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臥底叛變,投誠對象也是中共臥底,真是太諷刺

  • 在〈中共臥底叛變,投誠對象也是中共臥底,真是太諷刺〉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178

許多人都對諜戰片印象深刻,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我們可以認為地下黨在隱秘戰線上的鬥爭,為最終的勝利做出瞭巨大的貢獻。

在解放前,中共地下黨已經厲害到什麼程度瞭呢?大概就是到連蔣介石都感慨“天下誰人不通共”的地步。在中共地下黨的鬥爭中,也有過許多匪夷所思,但確實是真實發生的“諷刺”故事。

例如,過去曾有一個中共臥底叛變,向國民黨投誠,可沒想到的是,他投誠的對象竟然也是一個中共臥底。

“三大任務一不許”

如果要認真說起來,中國共產黨從1921年以來,其實有很長一段時間都是從事地下工作的。

在中國共產黨剛剛成立的時候,對情報工作並不重視,直到1925年8月,事情才有瞭改變。

那時,主張“聯共”的國民黨左派領袖遭到瞭右派的刺殺,殺手陳順受傷被捕,據他交代稱,國民黨右派的下一步任務就是暗殺共產黨人。

這樣一來,共產黨人開始意識到鬥爭任務的緊迫性,由周恩來、陳延年領導的兩廣區委認為應當建立相應的偵察保衛組織,掌握更多情報,以避免共產黨人在鬥爭中處於被動地位。

於是,中共開始在國民黨內部建立內線,並開始瞭初步的情報偵察工作。

不過,由於一開始地下黨組織並不健全,內線的層級不夠,還缺乏緊急應變的機制和決心,導致中共隻能獲取一些零星情報,並不能為鬥爭工作做出太多貢獻。

這也導致瞭在蔣介石發動“四一二”反革命政變時,上海、廣州等地的黨組織來不及轉移,造成中共大批幹部和群眾的傷亡。

1927年5月,中共吸取教訓,建立“特務股”來保衛黨組織的安全,從此時起,中共開始建立完善的臥底、內線網絡、秘密交通網,並培養瞭大批精幹的武裝保衛人員,他們為中共的隱蔽活動、保障黨組織成員的安全做出瞭十分巨大的貢獻。

幾個月後,周恩來又回到上海重組中央特科,繼續進行隱蔽戰線上的工作。為瞭解決當時中央特科熱衷於“打打殺殺”的不良習氣。

周恩來親自制定瞭“三大任務一不許”的規定,其中,三大任務就是指中央特科的三項主要任務:收集情報、懲處叛徒、執行特殊任務,而“一不許”則比較特殊,那就是“不許在黨內相互偵查”。

這個“不許”看起來不起眼,但其實對於保障黨內的正常秩序十分重要。

我們知道,不管是國民黨的特務機構還是前蘇聯的特務機構都沒有類似的規定,失去瞭這一條的約束,特務機構就很容易成為黨內鬥爭的工具,被用來“鏟除異己”,可能這也是為什麼中共地下黨能夠如此成功的原因之一。

此外,中央特科還有一些與其他特務機構不同的地方。

例如,在中共的隱蔽戰線鬥爭中,利用女色、金錢收買的方式進行地下工作都是不允許的,因為這些手段其實是一把“雙刃劍”,金錢和女色可能腐蝕對方,但同樣也可能腐蝕自身。

曾經擔任過上海工人糾察隊長的顧順章就是一個非常典型的例子。

顧順章在擔任特科負責人後,經常拿中央活動進行供自身開銷,甚至還沾染瞭嫖娼、吸毒等惡習,與黨組織的要求背道而馳。

而後,顧順章更是對黨組織心懷不滿、策劃投敵,出賣瞭中共中央機關的全部地址,幸虧潛入敵特機關的另外一名中共臥底及時發現,提前警報、通知轉移,才免除瞭中共中央幾百人覆沒的災難。

再例如,在中央特科,暗殺一類的“恐怖襲擊”是被嚴格禁止的,中央特科的除奸行動僅限於那些投敵出賣情報、並會令組織受到破壞的叛徒。

因為中共認為這會導致政治鬥爭的方向產生偏差,並且還可能會影響到群眾的安全,使得組織脫離群眾,這同樣也是中共最終能夠成功的原因。

搞情報並不是臥底的主要任務

在我們許多人的想象當中,地下黨最主要的任務當然就是收集情報,不管是在影視劇中,還是我們所聽過的一些中共臥底的故事當中,“收集和提供情報”都是一項極為關鍵的任務。

例如,在解放前,南京軍話總站,這個負責給國民黨軍隊下達作戰指令的地方、被稱之為“蔣介石的傳聲筒”的地方,十幾個工作人員都是中共臥底,凡是經過南京軍話總站的情報,同樣也都會被送到中共毛主席的桌上。

例如,蔣介石身邊的速記員沈安娜也是中共地下黨員,她為中共傳遞出瞭無數情報。

在1945年抗戰勝利後的國共談判中,沈安娜每天都會把國民黨密談的情報送給中共中央代表團,這讓這場談判對於中共來說,成為瞭“玻璃瓶子裡面押寶”,毫無秘密可言,而沈安娜也因此被稱之為“按住蔣介石脈搏的人”。

而且,沈安娜送出的不僅僅是會議情報,她還會記錄參會人員的表情、動作,中共中央在看沈安娜的速記時,就像是在看國民黨會議的“現場直播”,十分生動有趣。

也許我們聽過的、關於中共情報工作最為著名的故事之一,就是在解放戰爭中,當蔣介石看到己方的作戰計劃時,毛主席的桌子上已經有瞭一模一樣的5份:作戰廳長郭汝槐、參謀次長劉斐、速記員沈安娜、機要參軍韓練成、南京軍話總站都發來瞭國民黨的作戰計劃。

這讓我們覺得,地下黨最主要的工作就是收集和傳遞情報,但其實並不是這樣。

關於地下黨收集情報的事跡流傳最廣,很有可能是因為這些都是十分精彩的故事,聽起來就很是“刺激”,也很容易被“影視化傳播”。

實際上,在毛主席所概括的地下黨秘密工作的五大任務中,情報工作隻是排列在第四位,可見,這並不是最為重要的任務。

公開資料顯示,當年,地下黨工作最為重要的目標就是“爭取敵占區的人心”,也就是做群眾工作。大多數中共地下黨們,其實都是在敵占區進行工人運動、農民運動和學生運動的,他們的主要任務是發動和組織廣大人民群眾擁護共產黨、發展黨組織。

例如,在解放戰爭中,廣大中共地下黨就成功發動國統區的群眾掀起瞭一場轟轟烈烈的“反饑餓、反內戰”的群眾鬥爭,為我們解放戰爭的勝利奠定瞭群眾基礎。

例如,國民黨徐州剿總下屬有一個汽車隊,這個汽車隊的任務也不是收集情報,而是運輸物資,而且,車隊常年有2/3的汽車是在為中共跑運輸,隻有1/3是在為國民黨跑運輸,可就算是這樣,這個汽車隊還是經常受到嘉獎。

為什麼呢?主要是因為中共控制的汽車是真的在跑運輸,而剩下的汽車要不是在走私、中飽私囊,要不然就是運輸人員在盜賣汽車零件,相較之下,中共所控制的車隊當然就會受到嘉獎瞭。

而且,就算是國民黨的特務,搞情報也不是他們的主要工作。對他們而言,暗殺、監視、策反等也是主要任務,並不僅僅是“收集情報”。

但是,就算主業不是“收集和傳遞情報”,在隱蔽戰線上,也有許多精彩的故事,絕對不輸於現在的諜戰片。

臥底叛變,投誠對象也是臥底

就拿鄭連魁的故事來說,鄭連魁是國民黨中統淮陰地區調查統計室的主任,在兩淮解放時期,鄭連魁被中共俘獲。

原本,鄭連魁以為等待他的是嚴刑拷打,可令他沒想到的是,中共一直有優待俘虜的政策,並且還一直在努力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不僅沒有對他進行嚴刑拷打,也沒有任何虐待的行為,隻是對他進行瞭思想教育。

在經過一段時間的思想教育之後,鄭連魁認識到中共才是正義的、是真正為老百姓考慮的,於是,他棄暗投明,轉而投入中共的懷抱。

後來,中共社會部就將鄭連魁釋放,他就成為瞭中共在國民黨內部的一名臥底。在國民黨重新占領淮陰地區之後,鄭連魁恢復瞭中統淮陰地區調查統計室主任的職務,並借著職務的便利,為中共提供瞭諸多情報。

在1946年到1949年的3年時間裡,根據鄭連魁所提供的情報,中共方面查獲瞭中統潛伏在鹽阜、淮海地區的100多名特務,他們中有的人受到瞭處理,有的人在教育後同樣受到中共的感召,成為瞭一名中共在國民黨內部的臥底,為我們所用。

而在鄭連魁的“臥底”生涯中,最為“刺激”的一次,可能就是有下屬向他“投誠”瞭。

這個人的姓名已經不可考,我們現在隻知道,他是中統的一名股長,並且也是中共地下黨派到國民黨的臥底,起初,他確實也為中共做瞭許多工作,但在多年的地下工作中,他受到瞭太多誘惑,也逐漸忘記瞭自己的“初心”,開始想著要叛變,真正為國民黨效力。

思前想後,這名股長決定向鄭連魁投誠。於是,在某一天,他找到鄭連魁,坦白瞭自己的真實身份,還交代說是中共一名名叫“宋學武”的人派他來的。

鄭連魁在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起初是感到驚訝,隨後就感到瞭一陣憤怒,但他仍然耐著性子與這名股長周旋,還問他說:“有沒有其他人知道你的身份?”

這名股長立刻表示他的身份是個秘密,他從沒有跟別人說過。鄭連魁聽完之後,表面上不動神色,心裡卻松瞭一口氣,於是他假意讓這名股長先回去,告訴他,自己會向“上面”匯報這件事情,讓他先不要將這件事告訴任何人。

股長聽完之後,就轉身回去瞭,可他怎麼也沒想到的是,這次投誠居然要瞭自己的性命。因為在這名股長轉身之後,鄭連魁立刻開槍射殺瞭他,替中共除掉瞭這名叛徒。

但這件事情還有另外一種說法,有另外一份資料顯示,鄭連魁當時穩住瞭這名股長,並沒有當即“處理”他,而是派自己的女兒向中共地下黨方面匯報瞭這一情況,由地下黨出面處理瞭這名叛徒。

隻是不管如何,這件事情看起來都十分諷刺,畢竟,一名中共臥底向另外一名中共臥底“投誠”,已經可以看出,當時國民黨內部到底有多少中共特務瞭,換成是誰,都可能會感嘆一句“天下何人不通共”。

其實,在隱蔽戰線的鬥爭中,這樣諷刺的事情還有很多。

例如,傅作義身邊有一個中共的臥底,名叫閻又文,他文筆很好,一向備受傅作義的賞識。在1946年的時候,傅作義要準備攻打解放軍瞭,就讓閻又文幫自己寫一封“戰書”。

沒想到的是,閻又文轉頭就將這件事情匯報給瞭毛主席,毛主席還親自構思瞭一封給自己的“戰書”,據說,主席當時一邊寫,還一邊跟秘書說“要把我們罵得再狠一些”。

而這封毛主席親自寫的、罵自己的戰書,還深得傅作義的歡心,傅作義讀完之後,著實好好誇獎瞭一通閻又文。

再例如,白崇禧自己可能都不知道,周恩來親自給他改過一份“論遊擊戰”的稿子。那是在1937年,白崇禧讓自己的秘書謝和賡寫瞭一篇關於遊擊戰的文章,大意就是要重視和在全國展開遊擊戰。

蔣介石在讀到這篇文章的時候,感到十分滿意,不僅親自批示稱“遊擊戰重於正規戰”,還要求下發全軍學習,另外,蔣介石還並且還表示要給謝和賡升官。

可當時他們誰又能想到,謝和賡不僅是中共的臥底,還是個共產黨員,這篇稿子甚至得到瞭周恩來的親自修改。

從這些故事裡,我們可以看出,其實不僅“情報戰爭”十分精彩,我們許多地下工作者的經歷同樣十分傳奇,他們也同樣勞苦功高,為最終的勝利、為減少傷亡做出瞭巨大的貢獻。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5月26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int/98232.html
網友在朝鮮坐地鐵,發現平壤地鐵有這麼幾個特點 國際

網友在朝鮮坐地鐵,發現平壤地鐵有這麼幾個特點

在朝鮮旅遊時,我們不能搭乘當地的公交車,不過卻有機會體驗一次平壤的地鐵。雖然,站點是固定的,但是也是一次難得的機會。在平壤搭乘地鐵,我發現平壤地鐵有這麼幾個特點。第一個特點是,平壤地鐵非常的深。據我們...
英國政壇繼續爛,醜聞之下約翰遜拒絕立馬走人,實在令人難以置信 國際

英國政壇繼續爛,醜聞之下約翰遜拒絕立馬走人,實在令人難以置信

文/看英國英國首相約翰遜在醜聞之下官宣辭職,但他仍然堅持留任拒絕立馬走人,而新首相預計於10月接替上任,對此,英國保守黨稱“有毒”鮑裡斯·約翰遜現在應該被替換。英國前首相約翰·梅傑(John Majo...
高喊人權的加拿大,曝出醜聞,皇傢警察秘密監視民眾移動設備 國際

高喊人權的加拿大,曝出醜聞,皇傢警察秘密監視民眾移動設備

文/看美洲加拿大國傢警察部隊承認經常使用強大的間諜軟件監視該國民眾,這引起瞭專傢的擔憂,他們警告說,加拿大皇傢騎警的文件詳細描述瞭對加拿大人移動設備的秘密監視,突顯出政府監管松懈,即在監管和控制這種技...
安倍遭槍擊白衣沾滿鮮血,美國人很悲傷,特朗普:他是真朋友 國際

安倍遭槍擊白衣沾滿鮮血,美國人很悲傷,特朗普:他是真朋友

據日本官方消息,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在奈良市發表競選演講時遭槍擊,目前已無生命體征。日本內閣官房長官松野弘和周五告訴記者,他不知道安倍的情況,但NHK公共廣播援引當地消防部門的話說,67歲的安倍“沒有生...