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速鋼鐵廠“大魚”投降後,享受特殊待遇:俄軍特意用裝甲車護送

  • 在〈亞速鋼鐵廠“大魚”投降後,享受特殊待遇:俄軍特意用裝甲車護送〉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45

5月20日晚,最後一批烏軍從亞速鋼鐵廠地下室出來向俄聯軍部隊投降,至此,亞速鋼鐵廠包圍圈內殘餘守軍2439 人全部繳槍投降。雖然烏軍殘餘部隊沒有像DPR前天預估的3500~4000人規模,但是也比當前亞速鋼鐵廠外圍的俄聯軍部隊(俄海軍步兵801旅和DPR留守部隊)多出不少。DPR指揮官亞歷山大·霍達科夫斯基表示,“當亞速開始投降時,我們驚呆瞭,原來他們人比我們多!”他說,受降開始後,一支人數遠超過我們的軍隊從四面八方的地底出口爬出來,舉起白旗”。

誰能想到在16日之前,每天信誓旦旦要戰至最後一人的亞速營和烏軍殘餘部隊最高指揮官,會在最後一天出現在投降烏軍的行列中。不過,在亞速營正副指揮官普羅科彭科和卡琳娜,以及烏海軍第36陸戰旅代旅長沃林投降前,亞速鋼鐵廠的地下設施發生瞭劇烈爆炸。地面上所有人都感受到瞭爆炸引起的震動,後來投降的烏軍也證實發生過不明爆炸。馬裡烏波爾是亞速營老巢,亞速營從2014年開始就對亞速鋼鐵廠進行改造加固,並涉嫌與外軍合作加入諸多功能性設施。因此,DPR懷疑是亞速營和烏軍的“大魚”投降前集中毀滅證據。

隨著最後一批亞速鋼鐵廠的投降烏軍,被俄軍大巴車送進頓涅茨克位於沃洛沃夫斯基-馬洛尼亞提夫卡村的第120號懲教所。馬裡烏波爾戰役和對亞速鋼鐵廠的受降行動都徹底結束瞭。接下來,俄調查委員會和DPR內政部人員,將對所有烏軍投降人員進行信心確認和身份甄別。DPR官員稱,以往沒有罪行的烏軍會出現在未來的俘虜交換名單中,但是亞速營和其他NC武裝分子將面臨審判和懲罰。像亞速營正副指揮官普羅科彭科和卡琳娜這樣的首惡人物,他們的歸宿很可能是俄羅斯的“黑海豚”監獄。

也正因他們惡名遠揚,先一步投降的烏海軍第36陸戰旅代旅長沃林,和21日最後爬出來投降的亞速營正副指揮官普羅科彭科和卡琳娜,這三條“大魚”都享受瞭特殊待遇。與普通投降人員乘坐大巴車的撤離方式不同,由於馬裡烏波爾居民迫切渴望對他們無數暴行進行懲罰的願望,已在投降後被特殊的裝甲車護送出亞速工廠包圍圈,並帶往他們應該去的地方。除瞭剛剛落網的三條“大魚”,其餘2436名投降人員中,是否隱藏著價值更高的“大魚”呢?這是從4月21日包圍亞速工廠至今,外界和俄聯軍最關心的問題。

亞速鋼鐵廠“大魚”投降後,享受特殊待遇:俄軍特意用裝甲車護送

在對烏海軍第36陸戰旅代旅長沃林投降後的第一次簡短審訊視頻中,沃林被問到“廠區內有外國人嗎”這個問題時,他給出肯定回答。然後被問到“廠區內有外國高級軍事官員嗎”問題時,沃林表示“不知道”,他說“我隻知道烏克蘭武裝部隊中有外國人,但我和我的部隊沒有外國上級,也沒有收到過任何外國軍官的指示”。當然,這肯定不是最後結果,就像之前一個月亞速營揚言的“要在亞速鋼鐵廠堅守7年”一樣,最終會成為一個笑話。接下來,剛進戰俘營的兩位亞速營指揮官,很可能會給俄聯軍帶來驚喜。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5月21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int/97540.html
北約護身符不管用,俄對立陶宛發出戰爭警告,沒想到歐盟先妥協瞭 國際

北約護身符不管用,俄對立陶宛發出戰爭警告,沒想到歐盟先妥協瞭

“立陶宛是北約成員國,所以俄羅斯不會選擇在軍事上挑戰我們”,這是立陶宛領導人之前發出的自信表態。不錯,按照北約盟約第五條,一個成員國遭受安全威脅時間,北約集體安全防衛機制將被激活。就是說,某個國傢想對...
朝鮮觀察,朝鮮漁民過著什麼樣的生活? 國際

朝鮮觀察,朝鮮漁民過著什麼樣的生活?

說起捕魚,很多人並不陌生。在我國沿海一帶,有不少捕魚為生的人。在朝鮮元山旅行的時候,我發現朝鮮元山也有很多漁民。在朝鮮,漁民的生活是什麼樣的呢?朝鮮很多城市沿海,比如羅先、比如元山。因為臨海,朝鮮的漁...
朝鮮觀察,我所接觸到的朝鮮幹部 國際

朝鮮觀察,我所接觸到的朝鮮幹部

此次羅先不是旅行,而是陪朋友商務考察。考察期間,有當地幹部接待我們。說到朝鮮的幹部,我印象非常深刻。他們基本都喜歡喝酒,而且酒量不錯。朝鮮幹部很善談,其中一名幹部和我約定,下次有機會再見面,如果我能講...
朝鮮街頭跑什麼車,哪些人可以坐豪車? 國際

朝鮮街頭跑什麼車,哪些人可以坐豪車?

很多人認為朝鮮經濟發展不怎麼樣,朝鮮汽車數量少,所以朝鮮肯定很少見到豪車。如果在朝鮮農村和普通城鎮,確實很難見到豪車,甚至汽車都很少見到。但如果在平壤,你會發現街頭的豪車很多,平壤街頭豪車出現的頻率非...
殺害李大釗的主犯雷恒成,槍決前提一特殊要求,我方是如何處理的 國際

殺害李大釗的主犯雷恒成,槍決前提一特殊要求,我方是如何處理的

1951年6月10日,北京三裡屯地區派出所接到瞭一封檢舉信,寥寥數字,引發瞭一場驚濤駭浪——這竟是一封舉報李大釗被害案兇手的信件。根據細節信息豐富的檢舉信,北京市公安局偵察小組很快就順藤摸瓜,摸到瞭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