,額濟納旗年均降水量大約為30毫米,可是年均蒸發量卻在1000毫米以上,自然環境十分惡劣。

極端幹旱的環境和過去人類對於生態的破壞導致內蒙古五大沙漠中有四個分佈在阿拉善地區,總面積達到瞭9.47萬平方公裡,占到瞭阿拉善盟面積的35%以上。

在這樣極端幹旱的地區,植樹造林本來就是極為困難的事情,有些地方為瞭種一棵樹,樹坑要挖到2米深,在換土之後才能種上“筷子粗細”的小樹苗,有當地人認為,在這裡植樹造林簡直是“生命工程”。

不過,惡劣的環境也沒能阻止當地人復綠的決心。在“螞蟻森林”地區,人們科學種樹,按期澆水——有當地人告訴記者,林地內的車轍是“六驅車”的印記,這是他們當地用於澆水的車,這意味著工作人員也是在為梭梭澆水的。

而且,“螞蟻森林”地區的樹苗種植後還有三年的管護期,需要通過當地林業部門的驗收才行,如果有不合格的,需要補足、補種,直到達標為止。當地林業部門的工作人員表示,雖然確實有少部分“螞蟻森林”存在不達標的情況,但在經過補種和管護後,都可以達標。

雖然很多南方人到達阿拉善盟之後都會覺得這裡的綠化很少,“幾乎是一片荒漠”,但當地人卻十分樂觀,他們表示,這些年阿拉善盟的變化非常大。

在上世紀90年代,阿拉善盟一年要經歷十幾次沙塵暴的“考驗”,而還夠不上“沙塵暴”標準的風沙天氣更是數不勝數,但進入21世紀後,阿拉善盟發生沙塵暴的情況就越來越少瞭。

現在,阿拉善盟的生態環境已經開始逐步恢復,部分地方的綠色植被覆蓋率已經達到20-30%,可以見到成片的綠色瞭。

2019年,“螞蟻森林”還獲得瞭聯合國所頒發的“地球衛士獎”,這是環保領域的最高獎項,是對“螞蟻森林”的造林成績的褒獎。

2020年螞蟻森林所公佈的最新數據顯示,其共種樹2億多棵,其中在阿拉善種植的梭梭樹累計超過5500萬棵,植樹造林面積相當於2.5個新加坡,為遏制我國荒漠化作出瞭極為重要的貢獻。

在“螞蟻森林”所公佈的照片和“衛星圖”中,我們也可以看到植樹造林的成果相當明顯,原本成片的荒漠已經開始有瞭星星點點的綠色,在一些環境更為合適的地方甚至已經有瞭成片的植被,雖然這還不足以徹底解決沙漠的問題,但至少這是我們保護生態的希望。

治沙是事關所有人的事業

2021年,中科院生態環境研究中心對“螞蟻森林”造林項目進行瞭評估,稱該項目產生的生態系統生產總值高達113.06億元。

得益於“螞蟻森林”的造林成果,不僅在阿拉善地區,在庫佈齊沙漠、甘肅民勤等地的沙塵暴次數也已經明顯減少,可見,“螞蟻森林”對我國生態系統的改善還是起到瞭很大作用的。

不過,雖然“螞蟻森林”功勞不小,但我國這幾年生態環境的改善卻不僅僅是“螞蟻森林”的功勞,其背後還有國傢和無數民間團體、治沙人數十年以來的默默努力。

例如即將被我們“消滅”的毛烏素沙漠,如今榆林沙化土地治理率已經高達92.24%,這就離不開新中國一代代治沙人的努力。

從1959年開始,當地人民大力興建防風林帶、引水拉沙,因地制宜地種下沙柳、沙棗、檸條等植物,並通過“麥草方格”固沙法降低風沙速度,終於讓毛烏素沙漠漸漸“綠”瞭起來。

數據顯示,自從2014年開始榆林地區每年的荒漠化逆轉率達到瞭1.62%,這一數據雖然看著不起眼,但卻意味著我國已經改寫瞭過去“沙進人退”的歷史,也讓我們成為瞭世界上唯一一個實現“人進沙退”的國傢。

例如植被覆蓋率已經達到53%的庫佈齊沙漠,在億利集團沙漠研究院的努力下,億利人采取“微創氣流種植法”,隻需要10秒鐘就能在沙丘上種植1棵沙柳,這不僅能夠減少沙地擾動、節水50%,還能將沙柳的成活率從40%提升到90%,讓庫佈齊沙漠也逐漸披上綠色,當地沙塵天氣明顯減少。

當地居民曾表示,幼年遭遇風沙天氣時,“沙子幾乎能把房子埋瞭”,但現在生態改善瞭、沙塵天氣減少瞭、他們的收入也增加瞭,祖祖輩輩想要過上好日子的願望,終於成為瞭現實。

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和人們觀念的進步,大傢越來越能夠認識到,治沙是事關所有人的事業,許多人都想為防沙治沙貢獻自己的力量。

馬雲和“螞蟻森林”為許多沒有辦法親自動手植樹的人創造瞭一個“做公益”的機會,但在肯定“螞蟻森林”成就的同時,我們也不能忘記那些默默為防風治沙做出貢獻、真正為我們一棵一棵種下真樹的勞動人民,他們才是更偉大的“環保衛士”。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1月14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int/77967.html
安徽第一個設市的城市,GDP增速為0,鳳陽花鼓發源地 國際

安徽第一個設市的城市,GDP增速為0,鳳陽花鼓發源地

最近一段時間,有兩件不經意而出名的事情:一件是湖北孝感,高空中的巨型廣告牌裝反瞭,宣傳竟效果出奇的好。有人說是工人沒註意,有人說是商傢故意的。但無論怎麼說,效果達到瞭。一件是蚌埠,GDP增速為0%,蚌...
印度到底在加勒萬河谷傷亡多少?不尊重事實的做法不過是徒勞無功 國際

印度到底在加勒萬河谷傷亡多少?不尊重事實的做法不過是徒勞無功

2020年6月,印度方面首先越線滋事,非法進入我國領土,我國邊防部隊為維護國傢利益,不得不進行還擊,由此,中印在加勒萬河谷爆發激烈沖突。在沖突之後,印度媒體率先報道瞭此事,對我國進行瞭大肆的污蔑和造謠...
河南女孩出生3天就被送到養父母傢,如今35歲看她如何回報養母 國際

河南女孩出生3天就被送到養父母傢,如今35歲看她如何回報養母

俗話講,羊有跪乳之恩,鴉有反哺之義,人世間最大的恩情,莫過於父母對子女的養育之恩,作為子女,不管身在何方,都應當時刻心存盡孝之念,才不會令父母感到心寒,令自己感到遺憾。馬優軍,成長於河南省三門峽陜縣張...
一傢四口低價買下廢棄公交車,擠在26㎡面積中,一住就是4年 國際

一傢四口低價買下廢棄公交車,擠在26㎡面積中,一住就是4年

在現代社會生活中,很多人都習慣自嘲是“房奴”,也不乏一套房子掏空六個錢包的說法。但是隨著生活方式的不斷多元化發展,也有不少人逐漸放棄瞭有房子才有根的想法,選擇瞭掙脫固定住所的桎梏,“房車一族”的說法就...
朝鮮姑娘的相親標準,中國小夥覺得要求很低 國際

朝鮮姑娘的相親標準,中國小夥覺得要求很低

作為一個大齡單身男人,去朝鮮旅遊主要是為瞭見識一下朝鮮的美女。到瞭朝鮮之後,朝鮮的姑娘也確實沒有讓我失望。在平壤的時候,街上隨處都能見到美女的身影。朝鮮姑娘在我看來,有幾個方面非常具有吸引力。首先是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