嶽父做客女婿傢,提起埋在傢鄉一烈士名字,女婿吃驚:那是我爺爺

  • 在〈嶽父做客女婿傢,提起埋在傢鄉一烈士名字,女婿吃驚:那是我爺爺〉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39

為瞭新中國,無數革命先輩付出瞭生命的代價,有統計數據顯示,從中國共產黨成立到新中國建立,有2100多萬共產黨員、仁人志士為革命犧牲,而其中有名可查的隻有370多萬。

1000多萬普通的中國人為新中國的成立拋頭顱、灑熱血,但最終他們連姓名都沒能留下,唯有一座座烈士紀念碑、無名烈士墓知道他們來過、奮鬥過、革命過。

盡管他們的姓名可能已不可考,但中國人民從來沒有忘記過他們,在全國各地,都一直有人在尋找、在考證,希望能夠將更多烈士的姓名記錄在冊,希望能夠找到他們的後人、讓他們真正能夠魂歸故裡。

在紅安縣薑傢港,村民們自發義務尋找烈士後人,在一次機緣巧合之下,一位村民終於找到瞭其中一位烈士的後人,而他正是自己的女婿!

中國第一將軍縣:紅安縣

湖北省黃岡市紅安縣地處湖北省東北部,東鄰麻城,西接黃陂區,現在這個縣城並不是什麼太出名的地方,但這裡確實著名的革命老區,也被稱之為“中國第一將軍縣”。

因為在57位開國上將中,有6位出自紅安,與此同時,這裡誕生瞭董必武、李先念兩位國傢主席,以及陳錫聯等223位將軍。

1927年,革命烈士程昭續在七裡坪熊傢咀發動起義,300多名農民響應號召,由此打響瞭黃麻起義第一槍,也讓這裡成為瞭革命的搖籃。

公開資料顯示,這裡誕生瞭紅四方面軍、紅二十五軍、紅三十八軍三支紅軍主力,共有14萬英雄兒女為革命犧牲瞭生命。

1931年,紅軍在鄂豫皖地區浴血奮戰,為瞭搶救傷員,紅軍在熊傢咀的薑傢崗設立瞭一所戰地醫院,每天都有大量傷員被送往這裡。

直到1932年,紅四方面軍主力西征,許多不能隨部隊轉移的重傷員就一直留在薑傢崗戰地醫院養傷,這所戰地醫院才“空”瞭下來。

但在這一段時間裡,也有不少紅軍在此犧牲,後來的統計顯示,共有73名紅軍烈士犧牲,被村民們葬在灣頭的墳山之上。

熊傢咀村的老黨員薑能山就是一名紅軍的遺腹子,他的父親薑德善是一名紅軍戰士,在戰場上受傷後,就被送回薑傢崗養傷,但不幸的是,在薑能山出生前,薑德善就被敵人殘忍地殺害瞭。

在薑能山的回憶中,以前埋葬村民們將紅軍埋葬後,還會在墳頭立上一塊木牌,寫明埋葬在此的紅軍烈士的名字。

但隨著當地土豪劣紳和反動民團的卷土重來,紅軍烈士的墓地受到瞭巨大的破壞,寫著名字的木牌大多損毀、不可辨認,甚至不少紅軍烈士的墓也被刨得不成樣子。

這讓大多數紅軍烈士的姓名變得不可考證,人們隻能憑著不多的記憶,記錄下個別紅軍的姓名,例如高德福、黃民進等。

由於不忍心看到烈士墓地被損毀,薑能山義務為革命烈士守墓超過60年,他今年已經83歲瞭,腿腳也不是很方便,可他仍然會堅持拄著拐杖去革命烈士陵園,還說,隻要他能動,就會一直把這裡守下去。

為烈士守墓60年:不能讓他們成為孤魂

薑能山是聽著紅軍烈士的故事長大的,他對紅軍懷有深刻的感情,他說,烈士們為革命丟掉瞭性命,我們不能再讓他們成為孤魂野鬼。雖然這麼說顯得不那麼“唯物”,可這確實是中國老百姓最為樸素的情感。

於是,從上世紀50年代開始,薑能山就開始為薑傢崗的這片烈士陵園“做點事”,他說,那時候他隻是閑來添把土、拔拔草,還種瞭20多棵松柏,想讓這裡幹幹凈凈。

後來,薑能山還特地運來黃土,將已經被刨平的墳重新堆成瞭墳包,還為烈士們重新立瞭墓碑,將不記得名字的統統都寫上瞭“紅軍烈士墓”。

這一片紅軍烈士墓,經歷過諸多風波:有一段時間,“守墓”被說成是“迷信活動”,讓人不敢光明正大地來拜祭;後來,改革開放瞭,又有人認為這片地方背山面水環境很好,想在這裡種茶葉、發展經濟。

但每一次都被薑能山阻止瞭,薑能山總是說,紅軍烈士為瞭革命“不要傢、不要錢、不要命”,現在他們找不到親人瞭,我就是他們的親人,我要替他們把墳守住,將來找到瞭他們的後人,也有一個可以拜祭的地方。

1984年,薑能山從村支書的位置上退瞭下來,於是他將更多的精力放到瞭為革命烈士守墓上。

隻要農閑,薑能山就會來給烈士墓拔草、打掃衛生,要是遇上刮風下雨,他更是放不下心,一定要來看看,生怕大風吹倒瞭柏樹,令墓碑、墳墓受損。

而且,一到春節、清明等重要日子,薑能山還會帶著酒菜來祭拜烈士,風風雨雨幾十年從未間斷。

對於守墓這件事,薑能山的傢人們也十分支持,每次薑能山的老伴兒還會提前準備好飯菜,讓薑能山帶去掃墓。

有時候,薑能山的兒子也會一起去掃墓,聽一聽革命先輩的故事。受此影響,薑能山的兒子也應征入伍,成為瞭一名光榮的解放軍戰士。

薑能山還記得,有一年的大年三十雪下得很大,薑能山和兒子帶著飯菜想要早點到墓園裡祭拜,可沒想到的是,他一腳踩空摔進瞭坑裡,飯菜也都打翻瞭,好不容易才爬瞭出來。

老伴兒看他們久久不歸,出來尋找,看到他們這個樣子除瞭擔心之外,也沒有絲毫責怪或是怨言,而是又回去給他們重新做好瞭飯菜,再一起來祭拜烈士。

現在,薑能山的老伴兒已經不在瞭,薑能山的兒子也去參軍瞭,隻有薑能山一個人還拄著拐杖時不時來陪這些烈士們“喝一杯”。

盡管薑能山已經為烈士們做瞭很多,但他似乎總是心懷愧疚。在烈士墓前,他說得最多的就是他隻是普通老百姓,做不瞭什麼,隻能來掃掃墓。

有時候,他也會和烈士們講講最新的政策、祖國的變化,告訴他們現在老百姓的生活越來越好瞭,他們為革命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有時候,我們也希望革命烈士們是真的泉下有知,能夠聽到這些、也能夠看到新中國幾十年來的變化,讓他們知道,他們所做的這一切都值得,也一直有人記得。

薑能山剛開始做這些的時候,村裡的人都不太理解,他們覺得事情過去這麼多年瞭,又非親非故,沒必要這麼辛苦堅持。

可薑能山和他的傢人們都不這麼認為,他說你們傢的祖墳也已經隔瞭一代人瞭,為什麼還要去祭拜呢?都是一個道理,我們沒有忘記他們,才會去祭拜他們。

其實,薑能山的傢庭並不富裕,這麼多年來,他為守護烈士陵園,已經付出瞭很多,令自己的生活十分清貧,可60年來,薑能山依舊默默堅守、不叫苦、不計報酬也從無怨言,終於等到瞭現在,大傢都開始理解薑能山的所作所為。

2011年,在村民、愛心人士和社會各界的努力下,薑傢崗的烈士墓群得到瞭重修,現在這裡已經變成瞭一片整齊的烈士陵園,興建瞭門樓、圍墻、大理石欄桿,還豎立起瞭一座烈士紀念碑。

武漢市蔡甸區寒冬村的老黨員尚書正還捐款5000元,修建瞭烈士碑文。

不僅如此,村民們還開始義務尋找這些烈士的後人,他們四處打聽,說我們這裡曾經是鄂豫皖革命根據地紅軍戰地醫院舊址,有73名紅軍烈士犧牲在此,你們可有誰知道相關情況?

意外找到烈士後人:“他是我爺爺”

誰也沒想到的是,這種近乎於大海撈針的做法,竟然也能讓村民們找到革命烈士的後人。

如前文所提,其實這座烈士陵園中,隻有2座烈士墓是有名有姓的,那就是高德福和黃民進,其中找到高德福烈士的經過最具有戲劇性。

根據村民們所知道不多的情況拼湊起來來看,高德福當時是紅軍的營長,在黃安戰役中受瞭重傷,於1932年被群眾用門板抬到瞭薑傢崗的戰地醫院,但可惜的是,大傢並沒有能救回高德福的生命,最終,高德福犧牲於此。

村裡的老紅軍陳明志親手將高德福埋在瞭薑傢崗的墳山之中。

但事情並沒有就此結束,陳明志的傢人和村民們一直都在尋找高德福的後人,希望能夠讓英雄魂歸故裡。但數十年過去,他們都沒有能找到高德福的傢人,陳明志也抱憾而終。

直到1994年,戲劇性的一幕發生瞭,高德福的後人找到瞭!

原來,薑傢崗有一位名叫程如松的村民,他的女兒嫁到瞭河南新縣高傢灣村,女婿名叫高定新。雖然都姓高,但程如松從未將女婿與村裡的烈士聯系起來,直到1994年過年,程如松去女婿傢裡做客,當時,高定新的父親高厚學也在一起。

在閑聊之中,幾人聊起瞭高傢崗那些烈士墓。無意之間,程如松提到,烈士墓中有一個有名有姓的烈士,名叫高德福,是紅軍的營長。

此話一出,高厚學父子倆人都是大吃一驚,高定新激動地表示,高德福是他的“細爺爺”,還立刻起身要去告訴奶奶,說是找到“細爺爺”瞭,他們已經找瞭他幾十年瞭。

原來,高德福是高厚學的親叔叔!高定新很快將90歲的奶奶伍漢清攙扶瞭出來。

據伍漢清老太太說,高德福正是河南新縣人,1929年時,他應征入伍、參加紅軍鬧革命去瞭。

當時,高德福的兩個孩子拉著父親不讓去,一個抱著父親的左腿、一個就抱著父親的右腿。

但這樣,也沒能阻止父親的決心,高德福還是要去保傢衛國,狠狠心離開瞭傢,而伍漢清作為嫂子,則隻是拿著一雙新鞋追出瞭好遠,直到長勝街上,才將新鞋送給瞭高德福,也希望他能夠得勝歸來。

到瞭1932年時,高厚學的父親,也就是高德福的哥哥高德焱聽說弟弟在戰鬥中受瞭傷,還特地叫上村民一起趕到紅安七裡坪,想接弟弟回傢休養。

可幾人到瞭七裡坪之後四處打聽,也沒能打聽到高德福的下落,最後隻能失望而歸。

雖然高德焱後來還曾多次前往七裡坪一帶尋找,但出於種種原因,他每次都是失望而歸,也許,始終沒有能找到弟弟,是高德焱一生的遺憾,但這種遺憾終於在這一刻得以彌補。

得知高德福就葬在薑傢崗後,高厚學一傢立刻趕赴烈士陵園,在高德福的墓前失聲痛哭,數十年過去,他們終於找到瞭自己犧牲已久的親屬,此情此景,不禁令人熱淚盈眶。

隨後,高厚學一傢還拜祭瞭每一個無名烈士墓,又掏出2000元,提出要對義務守墓多年的薑能山表示感謝。

盡管薑能山的傢庭並不富裕,但他還是當場謝絕瞭這一好意,薑能山說,這是他應該做的。

在得知高德福的下落後,高厚學一傢常來祭拜,但他們也沒有想過遷墳,也許讓高德福長眠於此,與自己的戰友在一起也算是一種“安慰”吧。

在2012年的時候,村民們還通過各種途徑終於找到瞭黃民進烈士的傢屬,黃敏傑烈士湖北孝感人,相似的情景再次上演,傢屬們在墳前抱頭痛哭,這麼多年,還能找到親屬的所在,真是太不容易瞭。

可惜的是,大多數烈士的姓名都已經不可考,再想找到的他們的親屬,可能也沒有那麼容易瞭。

但至少,現在已經越來越多的人記得他們,志願者、中小學生也經常過來祭拜,雖然沒有親人的撫慰,但“始終被記得”也許就已經是一種莫大的安慰瞭。

現在,80多歲的薑能山隻有一個“請求”,他希望社會各界不要因為薑傢崗偏僻就忘記瞭這裡的革命遺址,如中共鄂豫皖省委會舊址、紅四軍後方醫院舊址等,希望大傢能夠繼續挖掘紅軍的故事、修繕歷史遺跡,讓紅軍的故事和精神代代相傳。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4月23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int/93593.html
朝鮮人工作壓力不大,對生活要求也不高? 國際

朝鮮人工作壓力不大,對生活要求也不高?

很多人都說走進朝鮮,就像走進瞭我們的八十年代一樣。其實,到朝鮮之後,你會發現朝鮮人的生活雖然不富裕,但是壓力不大。朝鮮人都是在國營單位上班,不用擔心失業等問題。我在朝鮮一些國營商店裡發現,這裡的營業員...
復刻馬裡烏波爾?車臣部隊合圍北頓涅茨克,萬餘烏軍又要背水一戰 國際

復刻馬裡烏波爾?車臣部隊合圍北頓涅茨克,萬餘烏軍又要背水一戰

隨著亞速鋼鐵廠烏軍殘部的無條件投降,馬裡烏波爾戰役宣告徹底結束。截止到18日傍晚,已經有1705名烏軍從亞速鋼鐵廠地下堡壘出來投降。根據烏軍俘虜的說法,目前隻出來不到一半的人,這意味著亞速鋼鐵廠殘餘守...
小佈什大罵普京發動戰爭,結果自傷:你這是野蠻入侵瞭伊拉克 國際

小佈什大罵普京發動戰爭,結果自傷:你這是野蠻入侵瞭伊拉克

文/東方當地時間周三(18日)晚上,曾經在任內發動伊拉克戰爭和阿富汗戰爭的前美國總統喬治·w·佈什(即小佈什)在德克薩斯州達拉斯市他自己的總統中心發表瞭講話,他在講話中抨擊瞭俄羅斯對烏克蘭的軍事行動,...
朝鮮人的住房國傢分配,夜遊平壤需要註意這幾點 國際

朝鮮人的住房國傢分配,夜遊平壤需要註意這幾點

朝鮮男人給人的印象都是黑瘦黑瘦的,而女人大多白凈端莊。朝鮮女人喜歡穿高跟鞋,就連不少小學女孩都會穿高跟鞋。我們這個團有個男導遊姓李,李導在朝鮮男人中是個例外,長得比較白凈英俊。團裡有小姑娘稱李導為歐巴...
中國周邊迎變數,拜登將目光投向亞洲,韓國新領導人張開雙臂恭候 國際

中國周邊迎變數,拜登將目光投向亞洲,韓國新領導人張開雙臂恭候

文/東方美國總統喬·拜登將於周四啟程,開始他上任一年多以來的首次亞洲之行。他的第一站是韓國。美媒稱,“韓國是美國的盟友,處在美國與中俄朝等主要競爭對手之間緊張關系的前線”。美媒還預測稱:雖然地緣政治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